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逐流,李通,柳清兒三人,本來就和雲州大營諸將士jiāo情不深,並不刻意結jiāo誰,又自恃仙m-n弟子身份,不肯放下身段和這些凡夫俗子打成一片,所以剛才,只是在一旁喝酒,並不參與他們的話題。

但他們終究還是呂錚的座上賓,不可避免,介紹到了。

「大將軍,似乎意有所指啊。」龍辰風聽到呂錚的話,l-出了思索的神s-,「我們奉師m-n之命下山歷練,擔任天道盟巡察使,領隨軍客卿,但來到這個雲州大營幾天,大將軍都沒有對我們作出安排,可是在等這位呂都統來,好把我們安排到他掌管的那一營去?」

「哈哈哈。」呂錚聞言,朗聲大笑,「不錯,我正有此意,卻是被葉修士看出來了。怎麼樣,你們雙方,可滿意我這個安排?」

「大將軍有令,呂陽自當從命。」呂陽微笑著,拱了拱手。

龍辰風神s-有些異樣,但還是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這樣最好不過。」呂錚見兩人配合,心懷大慰,「我這就命人把一切jiāo接辦理,你們只要收拾行裝,入駐龍驤營便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自會安排妥當。」

「有大將軍這句話,龍某便放心了。」龍辰風客套地說道,「呂都統,還請多多關照。」

直到這時,龍辰風才真正注意起呂陽。

這一注意,卻也是非同小可,龍辰風很快就看到,呂陽的腰間,不知何時,多了一柄似曾相識的二尺飛劍!

「這把劍……」龍辰風的眼皮跳了跳。

「龍修士,你似乎對我這把劍感興趣?」

呂陽察覺到了龍辰風的異樣,風輕雲淡地笑了笑,把劍從腰間解了下來。

「說來見笑,這把劍,乃是一個月前,我路過錦城,遭遇方外妖道剪徑劫殺時得到的,但我一介凡夫俗子,不懂鑒賞方外之物,也不知道它究竟價值如何,所以胡lu-n掛在腰間,充作戰利品,龍修士出身仙m-n,想必見識不凡,遠遠勝過我這個凡夫俗子,不如幫我鑒定一番如何?」 砰,砰,隨著唐崢重拳的猛擊,整個船艙都被轟透了,鏗鏘的噪音傳出好遠,相信不用多久,其他人就會趕來,到時候搞不好會對他動手。

