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來長見識的人越來越多,就連一泓院不少人也湊了過來。(未完待續)區區風華

… 當看見周浣的那一刻,趙區區的內心是崩潰的。

這廝闖進來是吃多了嗎?

想下重手都要悠著點。

「你滾不滾?」她站起身,旁若無人的行走在陣法之內,惡狠狠的盯著周浣。

周浣笑的天真無邪,兩個小酒窩可愛無比,「我來湊熱鬧。」

這三個字可真是惹惱了她,是不是她不發威,所有人都當這個陣法是個玩笑?


五行陣,真的沒有這麼簡單。

她想大聲說出來,可看著下方群魔亂舞的弟子就覺得沒有人會相信她的話。

夏蟲不可語語冰!

她有些煩悶的坐了下來,看著越清轍,說道,「現在該怎麼辦?」

本來一句道歉的事,如今清風閣一轉圍著滿滿的人,少不了還有些六部廷司的老師們,她隱隱覺得修行界的人是無聊過頭了。

漫長的生命中,除了提升境界,還要提高素質有沒有?這樣圍成一團指指點點真的好嗎?

越公主淡定啊,她指揮著清風閣食物鏈低端的何所惜往二樓搬上許多吃食,拿起一小疊瓜子就開始磕了起來。

但是即便是嗑瓜子,越公主的神情也像是品嘗著大餐,優雅而美麗。

何所惜這傻子就知道在一旁傻笑。

「………」她忽然有些心累了。

有這樣兩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室友她覺得上輩子一定做了不少孽。

日上中頭,陽光越來越毒辣,而五行中的火陣開始真正的運轉起來。

趙區區碰了碰快要睡過去的何所惜,眉毛一揚,「好戲來了。」

…………

一場好戲真正開演。除了觀眾嘉賓演員之外,還有一件必不可少的東西,那就是道具。

如果將清風閣這一幕作為一場戲的話,她與越清轍算是幕後導演,燕十六算得上主角,而那些不怕死想挑戰高難度的天啟院弟子則算男二男三依次往下排,天啟院數十位老師極其規矩侯在一旁的學生們都是熱心的觀眾。而她的五行陣就是最不可或缺的道具了。

在日光曝晒之下。陣內忽然多了一股難言的灼熱氣息,像是將四面八方的陽光都歸攏起來一般,所有人身上的衣衫都開始有些濕透。燕十六站的位置是陣心中處,受到的攻擊力度也是最大的,


當那恐怖溫度一升起來的時候,她就有些恐懼。昨晚上的事情她可沒忘,難道今天又要再試一遍?

她打了個哆嗦。在酷熱難當的陣法之內,暈了過去。

越清轍在上方冷笑,「有本事裝暈怎麼沒本事道歉?」

聲音無誤的傳到了燕十六的耳朵里,埋在手臂下的臉一陣發熱。不知道是被高溫燙熱的還是羞惱紅起來的。

過了差不多十幾秒的功夫,終於有人忍不住大喊,「放我出去!」

隨之而來。是更多的求救聲,「太熱了。我要離開這裡!」


「不玩了不玩了!」周浣在一旁也在臉上抹汗,但他身旁一直圍繞著一道淡淡的水幕,隱形的小魚兒游來游去,且神情異常輕鬆,根本不像是真的受不住炎熱。

趙區區學著越清轍冷笑一聲,端坐下來,說道,「諸位,五行陣,顧名思義,有五種屬性相互維持運轉,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日上中天,火陣暫時運轉過快,有些燙是正常的,你們不必擔憂,再堅持堅持,等過了時辰溫度就下去了,當然,熬過了現在,傍晚時分,懸崖那邊的冰氣也會往這邊跑,你們還要再冬天熬一段時間,然後,到了………」

「停!」遠處的梅先生終於開口了,他看著趙區區,冷聲說道,「你不準備放人?」

「噗」趙區區笑了,「我真沒逼他們進來,天地良心,自己找罪受還怪得了誰?」

陣內有不少任何悔的腸子都青了。

周浣臉色也有些不對,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好言好語的說道,「區區,讓我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趙區區冷哼,終究心軟,說道,「念著你治好了哥哥的眼睛,救了我一命,就不跟你計較了。」

她下了觀景台,入陣,一步一步帶著周浣往外走,剛一出陣,一道劍光貼地而來,直接殺向她的膝蓋,她臉色一沉,慌忙的多躲過去,即便如此,膝蓋也是血跡一片,染紅了衣服。

她抬頭,看向劍閣那位不知名的先生,冰冷的說道,「先生何意?」

她真的覺得自己修養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被砍成這樣也能心平氣和的問兇手什麼意思。

劍閣的先生脾氣也不是好的,他上前一步,厲聲喝道,「還不快將我徒兒放出來?!」

燕十六暈倒在地他看的一清二楚,心內一陣焦急,卻不敢輕易入陣,梅先生那死老東西都在一旁站著,他進去能幹嘛?

