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偶爾會抬頭瞄兩眼門口,見來人不是陸原野,也沒有太失望。

看來,她等很久了,似乎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原野繞過櫥窗,穿過小街的牌坊,從正對布西河的咖啡廳大門進去時,孫欣柔又驚又喜,連忙招手讓她過去。

原野忍不住在心裡吐槽,等來了和自己有過節的人,有必要那麼開心?

「原野,快坐吧!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原野對她的熱絡很不習慣,不著痕迹地避開了她伸過來拉她入座的手,自己坐下了。心想,要不是施清悅好奇心太重,我也不想來。

「原野,先點杯喝的吧!他們家咖啡都是現磨的,還不錯。」說著把飲品單推給了原野,又叫來了服務員。

原野本來不想麻煩,不過轉念一想,點杯咖啡也能有事可做了。

服務員離開后,孫欣柔「原野,約你出來,主要是想跟你道個歉。」

原野只應了她一個字:「嗯。」她的手放在膝蓋上,左手拇指一下一下地扣著右手食指的指甲,心想,道歉,發簡訊就可以了。

孫欣柔愣了愣,不過,還是繼續說道:「其實,我想告訴你的是,這件事有你不知道的隱情。不然你想,我們有三個人同時參加考評,等著轉編,我為什麼偏偏只針對你?」

「嗯,你說,我聽著。」

這正是施清悅那傢伙想知道的,快說吧!原野的手已經離開了膝蓋,雙雙揪住了桌布,仔細看才發現,她的食指已經繳進了布里。

孫欣柔見原野的態度依然冷淡,愈發急切起來:「我真的一開始也沒打算破壞你的公開課,一心只想著好好準備自己的。你家就是江城的,可能不理解,像我這種從小縣城來的,只有轉了編製,才能算是在江城站穩了腳跟。所以這次轉編對我來說真的特別特別重要。」

「嗯,我知道。」原野心想,為什麼還沒說到正題?她的手已經離開了桌布,但還能明顯看到桌布上被繳出的兩處深深的褶皺。

現在,她掌心朝下,雙手分別撐在自己左右兩邊,食指細細微微地摳著椅面的粗糙面。

她極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弄出大動靜,也不要真的把木屑摳下來。

真的很想從包里拿出那本巴掌大的小書,或者畫本也行,手機也行!

這時,咖啡終於端上來了!原野夾了一塊放糖,拿著小勺子慢慢地攪動著,謝天謝地,終於有件事可做了!

但攪咖啡只佔用了一隻手,她的另一隻手不自覺地摳著咖啡杯的把手,好在,是瓷杯,不必擔心被她摳壞。 「 都市再起風雲 ?」


「記得。」原野手上的動作沒停,也沒抬頭,專註地欣賞著杯中咖啡與奶白的雙色漩渦。

「是她暗示我做的。」

「她?」牛奶的白越來越淡。

杯子內壁上有不少的細小的浮沫,原野用攪拌勺把它們輕輕收攏,浸到水裡,再次攪出漩渦,殘留的頑固小氣泡在漩渦中心輕快地跳躍著。

「她暗示我,你和李組長有過節,如果我……」

「叮!」小鋼勺和白瓷杯的碰撞聲清脆而突兀,打斷了孫欣柔。

村野小農民 ,很快暈開,被吸進了純白桌布的經緯里,只留幾個不必擦拭的斑點。

原野把微微顫抖的手藏到了桌子下,平靜地問:「然後呢?」

孫欣柔見原野對著咖啡一番擺弄,就是不入口,便說:「你喝不慣咖啡?這裡也有奶茶之類的,想喝什麼就點什麼,不用不好意思。」

「不用,你繼續說。」

孫欣柔沒再強求,她自己才是真的喝不慣,不也入店隨俗了。


「她暗示我破壞你的公開課,既能討好李組長,又能減少一個競爭對手。」

孫欣柔深吸了一口氣,埋著頭,繼續道:「我當時真是鬼迷心竅了,但我真的,再不轉正,真的撐不下去了。工資低,又沒保障,每個月除了房租水電和基本生活開銷,我什麼都不敢買。」

