未分類

樹下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當然,也是人類在屠戮這些妖獸。

「你去那兒啦?」一名戰友問張小牛。

張小牛指了指大樹,說道:「我在那兒宰了一頭虯夔。」

「一頭虯夔,我殺了三隻畢方,兩頭饕餮,還有四隻飛獅,小牛,你可得加把勁。」

「是,隊長。」張小牛答應一聲,沖向獸群。

不一會兒,張小牛沒費多大力氣,便宰了三隻飛獅,一頭饕餮。

這時,天漸漸放明,眼睛能見到數里之內的所有景物,晨風將葉尖的露珠歡落,樹下便稀稀疏疏地下起小雨。

忽然,張小牛心中一緊,遠方似有什麼東西在呼喚。

張小牛抬頭看向遠方,遠處,又有一棵參天大樹,樹枝在晨風中搖曳,發出一陣陣「嘩嘩」聲響。

「到底是什麼回事?」此刻,張小牛戰意沸騰,他放棄追擊一頭畢方,直接向那參天大樹掠去。

來到樹下,幾個跳躍,張小牛便來到樹頂。

「噫。」張小牛用刀挑開樹葉,看到一頭先前殺死的虯夔還有大十倍的巨大虯夔。

虯夔盤伏在樹椏間,一動也不動,似乎沒有了生命氣息。

而它的腹部卻放著一塊閃著藍光的石頭,虯夔的肉身緊緊地貼著那石頭,似在孕育著什麼。

張小牛毫不猶豫地舉起腰刀,朝夔身上砍去。

「叭」一聲,腰刀砍在虯夔身上,便被彈開,而虯夔身上,只留下一條淺淺的傷口。

「怎麼回事。」張小牛盯著虯夔的肉身,喃喃自語;「虯夔的肉身怎麼變得如此強大了。」

張小牛看著虯夔,再次舉起腰刀;「老子不信邪。」

一刀接一刀地朝虯夔身體不停地砍過去,「叮叮噹噹」樹葉間便傳來一陣擊石聲。

「嗬,你倒蠻結實哦。」張小牛擦去臉上的汗水,喘著粗氣說道。

虯夔爬在那兒紋絲不動,身上被刀砍過的傷口,居然連血絲都不見蹤影,而它腹下的藍光更盛。

「媽的,老子先拿開那石塊再說。」張小牛自言自語,他將腰刀往腰中的刀匣中一插,便來到虯夔的腹部。

雙腿找個好位置,站好,雙手便伸向虯夔的腹下。

「媽的,還挺重。」張小牛大叫一聲,使盡全身力氣,終於將那藍色石塊從虯夔腹部移開。

藍色石塊與先前石塊一樣,充滿了寒意,而且這寒意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張小牛毫不猶豫地從腰中扯下儲物袋,迅速地將它納入袋中。

「看你還結不結實。」張小牛再次抽出腰刀,使出吃奶的力氣,砍向虯夔的脖子。

此刻,虯夔剛好睜開了雙眼,它眼中射出濤天的怒火,正欲張開血盆大口,咬向張小牛。

「咔嚓」一聲,張小牛的腰刀砍在虯夔的脖子上,虯夔來不及慘叫,頭顱就樹頂墜落下來。

「原來也是紙糊的。」張小牛取下血元丹,將虯夔的屍體從樹上踢下來。

站在樹頂,張小牛縱目四望,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他有一種感覺,這種奇怪的石頭,對妖獸來講,有巨大的作用。