還好趙區區夠膽,居然在他面前晃悠。

陣內治不了你,陣外誰怕誰?

易地而處,劍閣先生硬氣很多。

周浣悄悄的蹲下來,撫向趙區區的膝蓋,一陣柔和的氣息入肉,傷口立即癒合,橫魚的功效立竿見影。

趙區區平復了一下情緒,說道,「先生未滿太不講理了。」

她隨手踢過腳下一道小石子,滾落在劍閣先生的腳下,或許其他人還未察覺,但梅先生卻是臉色一變,不由得提醒,「老徐,往後退!」

劍閣先生終究還是晚了一步,他錯在低估了五行陣的能動性。

趙區區輕輕說道,「忘記告訴你了,你腳下這方圓百米之內,都是我陣法的主戰地,之前一直都沒有開啟,不過是為了少生事端,但現在,我受傷了,心情不好。」

她隨意踢過四周擺放的石頭,陣法範圍立即擴大。

有些人退都來不及。

梅先生就是這可憐人員中的一個。

「快去找副院長!」他看著天上那道流光,大聲喊道。

「…………」趙區區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周浣在衣角捏出一攤水,可憐兮兮說道,「區區,帶我離開這裡。」

趙區區抿嘴,與他一起回到了觀景樓。

下方一片狼藉,太陽光線也變得有些扭曲,整個陣法如囚籠一般死死的困住裡面的人,如同螻蟻一般,

她笑的冰冷。(未完待續)區區風華

… 梅先生長年駐守陣閣,已有三十年之久,首閣眾長老念他功高勞苦,特地給予他長老一職,百年之後,方有資格入圍首閣,對於梅先生來說,這些年,除了熬資歷之外,並無要緊事。他安逸太久,趙區區的到來如同天外一聲雷,讓他驚嚇之餘,多了些許警惕。回到陣閣之後,專心鑽研各路陣法,溫故而知新,誰曾想,五行陣的出現讓他有些措不及手。

對於陣法他自然有些天賦,但自從那一樁舊事之後,關於陣法的典籍傳承已經式微,在沒有師傅帶領的情況的他能走到這一步,殊為不易。

……………

趙區區回到了清風閣,準備做早飯,周浣跟在後面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就這麼走了?」

「不然呢?」她挑了挑眉,輕聲說道,「那陣法要不了他們的命,只要燕十六一道歉,我立馬撤掉陣法。」

周浣笑了起來,「事到如今,哪是道歉可以解決的,陣內困住的人太多,都憋著一股氣,燕十六想道歉也得看看她師傅的臉色。」

趙區區疑惑不解,「為什麼?」

周浣說道,「臉面,知道臉面的意思嗎?劍閣先生都被困在裡面,然後只能依靠弟子低頭道歉才能脫困,這傳出去,他還有臉嗎?」

趙區區嗤笑了一聲,說道,「活要面子死受罪,何必呢。」

「可不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看我,不是不要臉的讓你帶我出來了嗎。」周浣眉開眼笑,分外開心。

「原來你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趙區區低聲說道。

周浣無奈一笑。看這她忙前忙后,隨口問道,「你準備做什麼吃?」

「肉餅。」趙區區手一頓,笑起來說道,「我姑姑當初最喜歡做這個了,好大一張,然後分四份……」

笑著笑著。眼裡多了幾分哀愁。「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鍾府不會虧待她的。」周浣說道,「鍾致遠身體已然無恙,趙琳常伴左右。大約是安樂至極。」

「………」廚房忽然沒了聲音,趙區區專心致志的切著肉丁。

「區區。」周浣喊了她一聲,小聲說道,「我有一件事……必須要與你說。」

周浣臉色有些不正常。眼裡多了幾分慚愧,準備將當初李悠然騙她治好趙爾爾眼睛的事情說出來。剛開口,心裡就有些發慌,他看著趙區區的側臉,心說。如果讓她知道了,心情肯定會很低落吧。

不如……不如等他修行到了天啟,橫漁可以活死人那一步。再試試。

他下定決心,心裡一陣輕鬆。抬頭看向趙區區疑問的目光時,笑道,「你哥哥他改了名字。」

趙區區莞爾一笑,「我還以為什麼事,那麼嚴肅,嚇死我了。」

「不好奇他改什麼名字?」周浣問道。

「改什麼都是我哥哥。」趙區區有條不紊的做著手上的活。

「……」在他面前秀兄妹情深真的好么?