只要起了頭,話匣子就打開了,聊得更深入,也沒障礙了。

「我上大學那會還挺愛逛街的,工作之後反而不怎麼敢和朋友出去逛了,她們早就拋棄了學生時代常逛的店,能入她們眼的至少也是一些輕奢品牌。我也承認自己有些虛榮,但你不覺得,金錢就像個篩子,會把不同消費水平人篩出朋友圈嗎?」

孫欣柔發現原野仍舊是那副冷淡的模樣,自己的話似乎並未激發她的同病相憐之感。

於是,再接再厲道:「原野,你的情況應該比我好不了多少吧!雖然有人說你家有背景,但我是不信的,要真有,你還能跟我一樣到現在都沒轉正?你覺得你在學生時代的朋友圈,還待得住嗎?」

「我沒什麼朋友圈。」兩個人構不成圈。

原野的牙齒有些打顫,她自己也意識到了,暗自驚了一下,開始不動聲色地調整的呼吸,慢慢分開繳在一起的雙手。

她把手搭回膝蓋上,遮住了兩手心上深深的指甲印。

孫欣柔以為她是說到了自己的痛處,所以咬牙切齒。沒想到原野看似平靜,其實比她還介意。


「你看吧,這就是現實。消費水平不一樣,別人能進的場合,你不能進;別人能買的東西,你買不起。久而久之,別人能聊得也話題,你也插不上嘴了,自然就被篩出來了。不過,我現在已經看開了,所以決定回老家了,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強留也留不下。」

孫欣柔從包里拿出一個U盤,遞到了原野跟前:「走之前,這個要還給你。」

她頓了頓,終於下定了決心:「還有,對不起。」

原野這才正式地看了她第一眼。

孫欣柔的情非得已和無可奈何在原野看來都不過是狡辯,她原本只想冷耳旁聽,不想予以置評。

沒想到她竟會突然直面自己犯的錯,這令原野不禁高看了她一眼。

原野把桌上的U盤收進了包里,直視著孫欣柔,說道:「你正式道歉,我就正式原諒你。」

孫欣柔被她突然的認真弄得有點不知該用何種表情來回應,也不太適應她直視的目光,肩膀以上不自覺地往後撤了撤。

這種接受道歉的方式也太別具一格了吧!一般人會這麼說嗎?

不過,一般人會怎麼說?

一般人可能揮揮手,不在意地說,「沒事,沒事。」

或者拍拍你的肩,說:「別放在心上,我早就不介意了。」

可是,真的沒事嗎?真的不介意了嗎?

孫欣柔意識到,原野說的正式原諒,是真的完全、徹底地原諒了。

她心裡一陣輕鬆:「原野,同事這麼多年,突然覺得,沒能跟你成為朋友,有點可惜。」

原野愕然,她的朋友從來只有一個,那就是施清悅。

孫欣柔陷入了回憶:「我記得我倆好像是同時入職的吧?」

「我比你早一年。」

「那也差不多,我一眼就看出你也是個新人,當時還想過跟你抱團取暖呢!」

原野很無辜:「我沒注意。」

「你當然沒注意了,每次見你,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畫畫。一有時間就往教室跑,情願跟學生待一起,也不參與辦公室的聊天。集體活動就更不用說了,遊玩、聚餐從來沒見過你的身影,後來大家都自動不邀你了。」

「我不喜歡過度社交。」

「你這性格也太冷淡了,太難以接近了。」

原野無語,那你還說可惜?

「雖然你性格冷淡,但可能這就是你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的地方吧!」

原野繼續無語,應該感謝你的讚美嗎?

孫欣柔可能已經習慣了她的惜字如金,自顧自地說:「每次跟我那些所謂的閨蜜逛街,我都特煎熬,什麼都不買吧,怕被看低,買吧,工資又不夠花。而且還是為人師表,也不能太寒磣,太市儈。如果是和你一起,肯定就不會這麼煎熬了。」

「我不太逛街。」

是有多喜歡逛街?就那麼不能割捨?不逛不就完了?

「唉,我就舉個例子,反正就是那個意思,你懂就行了。」

哪個意思?不太懂啊!

