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名黑袍人上前,居高臨下看著姜羽。「你很不錯,有沒有興趣加入我虹一門?」

「虹一門?」姜羽一愣。

「你不知道虹一門?」這名黑袍人很詫異,隨即出言解釋。「我虹一門為神佑王朝三大勢力之一,勢力遍布整個神佑王朝,門內凡靈修者無數,更有超越凡靈境的強大修者坐鎮,連神佑王朝皇室都要敬畏三分。」

姜羽知道對方所說的超越凡靈境強者應該就是彼岸修者,同時感嘆虹一門強大,可以一定程度比肩神佑王朝皇室,怪不得會稱呼岩城為『窮鄉僻壤』。

一聽黑袍人出言邀請姜羽加入虹一門,雷南天立刻跳出來阻止。「大人,這個小子太過狂妄,目中無人,進入虹一門絕非善事。」

黑袍人回頭狠狠瞪了一眼雷南天。「這裡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另一名黑袍人冷哼。「要不是你還有點用處,可以幫我們掌控岩城,否則你現在已經死了。」

雷南天身子顫抖,不敢繼續開口。


姜羽把一切盡收眼底,看出虹一門極度霸道,其內弟子各個冷血,動則出手殺人。

「兩位好意,在下心領,不過我並沒有加入任何一方勢力的打算。」姜羽出聲回絕黑派人邀請。

雷南天聽到姜羽拒絕,大鬆一口氣,如果姜羽加入虹一門,那對付他就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姜羽話音剛落,兩股殺意瀰漫過來,籠罩在姜羽身上。

「你們……」姜羽心神動彈,體內靈氣蓄勢待發。

「既然不同意加入,那就死吧!」黑袍人出手,一隻手臂拍出,似能直接捏碎姜羽。

「敢破壞我虹一門行事,今天就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另一名黑袍人冷漠道,打出靈氣氣流襲殺姜羽。

姜羽身形一動,施展半靈技『疾風術』,於瞬間躲開兩位黑袍人的攻擊。

攻擊氣息炸開,擁有強大感知能力的姜羽知道兩名黑袍人都是凡靈修者,其中一人可能是凡靈中期修者,另一人稍弱,但也有凡靈前期巔峰實力。

「隨便跳出兩人都比岩城第一強者林天強。」姜羽心中震動,對所謂的虹一門感到忌諱。

「竟然能躲過去?」虹一門黑袍人驚訝,沒想到姜羽能躲過攻擊。

另一名黑袍人很直接,身上殺意澎湃,明顯殺戮過無數生靈。「和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直接殺了,不然我虹一門威嚴何在?」