「快想辦法呀?」李欣蘭著急的催促,義無反顧的跑向了唐崢身邊,結果就被膨脹的左臂打飛,撞在了艙壁上。

「別過來。」唐崢怒吼,每一次呼吸,胸腔都像是在燃燒,無窮無盡的能量正從細胞的線粒體中生出,接著流淌在身體中,填滿后,像四周逸散。

唐崢的皮膚變紅了,甚至開始出現燒焦的痕迹,碎屑不停地剝落。

「顧雪琪,快,治療術。」龐美琴把還在養傷的校花強行扯了過來,根本不容她拒絕。

顧雪琪沒忘記唐崢的恩惠,不計損耗的全力施展,十幾隻鳳凰落在了唐崢身上,可是幾乎不起作用,也僅僅是讓他皮肉不受灼燒之苦。


唐崢身上散發的熱量,讓房間內的溫度在迅速提升,就像置於與鋼爐中。

「不行了,沒救了,殺了他。」於德業取出步槍,根本不等別人開口,瞄準唐崢就扣下了扳機。

他早看這個年輕的團長不順眼了,有這麼光明正大的機會幹掉他,必須動手。

砰,砰,連續槍響,附帶了專註一擊效果的子彈在艙壁上開出了籃球大小的空洞。

「你幹什麼?讓開!」於德業惱火,林衛國居然抬起了自己的槍口,讓子彈打偏了。

「是你在做什麼?」老兵怒吼,直接釋放巨人壁壘,準備戰鬥了。

「你瘋了?」龐美琴太關心唐崢,被分散了注意力,沒看到於德業的行為,這會兒反應過來,直接取出凶鳥哀鳴,就要幹掉他。

「你要是在出手,我會殺掉你!」秦嫣取出魔槍荊棘,釘在了於德業的腦袋旁邊。

白果抿著小嘴,將墮天之星魔弓拉開,對準了於德業,這傢伙居然想殺死姐夫,太可惡了。

李欣蘭右拳一砸艙壁,整條通道都被冰層覆蓋了,白茫茫一片,那些冰霜,可以讓她隨時攻擊敵人。

陶然的時空黑魚竄出,鋼鐵艙壁在徐碧雲的能力下組成了一具傀儡,準備轟爆於德業的腦袋。

「別誤會,他也是為了團隊著想。」看到自己也成了眾矢之的,衛賓白趕緊勸阻雙方,被這麼一群人虎視眈眈的敵視,壓力很大。


「你們腦子壞掉了,他已經變異了,沒救。」於德業也被嚇到了,沒想到唐崢的威望這麼高,哪怕是變成了怪物,還被擁護,不過這更加讓他氣憤,堅持己見。

「怎麼回事?」魔獸哥帶著魏向南一行趕來了,後面是王芳和付天曉,他們畢竟和戰錘隊比較熟悉,所以住在了附近。

「唐崢變異了?」科沃眼神中閃過了一些幸災樂禍,臉上卻是露出了同情的神色,「糟糕,咱們要趁他還沒完全變成怪物前,殺死他,不然以唐崢的實力,成為完全體后,絕對是BOSS級別。」

「我看誰敢動手?」老兵身體巨大化,堵住了艙門,「想殺唐崢,先過老子這關。」

秦嫣一行不聽解釋,全擁擠了過來,準備戰鬥。

「你們這是在害他,與其受罪,不如死掉。」科沃巧舌如簧,「反正你們收集一萬點數也不難,瞎擔心什麼呀?」

「這是我們的私事,請你們離開。」澹臺下了逐客令,他可是知道團隊的真實實力如何,一旦唐崢死亡,必然缺席一場,戰錘隊估計就全滅了。

「狗屁,他要是變成怪物,就是大事,你們不讓動手,我告訴瓦西里和賓虛去。」於德業表現的大義凌然,也是為了唐崢的空間腕錶,他的好東西可不少,於是想拉攏盟友,「穆念琪,你怎麼說?」

衛賓白也有些心動,悄悄地給了蔣修明一個探尋的眼神,他們可都是英二,再加上老蔣,碾壓戰錘隊無壓力。

蔣修明沉默,他其實有些心動,只是唐崢目前擁有自主意識,如果翻臉,人家肯定最先攻擊自己。

「等他完全變異。」穆女王不屑趁人之危,魔女之刃包裹雙手,隨時準備戰鬥。


「一群傻子。」於德業嘀咕了一句,氣惱的一拳砸在了牆壁上。

「怎麼回事?有人變異了?趕緊殺掉!」一群歐洲人沖了過來,看到唐崢的狀況,大喜,直接就轟出了能力。

團長們直接進入英雄模式,攻向了唐崢,他們巴不得英雄榜上排名靠前的傢伙全部消失掉,這樣他們才可以得到更好的名次,拿到更好的獎品。

「住手!」以秦嫣為首,戰錘隊明知不敵,也出手了,攔截他們。

一個英二階白人消失,下一秒就出現在唐崢身邊,3S級步槍朝著他怒射,一位英三團長身周湍急氣流,像颶風一樣飈射而過,吹散了低階的團員。

白果還沒近身,就被打的飛跌出去。

「殺了他們!」穆念琪怒了,哪怕傷勢未好,依舊全力猛攻,分身出現,攔截諸位團長。

「李正,出手。」王芳猶豫了一下,還是覺得賣戰錘隊一個人情,其他人就不行了。

付天曉沒敢動手,擔心被報復,更何況唐崢一死,她和戰錘隊的聯繫也算盡了。

妙手仁醫 ,太張狂了,想動手,被科沃攔住了。

「大家別衝動,慢慢談!」科沃完全是故意的,歐洲人可不會聽他的,這麼一個耽擱,唐崢可能就死了。


轟,霸道的重力深淵瞬間籠罩了四周,空氣沉降,征服者們瞬間窒息了,身體一頓,被壓向了地面。

那些攻擊唐崢的槍彈和技能也全部被禁錮在四周。

唐崢的手臂炸裂,漫天的血肉中,他猛然起身,抓住了那個英二階的白人,一記手刀,捅向了他的心臟。

「放開他!」團長們怒吼連連,殺招猛攻。

「滾開!」唐崢單手一揮,重力深淵突然撤銷,隨即一顆星球狀的圓體浮現在他頭頂上空。

白矮星,萬倍重壓!