張小牛雖然弄不清楚,石塊有什麼作用,但他決定,要將它獻給陛下。

陛下對他有再造之恩,又有馳援救命之情,他張小牛要報答,要還恩,而宰殺妖獸,他既能報仇,又能還恩,還能解恨。

此時此刻,天已大亮,日光也從東方升起,張小牛站在參天大樹上,十里範圍,盡收眼底。

眼眸中,他又看到了一棵樹,在距此八里的正南方向,又有一棵高大參天的大樹。

張小牛沒有猶豫,從樹上跳下來,朝正南方向馳去。

不一會兒,張小牛來到大樹前,他沒有休息,飛身一躍,幾個跳躍,就拿到樹頂。

果不出他所料,樹頂上盤著一條虯夔,有了前兩次經驗,張小牛將虯夔腹下的那閃著黃光的石頭移開,然後將它小心翼翼地納入儲物袋。


緊接著拔出腰刀,狠狠地朝虯夔脖子上砍去。此刻,虯夔已經清醒過來,它眼中迸發著濤天-怒火,吐出如鋼的舌頭,卷向迎面而來的刀光。

「叭」的一聲,張小牛的腰刀與虯夔的鋼舌碰在一起。

… 第一百五十二章民強則朕強

張小牛隻覺得雙臂酸麻,握刀的手掌心隱隱有些發痛,他迅速地掏出一個玉瓶,飛快地將一枚丹藥倒入口中.