「轟轟」

兩位黑袍人出手,氣息遠超尋常凡靈修者,其中一人更是與一般凡靈修者有質的區別,已然為凡靈中期修者。

姜羽不敢有懈怠,以『光明太陽』護住身體,與兩人周旋,尋找兩人弱點,加以擊破。

… 姜羽和虹一門強者的戰鬥波動劇烈,戰鬥氣息中充滿毀滅性,連凡靈修者都不敢輕易靠近。

遠處,林曉芸看著不時躍入半空的姜羽露出憂色。「姜少爺會不會有事?」

在林曉芸看來兩位虹一門黑袍人太過強大,姜羽表現出不敵跡象,敗退只是時間問題。

「虹一門在整個神佑王朝都擁有赫赫威名,號稱三大勢力,不是說說而已;其內凡靈修者如雲,天才橫出,連神佑王朝皇室都不放眼中。」林天慢慢說道,語速很慢,唯恐牽扯傷勢。

林曉芸臉上神情擔憂。「那這出現的兩位虹一門黑袍人實力如何?」

「很強!」林天停頓半天,吐出兩個字。「其中一人可能是凡靈中期修者,加上虹一門是強大勢力,從中走出的凡靈修者遠超外界同等級強者。」

林曉芸有些後悔去落日山脈求姜羽出手,不然姜羽不會遇上虹一門這種強大勢力中走出的弟子。

「我早就告誡公子不要來,可他就是不聽。」小紅看到姜羽在黑袍人攻擊下只能自保,心中著急。

「現在只能看他自己,我們幫不上什麼忙。」林天嘆道。

不說他現在陷入重傷,戰力幾乎不存;就是全盛時期也不敢輕易對上虹一門凡靈修者,會在瞬間被擊敗,斬殺。

城主府內,姜羽和虹一門兩位黑袍人站在一片廢墟上,三股凡靈氣息擴散出去,直衝雲霄,無比強勢。

「小子你很不錯,竟然能擋住我們數次攻擊。」一名黑袍人譏笑,根本不把姜羽放在眼中。

另外一名黑袍人很狂妄。「全力出手,斬了他!」

「轟隆!」


兩股凡靈力量沖入上空,攪亂無數凝聚出的靈氣,化為兩道威能強大的靈氣氣流擊向姜羽所在。

姜羽神情一暗,右手拍出,體表上有金光閃過,強大到恐怖。

「純陽拳勁」

金光匹練橫掃,恐怖氣息流轉,但只是堪堪擊退虹一門兩位黑袍人攻殺。

「你沒有機會!」兩名黑袍人冷漠開口,代表他們將全力出擊,不在保留。

「不愧是三大勢力,只是隨便走出兩位強者就如此強大。」姜羽心中暗嘆。

兩人身上黑袍鼓動,充斥凡靈力量和異種氣息,展現出的畫面猶如末日,這不是凡靈修者能打出的力量。

「這是我虹一門絕學,你必死。」充滿殺意的聲音響起。

其中一人伸出手臂打入空氣,拉扯出海量天地靈氣。

「驚天」

兩人聯手打出靈氣牢籠,想要直接鎮壓,困死姜羽。

「想生生磨滅我嗎?」姜羽冷哼,對方自始至終都沒有把自己當成對手,現在更是強勢出手,想僅憑靈氣磨滅他。

「天滅掌」

身軀一動,姜羽吞吸無量天地靈氣打出真正靈技,頓時城主府上空瀰漫靈技氣息。

「靈技?」虹一門強者微微一愣,沒想到姜羽竟然掌握真正靈技。

每一記靈技都極度強大,更是珍貴,尋常凡靈修者根本無法得到,這表明靈技的強大。

「動用靈技,也逃不了死亡結局。」另一名黑袍人很霸道,強勢出擊,不留給姜羽一絲喘息機會。

「轟隆!」

天滅掌從海量靈氣中凝出,與兩位黑袍人的靈氣攻擊撞到一起,下方整個城主府在晃動,僅剩的幾座建築也在這時崩塌。

那名之前出手的黑袍人來到姜羽身前,抬手就要滅殺姜羽。

「找死!」姜羽目中陰狠之意爆發。

肉身對抗,他不懼任何人,在『聖者圖卷』鐳射下,他的肉身強大超越大多數凡靈修者,連進入凡靈中期的強者都絕不是對手。

「砰——」

兩具肉身相撞,姜羽悶哼一聲,對面黑袍人更是慘烈,渾身染血。

「你…你的肉身怎麼這麼強!」黑袍人難以置信,在剛剛的對抗中,他加持了秘法,可依舊沒有用。

姜羽一掌拍出,要滅殺對方,這名與他進行肉身對抗的黑袍人修為境界處於凡靈前期巔峰,姜羽自信能夠短時間斬殺對方。

黑袍人向後退去,染血的身體並不妨礙他逃走。

「小子,你自尋死路。」那名已經進入凡靈中期境界的黑袍人冷哼,打出數百道掌印。

姜羽面色微微一變,接連布下三四道靈氣罡罩,不去與對方正面抗衡,因為凡靈中期修者打出的力量太過龐大。

城主府邊緣,雷南天等人露出笑意,在他們看來姜羽被擊殺只是時間問題。

「幸好有虹一門兩位大人在,不然我等必定死在這小子手中。」雷南天後怕道。


血煞,杜東一皆手持靈兵,直到現在還沒能從姜羽的恐怖攻擊中醒來。

「剛成為凡靈修者就如此強大,簡直逆天。」杜東一沉默道。

姜羽戰力讓同為凡靈修者的他們驚訝,虹一門兩位黑袍人,一個是凡靈前期巔峰,另一個更是凡靈中期,可廝殺這麼久也無法斬掉姜羽。

其中有他們沒拼盡全力原因,但這也展露姜羽的強大戰力。

「不要再拖延時間!」那名進入凡靈中期的黑袍人怒吼。

站在他邊上的黑袍人點頭,手中驟然間出現一柄散發強盛殺伐氣息的兵刃。

「又是靈兵!」姜羽心中一沉,更加讓他震驚的是對方手中靈兵竟然一模一樣,包括鐫刻的花紋,好像是統一打造。