強大的引力場降臨,彷彿眾神威壓,英一階的征服者,沒有絲毫抵抗力,直接跪向了地面,即便是英三,此時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制,身體像是陷入了深海,動一動手指,都有些艱難。

砰,砰,重力彈四射而出,打在團長們身上,將他們轟飛。

被刺穿了胸口的英二階倒霉鬼還想垂死掙扎,唐崢舉起右臂,跟著狠狠地將他灌在了地面上。

轟,轟,船艙地板被打爛了,倒霉鬼直接穿透六層,然後碎成了一灘爛泥。

「是誰要殺我?站出來?」唐崢起身,凌厲的眼神掃過了這些人,那些被揮手甩下的血滴靜靜地懸浮在四周,很恐怖,即便是液體,被引力場加速后,也會具有巨大的破壞力。

這些歐洲人全部噤聲了,目瞪口呆地看著唐崢,完全無法相信一個才晉陞英三級別的傢伙,居然可以壓制六位團長。

「唐崢,你沒事了?」付天曉暗恨自己剛才站錯了隊,所以趕緊陪著笑臉,討好他。

「既然沒事,那就滾蛋!」唐崢膨脹后的手臂炸掉了,重新長出了一條新手臂,被線粒體改造后,堅硬的猶若鋼鐵。

唐崢抓向了牆壁,直接扯下來一塊鐵皮,揉成了鐵球。

「團長,他是強弩之末,咱們殺……」一個歐洲人不服氣,可是話還沒說完,白矮星就轟出了磁場。

唐崢右手一指,這個歐洲人就浮了起來,隨後四周的鐵皮牆壁、鮮血、鐵球,彷彿變成了利箭,全部射向了他。

歐洲人想要釋放能力抵擋,腦袋砰的一下爆掉了,白色的腦漿撒了一地。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全部都滾!」唐崢單手一抓,又一個歐洲人被抓到面前,被他捏爆腦袋后,像沙袋似的掄在地面上。

「咱們走!」歐洲人縮卵了,留下了怨恨的目光,悉數撤離。

「都散了吧!」唐崢走回房間,噗的吐了一口血,扶著牆壁喘氣。

「你感覺如何?」李欣蘭要去扶唐崢,被龐美琴搶先了一步。

「別擔心了,還可以,生命能量多的沒處宣洩。」唐崢的皮膚不停地爆裂,流出了鮮血,然後又快速癒合,新生的細胞,更加強悍。

線粒體原體中蘊含的能量實在太龐大了,到現在為止,唐崢也才僅僅吸收了一半,不過這也是他的極限了,如果沒有使用火種、被病毒改造過身體,那麼他只有死路一條。

按照計劃,Q姐應該在唐崢適應英三后才給他注射原體,可是她沒時間了,只能提前行動,還好他暫時撐了過去。

「唐崢,別大意呀,你就算挺過初期,後面還有更大的危機等著你。」站在一座城市的廢墟上,Q姐看著天空那些敵軍戰艦,深吸了一口氣,以唐崢的身體素質,根本沒辦法完全吸收掉線粒體原體,它們肯定蟄伏了,只要時機合適,還會反戈一擊。

「你回來了?」下水道井蓋被推開,一個有著***的女孩滿臉興奮的跳了出來,她的臉上全是鮮血和硝煙,防護衣破爛,顯然是經歷了一場大戰。

唐崢體內的細胞中,原本一張一縮呼吸的線粒體沉寂了下來,只有不是冒出的氣泡,還證明它擁有自主意識,那個成為主人的念頭,更是從來沒有消失過。 正文]第98章突發的殺機