一股玄氣流入四肢八脈,張小牛全身又充溢著力量,他扭頭看向虯夔。

虯夔的舌頭已斷為兩截,它的肉身不停地在樹椏間扭動,如鋼鞭的尾巴不停地抽打著大樹,大樹頓時枝斷葉飛。

張小牛揮舞著腰刀,繼續砍向虯夔的脖子。虯夔因為斷舌,正痛苦的掙扎,又因剛才練化怪石被強行打斷,它的反應非常遲鈍。

就聽「咔嚓」一聲,虯夔的脖子,被張小牛的腰刀砍斷,它的頭從樹頂墜落下來。

「滾你媽的蛋。」張小牛罵了一句,左腿狠狠地踢向虯夔的肉身,肉體從樹間墜落。

看著虯夔掉落在地,張小牛抬頭四下張望,這次他沒看到有特別高大的大樹,心也沒有出現什麼異動。


「這種奇異石頭,此地應該沒有了。」張小牛跳下大樹,在平地上與妖獸們廝殺。

這些妖獸剛從野獸進化妖獸不久,實力並不是很強大,靈智也有限,本來憑著數量巨大,來橫掃整個廣濟郡。

誰也想不到,秦浩然這個異類崛起,他讓人類突破改命境的速度與難度,並不弱於妖風將野獸摧化成妖獸。

邊關的戰鬥,自然以人類的完勝而結束,妖獸們為廣濟郡提供了大量肉食,還有五百多萬顆血元丹,就沒有其它什麼了。

五百多萬顆血元丹納入秦浩然的識海,同時,還有張小牛獲得的三顆奇石。三顆奇石和血元丹混在一起,靜靜地躺在識海的平地上。

新鮮血元丹還散發濃郁的血腥味,掩蓋了奇石特殊的氣味,讓它蒙塵。

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秦浩然又去了河朔,陽河,吉東三郡,每郡停留五天。

當然,秦浩然每一天都在痛苦並著快樂的修練中渡過,他這次出巡,給每一郡城帶來一千萬全副武裝的改命境修士,還有十艘閃電舟。

葉問天終於眉開眼笑,幸福得要死,他此時掌握的軍隊,光數量就與大秦皇朝的嫡系部隊相差無幾。

可這全是改命將士,另外,五十艘閃電舟,他可以將二百五十萬將士運達大秦各地,最遠處也不需要三天。

「陛下,要不要……」葉問天看著沙盤,指了指被五大世家,各大家族分割獨立的郡城。

秦浩然明白葉問天的意思,葉問天作為一名大將,手握重兵,現在雖無開疆擴土之意,但卻心存收復失土,振仁皇陛下天威之念。

秦浩然也想重拾舊山河,一統大秦皇朝,他現在也有這個實力。但想起百年修士大戰在即,他立即搖了搖頭。

「葉大人。」秦浩然一指沙盤上的斷雲山脈,說道;「我們的敵人在這。」


「這裡?」葉問天不明所以,他先前只是一個郡城守奮使,修為也不過脫凡巔峰,無法知道高端修士世界的事情,眼光就有些局限性。

「不錯,就是這裡。」秦浩然認真地說,他看了一眼葉問天,葉問天可是他目前的一員大將,有些事情必須讓他知道。

「葉大人,我有一件事說給你聽,但要記住,出了這張門,你一定要忘記。」秦浩然指了指大殿大門,鄭重地說道。

「陛下,臣記住了。」葉問天說完,傾耳細聽,他知道,這事還不是他應知曉的,陛下讓他知道,是陛下對他的器重。

「修士百年大戰已經啟動。」秦浩然聲音雖小,但一字一句震耳欲聾。

「陛下,臣知道怎麼做?」葉問天拭去臉上汗水,他終於想明白了,五郡為什麼出現這種大規模妖獸群落。

同時,他也看到了秦浩然的偉大,寧願放棄大秦皇朝,也將自己的嫡系軍隊送到安西,撫北,威海三地鎮守。

當時,葉問天抱怨過秦浩然,此刻才知自己的渺小,他剛才提出收拾舊山河,是多麼的可笑。

如果仁皇陛下向大齊,大晉應戰,大秦皇朝決不會淪陷。

但是,沒淪陷又能怎樣,到那時,三大皇朝三敗俱傷,卻讓妖族笑到了最後,說不定整個人族都成為妖修的食物。

有一點可以肯定,百年大戰時,他招集脫凡巔峰的士兵,決沒有現在這樣輕鬆,說不定,有些郡城只怕無兵可用。

「葉大人,此時,我們已妖族處在同一起跑線上,現在要乾的,是練好兵。」秦浩然雙手一揮,那沙盤上出現密密麻麻的小人偶。

「斷雲山脈,我們不能守,只能攻。不能讓妖獸在斷雲山脈成了氣候。」

「是,陛下,臣會將五郡五千萬將士,逐步推進斷雲山脈。」

葉問天將衣袖一撫,沙盤上的人偶立即面對斷雲山脈。

「臣依舊擴招戰兵,望陛下助他們突破改命。」葉問天跪倒,向秦浩然請求。

「葉大人,朕答應你,民強大,則朕強大。」秦浩然扶起葉問天,認真地說道。

「第二批閃電舟,盔甲,兵器,應該從飄雲城啟程,不日就會來此,我們的實力會一天天加強。」秦浩然笑到。

在廣濟郡,秦浩然就命黃一舟回了飄雲城,同時讓他帶走了三船延壽丹,準備擴大交易量,既然百年大戰已啟動,他得用延壽丹,讓飄雲谷動起來。

當時他向黃一迪交待,通天號閃電舟無休止地收購,盔甲,兵器等法器來者不拒,大晉,大齊奴隸嗎!有多少,要多少。

現在,秦浩然什麼都缺,獨一不缺延壽丹。而且這種延壽丹,在他識海中,堆積如山。

因此,他便要求黃一迪,對外敞開供應,變現以提高自己的實力。

此時,葉問天聽到這個消息,更是喜笑顏開。

「陛下,陛下。」葉問天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不斷地喊著。

「朕原準備回祁陰郡城,現在決定先留在這兒幾天。等黃大人來此,再作安排。」

秦浩然話還沒有說完,葉問天便衝出了大殿。

秦浩然望著葉問天的背影,笑了笑,然後盤腿而坐,心神來到了識海。

「這,這是什麼?」秦浩然的魂體一陣顫動。

… 第一百五十三章魂體化實

秦浩然的識海中,此刻藍光大盛,特別是那放置血元丹的地方,血元丹已被藍光覆蓋,根本看不到一顆血元丹,只看到一團藍光閃爍.

