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個人站在走廊上,彷彿人來人往都不存在,看著彼此,無論是愛情還是感激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

陳林明白了,耽誤的那四年也都已經不算什麼了,因為他們已經註定這一生的感情都耽擱了,這才是最大的痛苦吧!他甚至不敢去想接下來的人生回事怎麼樣的。

他上前一步問:「我能再抱抱你嗎?」

蘇亦燃伸開雙臂,陳林馬上緊緊的抱住她,這一生真愛的女人,十八歲遇到的初戀,不得不捨棄的愛人,重逢后經歷磨難卻終究還是不能在一起的女人,跟自己中就是有緣無分……

「亦燃,你為什麼不能自私一點!」陳林的下巴擱在蘇亦燃的肩膀上,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蘇亦燃只覺得脖子里又熱乎乎的淚珠滾燙劃過。

蝕骨纏愛:厲少難伺候

「抱夠了嗎?」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電梯的方向傳來:「把你的手從我妻子身上拿開!」

—題外話—謝謝訂閱摸摸噠 許惟澤穿著一身的黑西裝,頭髮梳理的油光可鑒,似乎是參加了什麼盛大的活動后的打扮,身後白色的牆壁更襯托出他整個人身上冷冽的肅殺神色。他一步步的走過來,讓路過的人都嚇的紛紛躲開。

陳林聽到他聲音的使喚僵了一下,慢慢的跟蘇亦燃分開些,但是並沒有完全放開蘇亦燃,他扭頭看著許惟澤冷諷:「你的妻子不應該是陶蕊嗎?許惟澤,你有什麼資格稱亦燃為妻子?你知道妻子的寒意嗎?你知道丈夫的職責嗎?」

「至少比你懂!不然跟她扯證的為什麼是我而不是你?」許惟澤一步步的靠近,伸手就去拉蘇亦燃,蘇亦燃連忙後退一步:「你可真夠無恥的!峻」

許惟澤的臉色已經難看至極,聽到這句話,神色也沒有什麼好變化的了:「我說讓你放開她!」

「憑什麼?」陳林緊緊的攬住蘇亦燃的腰說:「男歡女愛各自歡喜而已,如果許四少覺得頭上綠帽子戴著不舒服趁早摘了痛快的離婚不是更好?」

許惟澤冷哼一聲:「綠帽子的確要摘掉!」說著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前抓住陳林的肩膀,同時腳對著陳林最關鍵的部位踢去,蘇亦燃看著突然一轉身護在陳林身前,而陳林抱著蘇亦燃連連後退……

許惟澤的腳停頓在半空中看著相擁的兩個人,冷峻的臉上像是冰上上裂開了一道裂痕,他慢慢的放下腳向前走,把蘇亦燃從陳林懷裡扯出來,冷冷的盯著她。

世界上最無奈的事情就是自己喜歡的人喜歡著別人,任你有錢有勢,她不愛你了,你有什麼辦法?

「不要他,也不要我,你到底想要什麼?」許惟澤盯著蘇亦燃的眼睛,彷彿想要透過這一雙靈魂的窗口望進她的內心,但是眼睛里除了冷漠再無其他鯽。

「許惟澤,沒意思的!愛情已經不是愛情,你這樣跟我糾纏著有什麼意思?除非我爸爸活過來,不然我們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蘇亦燃像剛剛掰陳林的手一樣把他的手也從自己的肩膀上掰下來。

「如果我能證明你爸爸的死跟我無關呢?」許惟澤突然再上前一步:「就算我八年前年少無知想著報復,但是這八年來我從來沒有傷害過你和你的家人!如果不是你爸爸的事情我們已經在籌備婚禮了!」

「你的意思是你做戲的這八年來已經假戲真做的愛上我了是嗎?」蘇亦燃抬頭直面許惟澤:「所以你愛上了我你就可以忘記你媽媽的仇恨是嗎?現在你想要撇開一切跟我在一起是嗎?」

蘇亦燃說完,許惟澤沒有說話,她就低頭笑了起來:「原來我這麼大的魅力可以讓你忘記仇恨啊!那麼好啊,你跟我的感情,等你證明我爸爸的死跟你完全無關再說吧!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離婚!」

「既然我能證明我們為什麼還要離婚?」許惟澤還是堅持不肯。蘇亦燃說:「因為想不想一場婚姻是在欺騙的前提下進行的!領這個結婚證之前你就已經記起來了八年前你做的事情不是嗎?你敢說領結婚證前的那個晚上,你不是因為恨極了才那麼對我的嗎?」

那夜的不正常和粗暴,不都是因為知道了仇恨才會那麼做的嗎?所以第二天急著領證,是為了更徹底的報復吧?