「這虹一門究竟什麼來路,竟然能批量打造靈兵級兵刃。」姜羽再次打出靈氣罡罩。

「小子,你必死。」虹一門兩位強者手持靈兵級兵刃斬出靈兵之力,衝殺姜羽。

「不可抵擋。」姜羽打出兩道靈氣氣流暫時攔住靈兵之力,但就是這樣依舊被擊中。

一口鮮血噴出,氣息遭到重創,開始動蕩。

「他已經受傷,斬了他!」之前在肉身對抗中被姜羽打傷的虹一門強者大吼。

「殺」

那位境界進入凡靈中期的黑袍人打出數百道靈兵之力,彰顯凡靈中期修者的恐怖。

一百位凡靈修者中也不見得有一位能進入凡靈中期,可見凡靈中期修者與初期強者間的差距,難以逾越。

「擋住!」姜羽又是一口血噴出,境界上的差距,讓他難以與手持靈兵級兵刃的凡靈中期修者抗衡。

「哈哈哈」虹一門兩位強者大笑,看出姜羽即將不保。

「砰——」

兩道靈兵之力掃過,姜羽被轟入地底,十分狼狽,更嚴重的是氣息搖搖晃晃,如風中燈火,隨時熄滅。

姜羽從地底挑起,展開靈氣罡罩想要突圍出去,逆轉局面。

「不過剛剛成為凡靈修者,也想在我等面前突圍?」那位虹一門凡靈中期修者冷笑,對姜羽很不屑。

「斬殺他!」

靈兵級兵刃在空氣中綻放炙熱光芒,籠罩整座城主府,內部核心有氣息劇烈蓬髮,可以讓走入這裡的凡靈修者殞命。

「想殺我?」姜羽體內五成靈氣轉化為液態,威能全開,絲毫不弱靈氣全部轉化的凡靈修者。

「好強大的天賦。」那位虹一門凡靈中期修者驚訝道,隨後臉上出現猙獰。


「天賦再強又如何?敢破壞我虹一門行事,那就是死路,誰也救不你。」

姜羽逆流而上,不過這『水流』是爆發的靈兵之力,這等畫面讓人敬畏,如同天之戰神降世,展現絕世無敵戰力。

「給我開!」姜羽仰天-怒吼,靈魂之力與識海空間『聖者圖卷』溝通,一道朦朧虛影捲軸出現在頭頂。

天地靈氣聚集,捲軸虛影緩緩打開,其內不存一無,有混沌光,十分嚇人。

「異寶?」兩個黑袍人目中有貪婪,目中一片炙熱。

「一個窮鄉僻壤的小子竟然能得到這等異寶加身,怪不得能在二十歲前成為凡靈修者。」虹一門凡靈中期修者心中想到。

姜羽在二十歲前成為凡靈修者,雖然比不上那些歲月前的絕世妖孽,天之驕子,但現世難尋幾人。

黑袍人心知肚明,如果對方加入虹一門,憑藉如此天賦,必然是最核心弟子,甚至有可能被虹一門背後那位彼岸境修者收為弟子。

… 「此子天賦太強,決不能留!」擁有凡靈中期修為的黑袍人驚恐開口。

以肉身對抗,遭遇慘白的黑袍人同樣深知姜羽恐怖,體內液態靈氣盡數衝出。

「殺」

兩人怒吼,攜帶靈兵級兵刃,斬出兩道靈兵之力,沸騰的靈兵之力撕開空氣來到姜羽身前。

這時『聖者圖卷』投影在外界的虛影全部展開,混沌光很虛幻,但卻有無上威能凝聚。

「殺」

姜羽也大吼,以完全展開的『聖者圖卷』虛影對抗靈兵之力。

「你擋不住的!」手持靈兵級兵刃的虹一門強者譏笑。

姜羽一聲不吭,不斷把體內靈氣打入頭頂『聖者圖卷』虛影,虛幻混沌光凝聚,爆發,巨大威能可以橫掃一切。

姜羽能夠看出如果是真正混沌光掃出,對面兩名虹一門凡靈修者當即就要慘死,彼岸境修者來也擋不住。

聖者圖卷虛影展現出的力量越強大,兩人就越眼熱,這是一件奪天地造化的異寶,說不定可以幫助他們突破凡靈之境,成為彼岸修者。

想到這裡,兩人開始竭力催動靈兵之力,誓要滅殺姜羽,奪取聖者圖卷。

姜羽冷哼,看出兩人意圖,心中冷笑。

聖者圖卷虛影上又有虛幻混沌光衝出,破碎飛來的兩道靈兵之力,兩大虹一門強者驚恐,沒想到『聖者圖卷』竟如此生猛,僅憑虛影之力就能擊破靈兵之力。

「我看你有多少靈氣催動這件異寶?」虹一門那位凡靈中期黑袍人冷笑。

靈兵級兵刃在空氣中劃過,玄奧氣息爆發,威力巨大,即使以姜羽的肉身強度也不敢上前觸碰。

「我依靠聖者圖卷投射出的虛影擋住攻擊,但時間一長,必定回到原點,只有反攻才能有勝算。」姜羽心思通明,對戰局了如指掌,知道自己應幹什麼。

「砰砰砰——」

聖者圖卷虛影在爆發幾輪攻擊后,終於被靈兵之力斬碎,姜羽整個人向後倒退。



「你……你說公安就公安?你以為公安是你家開的?我們憑什麼要聽你的?呸!說你是撿來的還抬舉你了啊?你這說不定就是偷來的呢!少在這裡賊喊抓賊了!」也不知道這女售貨員的腦子裡到底是咋想的,反正她在聽到蘇大江說去找公安了后,頓時就著急了起來,說出來的話,就顯得有些……不是那個味道了。

Previous article

樹下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當然,也是人類在屠戮這些妖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