「說話啊,他改什麼了?」趙區區推了他一下。

「趙新晨。」

「…………」如此平淡的名字啊

「你們兄妹的名字本來就有些……」周浣苦著一張臉,終於憋出了一個詞,「兒戲,就是兒戲!」

他找到了一個形容詞,眼裡多了一道亮光,問道,「區區,你要不要也改一個名字?」

趙區區揚眉,拿著菜刀,「好主意。」

「那你準備改什麼?」周浣湊過來,好奇問道,「可不能再取那些賤…不,不好寓意的名字了。」

趙區區看了他一眼,心下瞭然,「我知道,區區,並不是一個祥瑞的名字,可這又如何,我娘取得,含淚也要受著,賤名又如何,我依舊可以活的尊貴。」

她一字一句的說道,眉宇間的自信感染著周浣,令他有些讚歎。

「當年父皇與你母親鬧翻時,曾說過,他必定要賜予你和新晨賤籍,然後給個賤名,你母親氣不過,直接說道,名字她自己會取,不勞父皇操心,我當時還小,站在一旁,都能看見父皇的鬍鬚氣得一顫一顫的,哈哈。」

「……」趙區區的手停住了,仰起頭說道,「你父皇養大了我的母親?」

周浣皺眉,「也不能這樣說,你母親來大周皇宮的時候,不過七八歲,原本以為父皇領回來,一定會封個郡主什麼的,誰知道,他將她打發到周婉身旁,做了個貼身大丫鬟。」

「那,你知道我母親的來歷嗎?」

周浣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除了父皇,很少有人知道你母親的來歷。」

「………」趙區區停下了手中的活,說了一句,「難不成我娘從天上掉下來的……」

她忽然發現,對於這個家的情況,她知道了太少了,趙括失蹤的莫名其妙,她也不知道從哪裡找起……咦,對了,可以從娘這邊下手,不如,先查探一下周語來歷如何?想了想,她就覺得自己太天真,周語活了一世,最後親近的幾個人也都走的走死的死,留下來的,能問出什麼?

她484傻?

………

和周浣一邊聊,一邊做飯,時間過的很快,她做好了肉餅,小心的用刀劃了幾份,然後用盤子端著,上了二樓。

「吃飯。」

一張桌子,坐了四個人,周浣恬不知恥的拿著筷子湊了過來。

何所惜說道,「喲,皇帝還吃白食啊。」

「………」周浣懶得理他,安靜的吃著自己的。

越清轍忽然說道,「區區,我會交飯錢的。」

何所惜傻眼了,立即解釋,「阿轍,我沒別的意思,我沒說你吃白食…我的意思是是是……」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因為,越清轍這幾天的行為,真的是在吃白食。

何所惜嘆了口氣,沮喪的低下了頭。

周浣毫不留情的笑了。

他們在上面吃的歡樂,下方陷入陣法的人可慘了,誰能堅持在連續高溫下站一個時辰,最重要的是,這一個時辰之下,還要分散精力對付各種突發情況。

地上暈過去的人不少,不管是裝暈還是真暈,趙區區都沒有再管。(未完待續)

… 好在太陽東升西落,中午過去,陣內的炎熱也退去不少,地上躺著的人也開始坐起來,舔著乾裂的嘴唇,想著該怎麼辦。

梅先生是最辛苦的一個,他肩負著所有人的期望,一定要破開陣法。

為他擋著各種突發情況的劍閣先生開始不停催促他的進度。

「快點,我徒兒快不行了!」

他看著不遠處的燕十六,感覺她的氣息已經越來越虛弱,不由有些著急,再這樣下去,恐怕要出事。

梅先生也煩躁,他自然也看見了脫水窒息的燕十六,然後向上方觀景台喊道,「趙區區,要是死人了你可吃不了兜著走!」


原本惡狼傭兵團的成員在遭受到火焰的灼燒之後便全部痛苦的倒下,失去了戰力,而他們身上強悍的鱗甲也已經消失,根本不可能抵擋f班學生的魔法,就這麼一個個被結果了,其中以布蘭奇為最,滿腹仇恨的她提著武器,對著惡狼傭兵團的成員就是一陣狂砍,似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怨憤和委屈都發泄出來。

Previous article

「你……你說公安就公安?你以為公安是你家開的?我們憑什麼要聽你的?呸!說你是撿來的還抬舉你了啊?你這說不定就是偷來的呢!少在這裡賊喊抓賊了!」也不知道這女售貨員的腦子裡到底是咋想的,反正她在聽到蘇大江說去找公安了后,頓時就著急了起來,說出來的話,就顯得有些……不是那個味道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