許惟澤抿嘴不言,只是靜靜的看著蘇亦燃說:「你能到這裡來,一定是看了報道吧?」

「不是我!」許惟澤連忙解釋,所以的事情這麼多對蘇亦燃不理的事情,都不是他,他要反駁,他要申訴、證明卻都那麼的蒼白無力。

「是不是你都不重要了!」蘇亦燃笑著後退一步:「我媽媽在這裡住院,明天就要做手術了,她希望手術之前見到我的離婚證,就是這樣一個願望而已!如果像你說的你已經放下仇恨了,請你拿出一點誠意來好不好?滿足我媽媽手術前的願望好不好?」

許惟澤抿著嘴,眼睛只盯著蘇亦燃:「好!你起草離婚協議書,簽好字回頭寄給我……」

「直接去民政局……」蘇亦燃見他又鬆動連忙說,卻被許惟澤冷冷的掃了一眼:「民政局不管財產分割!」

「我不要你任何財產!我凈身出戶!」蘇亦燃異常的緊張,生怕許惟澤會變卦似地。

「你都沒有入戶怎麼凈身出戶?」許惟澤怒氣又上來:「你是一秒鐘都等不得了嗎?你不是說兩年你都能等的嗎?」

蘇亦燃看許惟澤的架勢,一下子就沒了聲音,她心裡實在擔心,擔心許惟澤再變卦:「我真的不會要你一份的財產的!也不要你的贍養費,沒有財產方面的糾紛!」

「你沒有我有!我要分你的財產行嗎?」許惟澤氣得掉頭就走,蘇亦燃想上前去追,陳林攔住她對她搖搖頭。

逼急了,真的會反悔。

蘇亦燃明白這個意思,看著許惟澤上電梯,然後死死的盯著她,直到電梯門關上……

「亦燃,我們進去看看阿姨吧!」陳林指著裡面,蘇亦燃點點頭又連忙說:「新聞的事情我還瞞著我媽媽,明天就要手術了,我怕她知道了影響心情。」

「我明白

,我不會說的!」陳林說:「走吧!」

蘇亦燃又搖搖頭:「不然你睡一覺再來吧!你這個樣子……」

陳林說:「我很長時間不見阿姨她才會懷疑,我就跟她說家裡有事情準備今晚我就住在這裡,這樣才能打消阿姨的疑慮吧?或者我看一眼就回去,然後回去睡覺明早過來?」

陳林都這麼說了,蘇亦燃也只能點點頭,新聞的事情,始作俑者不是馮灣灣,許惟澤也說不是他,那麼會是誰呢?

是誰有這麼大的勢力能這麼不遺餘力或者這麼大的震撼力讓整個媒體界集體的來黑她?

不過再大的新聞她也不想管了,只要媽媽順利的做了手術,別的她都不想管,反正她已經要離開娛樂圈了。

陳林跟蘇母到病房的使喚,看到蘇母半坐著,雲朵坐著兩個人對著平板在看電視,一邊看一邊說笑,大多是雲朵在說:「太逗了這個人……」然後蘇母跟她一起討論。

兩個人進去,蘇母看到陳林問:「陳林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沒什麼公司里有個大案子需要處理,我跟同事們都熬夜了到現在……」陳林解釋著,轉移話題:「阿姨你在看什麼呢?」

蘇母說:「就一個電視劇!你看你的眼睛紅的!太累了就暫時不要來看我嘛!」說著扭頭看蘇亦燃然後笑了笑說:「我說亦燃剛剛怎麼氣呼呼的出去了,原來都是因為你呀!你看你累成這樣還過來,亦燃都心疼了!」