————

「鑒定?」

龍辰風聞言,身軀微震,眼中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驚疑和沉重。

「什麼?一個月前?錦城?」

「方外妖道?」

江逐流,李通,柳清兒三人,也流l-出了震驚,錯愕,種種神情,彷彿呂陽的話,給他們帶來了無限的衝擊。

「呂都統有言,我自當效命。」察覺到了江逐流,李通,柳清兒三人的異樣,龍辰風突然站了起來,正好擋在三人面前。

「龍修士,請。」呂陽彷彿沒有察覺到這幾人的小動作,面帶微笑,把手中飛劍遞了過去。

龍辰風面s-凝重,彷彿手捧無比貴重的寶物,仔細端詳起來。

他看得很細緻,彷彿在真正鑒賞這把飛劍,但是,呂陽卻可以看到,他的身軀開始微微震顫,良久才移開視線,把飛劍遞了回來。

「怎麼樣,龍修士,這把劍可是妖道之物?」呂錚似乎也很感興趣,詢問起來。

大玄王朝對於方外妖道,向來奉行雷霆手段,所以聽到呂陽擊殺妖道,他也很關心。

「如果這把劍真的是方外妖道之物,我就可以為呂都統邀功請賞了,擊殺妖道,可是大功一件啊。」呂錚略帶責備地看了呂陽一眼,道,「呂都統你也是,這件事情,怎麼不及時上報?」

話雖如此,維護之意,卻是溢於言表。

「卑職見識淺薄,無法確定自己擊殺的是不是妖道,萬一n-ng錯了,貽笑大方事小,冒領軍功,可就不好了。」 美人如花劍如虹 ,「我朝軍部,對於擊殺妖道的功勛獎勵,向來謹慎,取證起來也有諸多不便,所以邀功請賞之事,還請大將軍萬勿為之,因為卑職當時走得匆忙,並沒有把其他憑證留下。」

「這把劍,的確是方外道m-n常用的飛劍,只不過,是不是妖道之物,我就不清楚了,正道魔道,繼承的都是遠古太上諸天兩大教m-n的道統,煉器之法,也沒有太大的區別。」這時,龍辰風突然說道。

「不能確定?」呂錚神情微動,「倒真是可惜了。」

呂陽請龍辰風鑒定飛劍,對於眾人而言,只是一個小chā曲,大帳內的諸將,也不知道呂陽和他們之間的齷齪,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只是見呂陽和對面的龍辰風招呼了一聲,舉杯邀飲,一派和睦的景象。

又再喝了幾杯酒,龍辰風便道:「大將軍,我們師兄弟幾個不勝酒力,就先行告退了。」

「四位修士請便。」呂錚知道他們和大營將士格格不入,也沒有挽留,放任他們離去。

「大師兄!」

離開大帳之後,到了僻靜無人處,江逐流,李通,柳清兒三人,迫不及待圍住龍辰風,滿臉急切。

龍辰風神s-凝重,緩緩開口道:「你們可是想知道,那把劍,究竟是不是二師弟的?」

三人點了點頭。

「不錯,那把劍正是二師弟的,按照那個呂陽所說的情況,二師弟恐怕已經遇害了!」龍辰風的神情,冷靜得可怕,但卻語出驚人。

「什麼?」

星際第一女神:御廚駕到 這怎麼可能!」

三人聞言,大吃一驚,全部都流l-出了不可置信的神s-。

雖然見到飛劍時,他們就已經隱約有了明悟,但聽到龍辰風確認,還是忍不住大驚失s-,只感到腦中「嗡嗡」作響,頓時如同天塌地陷,晴空霹靂,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這件事情。

「呂陽!這個呂陽,竟然就是當日y-溪閣的客人!」

「此子該死,不但害了二師兄,還敢如此囂張,竟然把飛劍拿到我們眼前,故意挑釁我們!」

三人惶hu-,茫然,怎麼也想不到,事情竟會演變成這樣,那日楚雄只是去剪徑劫道,竟然就這麼一去不復返了。

但是,從楚雄多日沒有按照約定趕來和他們會合,身上飛劍又出現在呂陽手中的情況來看,恐怕真的已經凶多吉少,成為了呂陽口中的「方外野道」了,現在只怕已經拋屍荒野,化作孤魂野鬼。

「大師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江逐流喃喃地道,直到現在,他都還覺得有些恍惚,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實在太讓人震驚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都都給我冷靜一點。」龍辰風看到他們這樣,眼中掠過一絲狠厲,「只有冷靜下來,才能為對付此子,為二師弟報仇。」

「報仇……對,我們一定要報仇。」

「呂陽,此子必除!」

……

「公子,你真要讓那幾人隨行?」



部隊所有牛頭人包含進去,生命和自然的力量,片刻間將所有人身上

Previous article

兩個人站在走廊上,彷彿人來人往都不存在,看著彼此,無論是愛情還是感激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