更讓秦浩然詫異的是,自己的魂體更是興奮異常,它有一種飛撲過去,視死如歸的感覺。

忽然,那藍光一變,逐步化成了紫色,這時,整個識海空間,傳來一陣陣龍吟鳳鳴之音。

秦浩然的魂體再也忍不住了,它化作一隻一丈多高的巨大金烏,撲向紫光中。


金烏用它那長長的尖喙,往那堆血元丹中一插,用力一掀,便找到了那紫色光茫的發源物,一顆面盆大小的紫色石頭。

紫石剛剛由藍光轉進化,它中間還留有絲絲藍紋。

金烏魂體不顧一切,虛幻的雙腿夾住紫石往自己的胸口拖去,將它緊緊地貼在胸口,生怕紫石突然飛走似的。

此刻,一股冰冷的寒意從紫石中傳出,秦浩然的金烏魂體立馬被凍住,整個金烏身體上,凝結成一層厚厚的紫霜。

金烏魂體瞬時被凍住,根本無法動彈,它跌坐在血元丹上。這時,一股股紫色寒流向魂體襲來,似要將魂體凍成屑,化為沫。

「出」秦浩然大吃一驚,他大喝一聲,天,地,人三朵火花,立即在魂體外出現。

就聽「滋」的一聲,天炎,地焱,人燚瞬間被點燃,化為熊熊大火,在魂體周圍燃燒。

此時此刻,識海之中忽然颳起一陣狂風,整個識海都是風的嘯叫聲,而大火借著風勢,「騰」的一下,升起萬丈火苗,整個識海立刻又被火光映紅。

大火包圍了金烏魂體,也點燃了他身邊的五百萬顆血元丹,血元丹在烈焰下,化成精氣神和煞氣。

精氣神飄蕩在識海之中,而煞氣飛向空中,注入天符中,壯大天符中那粒微塵。

同時, 通靈師奚蘭

紫色氣體與識海中的精氣神融合在一起,慢慢地注入虛幻的魂體中,而虛幻的魂體因紫氣和精氣神的注入,慢慢地凝實。

心神看著這一切,秦浩然欣喜萬分,命令魂體向外發出天地人三火。

火越燒越旺,整個識海溫度急劇上升,而堆積如山的血元丹,在逐步下降。

魂體胸前的那顆面盆大小紫石,不斷熔化為紫色氣體,也一步步變小,而魂體也呈現金烏的實體,還生存了一枚鋼羽。

就在秦浩然心花綻放,喜形於色時,「叭」的一聲,紫石全部熔化,化為紫色氣體進入魂體,可魂體還只凝實三分之一。

「操」魂體罵了一句,便用它那長長的尖喙,發瘋般地在血元丹中亂掀,將一些血元丹掀得萬丈之高。

「哈哈,又有一顆。」功夫不負有心人,金烏魂體又找到一顆面盆大小的石頭,只可惜是一顆黃-色之石。

金烏不管三七二十一,將黃石樓在胸前,還將天,地,人三火去焚燒黃石。

可不管如何焚燒,黃石就是沒有紫氣生成。

[希伯來]老攻喊我回天堂 奶奶的,怎麼回事。」金烏不斷變化三火,黃石就是沒多大的反應,只是在人燚焚燒時,黃-色稍稍加深。

「難道,它象一枚果子,也要等到成熟再吃。」金烏魂體思考了一陣,將魂體內的人燚輸出,去焚燒黃石,而讓天炎與地焱去燃燒血元丹。

人燚為生命之火,黃石在人燚的燃燒下,彷彿有了生命,它從黃-色轉為綠色。

淡綠,淺綠,墨綠,深綠,綠石一步步加深,隨後綠石內又傳來一聲狼嚎,化為青石,並且散發著淡淡的青光。

秦浩然大喜,他就是擔心那怪石沒有變化,此刻,怪石發出了青光,金烏魂體就立馬來了無窮的力氣,它不遺餘力,加大了人燚的燃燒力度。



這名黑袍人上前,居高臨下看著姜羽。「你很不錯,有沒有興趣加入我虹一門?」

Previous article

顧芊芊剛把手上的東西放到廚房,凌澤就來到了她身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