陳林笑笑說:「你們都心疼我,我真幸福。」

「你現在睡一覺才是幸福吧!」蘇母說:「要不你趕緊回去睡一覺吧!我很好,不用擔心的。」

「恩!我就是來看看阿姨,您好就行,那我走了,明早來看你。」陳林說著,蘇母從他擺擺手……

o(╯□╰)o

陳林離開之後,雲朵就去買了一些流質的食物來給蘇母吃,之後護士又來做術前的處理,還交代了一些事情讓她們一一記住。

到了半夜12點,病房區護士都要鎖科室們的時候突然一男一女從電梯出來,男孩率先跑過來:「等一等!」


護士問:「怎麼了?是有傷員嗎?」

男孩搖搖頭:「請問王盼盼是在這裡住院吧?」

因為這幾天記者多,護士也留了個心眼:「你是……」

「我是他兒子!在外地上大學現在剛回來。」高寒迫切的說。

護士打量了他一下看著高秀梅也走了過來說:「你們等下。」

護士讓她們在走廊等著,然後自己去蘇母的病房敲了敲門。

蘇亦燃已經讓雲朵也回家了,為了明天的手上,蘇亦燃讓蘇母早早的睡,但是她睡的不熟,聽到動靜立即開了床頭的燈下床走過去看到值班的護士問:「有什麼事嗎?」

護士說:「外面有個男孩,說是自己是王盼盼女士的兒子,要見她。」

「兒子?」蘇亦燃一扭頭,看到走廊那邊高寒已經走了過來:「姐!」儘管壓低了聲音,但是蘇亦燃明顯的感覺到了高寒聲音的哽咽,她連忙走過去,看著高寒乾的皸裂的嘴,上去抱住他:「你怎麼回來了?」

「我跟我媽看了新聞……」高寒說著高秀梅也走了過來。

蘇亦燃叫了一聲阿姨。高秀梅問:「你媽怎麼樣了?」

蘇亦燃說:「已經睡了,明天上午八點半開始手術……」她看看病房壓低了聲音說:「太晚了,要不這樣吧,阿姨我帶你跟高寒先去附近的酒店住下,明天早上再來看我媽好嗎?」

高秀梅自然知道手術前休息好也是很重要的,點點頭說:「你照顧你媽吧!我跟高寒去住就行,明早再過來了。」

「沒關係的!」蘇亦燃說著,高秀梅拍拍她的手說:「照顧好你媽媽吧!」

看她堅持,蘇亦燃就沒有再堅持。

蘇亦燃回答房間,看蘇母的床頭的燈開了,她問:「媽?你怎麼了?」


「剛剛怎麼了?你跟誰在說話?」蘇母問。

蘇亦燃想了下說:「是阿姨跟高寒回來了。」

「她們?」蘇母眉頭皺了下:「你怎麼通知她們了?」

蘇亦燃沒有否認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知道的,高寒跟護士說是你兒子,急急忙忙的就進來了。」

蘇母聽了先是驚訝,隨後笑了,沖蘇亦燃招招手,蘇亦燃坐過去,蘇母說:「以前我總說咱們母女相依為命,可是……瞧,你還有個親弟弟呢!血緣這東西是非常奇怪的,不管曾經有多大的意見,為難的時候幫你的還是血親呢!」

「誰說不是呢!」蘇亦燃說:「媽,大家都關心你,所以你明天不要緊張,咱們把手術做了一切都會好的。」

「手術是小事,就是……姓許的不肯跟你離婚這麼拖著你……」蘇母又嘆息起來。

蘇亦燃笑了:「媽我忘了跟你說了,許惟澤通知我了,讓我起草離婚協議書,簽好字寄給他。



「什麼?他答應了?」蘇母喜出望外。蘇亦燃點點頭:「是啊!答應了,所以咱們現在沒有任何壓力了!」

蘇母笑笑:「什麼時候的事情啊?真的假的?」

「是真的!」蘇亦燃笑:「就今天下午!媽你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點起來呢!」

蘇母得了這個好消息心裡美滋滋的,沒有壓力睡起來特別香。

第二天早上蘇亦燃五點多就醒了,六點多蘇母也醒了母女兩個洗洗刷刷,剛收拾好高寒跟高秀梅就推門進來。

「媽!」高寒當著高秀梅的面也沒有避諱的叫蘇母媽。

蘇母高興的上下打量他,問了近況,一家四口說著話,像是一隻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似地,像是從來都沒有任何的矛盾一樣。

人與人的感情原來可以這麼簡單,親情,可以這麼輕而易舉的讓仇恨和敵視被抵消。

不一會兒陳林也來了。

七點多護士就來交代事情,雲朵這時候過來,沒一會兒,許諾醫生跟陸瀟瀟和沈慕楓。


然後讓蘇母躺在推車上給她送進了手術室,其餘的人就在手術室外等著。

雲朵跟陸瀟瀟坐在蘇亦燃的兩側陪著她,一直在說沒事,讓她別擔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室大門前也有無數的人在進進出出,但是卻始終沒有蘇母的消息。

或者這個時候沒有中途出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一直到上午十點零五分,蘇母還是沒有從手術室出來,蘇亦燃開始擔心,不是說這個手術最多一個小時嗎?

陸瀟瀟握住她的手說:「千萬不要擔心。」


這個時候,蘇亦燃的手機猛然的響了起來,本來外面挺安靜的,一下子就被鈴聲打破了。

蘇亦燃看著手機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她按了手機,但是那邊卻又打過來了。

蘇亦燃沒辦法接聽,那頭是一個聲音蠻好聽的男士,說話也比較客氣,但是卻是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蘇亦燃小姐是嗎?」

「是的,請問你是哪位?」

[謝謝親的月票,不知是哪位送的!鞠躬表示感謝。等我考完試就加更!摸摸噠!]

—題外話—謝謝訂閱,摸摸噠 「蘇亦燃小姐是嗎?」

「是的,請問你是哪位?」雖然這個聲音很好聽,但是蘇亦燃確定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人的聲音,應該是不認識的人。

「我是六橋區人民法院的張明誠,我這邊收到三張關於你的傳票,工作人員送達你原來公司,公司的律師說在就跟你解除了勞務合同,說你早已不是她們的員工,你的經紀人也聯繫不上,所以只能聯繫你本人,請你及時到法院領取簽字。」

「傳票?三張?」蘇亦燃驚訝:「什麼傳票?」

「好像都是關於代言等商業活動方面的,她們要跟你解約,同時要求你賠償……鯽」

如果不是因為蘇亦燃現在精神緊張,張明誠這麼好聽的聲音,哪怕是說出傳票這樣的讓人驚悚的字眼,也是非常好聽的。但是因為擔心著母親,她的心弦本來就綳得很緊,現在突然被人打電話告知這件事情,她整個人都有點懵了。

「蘇小姐?你還在聽嗎?」張明誠在電話那頭叫蘇亦燃,她半晌才突然回神:「張先生是嗎?能不能……能不能回頭再說這件事?峻」

「我建議蘇小姐還是儘快的來接傳票會比較好,拒接法院傳票兩次就比較難做,提醒蘇小姐一句,您這邊已經等同於拒接兩次了,如果您這次不過來,法院不會排除強制執法的。你這個官司本來就很難打。」

張明誠說的非常客官,似乎不是一個執法者而是一個看客,客官的說出這個事情的本質,蘇亦燃感覺到了他的善意,但是……

媽媽的手術在緊要關頭,讓她如何能丟下媽媽?

「張先生,我現在有急事,不能走……」蘇亦燃說著,張明誠並不打斷他,只是依舊公正客官的說:「我只是提醒一下蘇小姐,今天如果你不能來領取,明天萬一法院去找你強制執法,對你這樣的公眾人物來說不太好吧!」

蘇亦燃聽了苦笑:「謝謝您的提醒,但是現在我真的走不開,張先生,您沒有體會到子欲孝而親不待的苦楚吧?如今我已經嘗試了第一次,絕對不想嘗試第二次!」

張明誠彷彿是思考了一下,繼而說:「這樣吧,我幫你說一下,請你務必明天上午十點左右到這邊一趟可以嗎?」

「可以可以!謝謝您張先生。」蘇亦燃連忙道謝。

掛了電話,蘇亦燃一抬頭就看到高寒站在她的面前,明明離開的使喚還是一臉的稚氣,但是僅僅一個月不見而已,昨晚天太晚了沒有好好的打量,如今再看,明明還是一樣的眉眼,一樣的臉,可是看起來彷彿是一下子長大了很多異樣。

「姐,發生了什麼事?」高寒一雙眼睛再也不再含著單純,也不再是以前爸爸在世的使喚為了讓爸爸去他們家的使喚帶著的那種狡黠,而是帶著沉穩的神色,目光也越發的深邃。

蘇亦燃搖搖頭:「沒事的,不要擔心。」

陳林則站在一邊看著蘇亦燃,並沒有上前來詢問,只是眉頭微微的皺了皺,然後發了個簡訊給助理。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高寒扶著蘇亦燃坐在高秀梅的身邊,走廊里沉靜的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每個人的呼吸聲。

進手術室之前明明說是最多三四個小時,這都多長時間了?

手術室里醫生可能手不能停心弦繃緊,而手術室外的人則是無限的煎熬!

蘇亦燃的心又平靜到逐漸的心慌,到緊張,到渾身的冷汗,再到慢慢的沉靜,最後只剩下心臟一下又一下的慢慢的沉重的跳動著,緊張著。

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一種什麼樣的心路歷程,如果你沒有經歷過親人危在旦夕的時刻,是不能體會到這一刻的心情的。




江逐流,李通,柳清兒三人,本來就和雲州大營諸將士jiāo情不深,並不刻意結jiāo誰,又自恃仙m-n弟子身份,不肯放下身段和這些凡夫俗子打成一片,所以剛才,只是在一旁喝酒,並不參與他們的話題。

Previous article

方羽全神貫注,將靈魂力發揮到了極致,眼睛圓睜,將每一道風刃都看得清清楚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