大概是要離開了,孫欣柔完全沒了心理負擔,把自己這幾年的心路歷程,絮絮叨叨,像倒豆子一樣,全都講了出來。

原野認真地聽著,慢慢地,竟也聽進去了不少。

儘管, 鮮嫩甜妻:調教豪門闊少 ,這裡揪一揪,那裡摳一摳,根本停不下來。

不過,為了施清悅要的心路歷程,這點程度的不自在,她還是能勉強忍一忍的。

講著講著,孫欣柔就有點收不住了。

「原野,你和李組長到底是有過節,還是有交情?」

「什麼?」

原野的整個身體瞬間緊繃了起來,咖啡杯離開杯托一厘米不到,從她手上掉了下去,瓷碰瓷的聲音比鋼碰瓷還清脆。

「原野,你別誤會啊,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感覺有點奇怪。李組長得知是我破壞了你的公開課,大發雷霆,把我和錢科長罵了個狗血淋頭,還說一定要把你請回去。但錢科長怎麼會認為你和李組長有過節呢?還拿你被整的事去邀功?」

說到這裡,孫欣柔非常氣憤:「這個姓錢的!上躥下跳,搞出一堆事,害得我跟你都離職了,她倒是沒事!還有那個傳言,好像也是她……」

她偷偷觀察了一眼,見原野的表情還算平靜,大著膽子道:「有傳言說,你和李組長是大學同學,但是……但是把她推下了樓……」

「沒有,我沒有推她!」

更沒有故意鬆開手!

原野在心裡吶喊!

她顫抖的雙肩已經藏不住了,她緊緊抓著自己的膝蓋,死死地按著也在顫抖的雙腿!

不要失控!不要躲到角落裡!不要在大庭廣眾下像只可憐的小老鼠!

對!呼吸!調整呼吸!慢慢調整呼吸,不能急,要慢慢地吸氣,緩緩地吐氣……


原野的不對勁已經很難忽視了:「原野,你沒事吧?」孫欣柔關切地問。

「沒事,就是被人誤會,有點難受而已。」原野的語速飛快,好像這樣就能讓牙齒不打架一樣。

孫欣柔安慰道:「別想了,反正你已經離職了。」

她忍不住又感慨道:「要不是傳言,就是一堂公開課沒上好而已,也不至於嚴重到要你直接走人吧!說不定我的罪過還能小點。」

「校長後來聯繫過我,我拒絕了,和你的關係本來也不大。」原野的心裡一片凌亂,但仍然不想讓已經認錯的人帶著負擔離開。

「哦。」

一陣靜默之後,孫欣柔又說:「對了,我看了你U盤裡的教案和PPT,比我的細緻多了,想學習學習,就拷了一份,不介意吧?

「不介意。」

「回到老家,我還是想當老師。」

「嗯。」

「競爭小點,說不定很快就能有編製了。」

「嗯,那你要加油。」

該道的歉,已經道了;想得到的諒解,也得到了;能說的話,也都說了。

孫欣柔知道,該離開了,八年了,這座城市,見證了她十八歲到二十六歲,這段最美好最美好的青春歲月。

她眼眶微潤地望著窗外的布西湖,她的地鐵會繞過她,她的火車也不會經過她,只是,在往後漫長的流年裡,她都不可能忘了這片湖,這座城。

「原野,我該走了,沒想到,最後,看著我離開這裡的人會是你。」

她站起來,伸出雙手:「能讓我最後擁抱你一下嗎?你是江城人,擁抱你,就是擁抱這座城市了。」

原野用最後的意志力定了定神,穩穩地站了起來,說:「好。」

在這個定格在布西湖畔吾聊咖啡館的擁抱里,一個女孩,留念與悵然交織,把最深厚的離別之情寄託給了這座城市最高貴的靈魂;一個女孩,用盡全部的力氣,支撐著千瘡百孔的心,給與即將離開的人最後的溫暖。 人人都以為造化老人年事已高,真正與昊天神皇戰鬥起來,誰贏誰負未必,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造化老人一招擊飛昊天神皇,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是怎麼個情況……」在靈舟上,尚月天長久無語,司徒昊天得到了遠古巨魔血脈,實力大漲,這並沒有超出尚月天的意外,作為堂堂一國神皇,天衍大陸實力排名前五的人物,有一些未曾暴露過的底牌不足為奇,可是就是這樣的司徒昊天,在造化老人面前卻毫無還手之力!

「難道九鼎太上神皇,大冶皇叔祖也是這個實力?這就是接近天下第一人強者的實力?」

在場武者不免紛紛冒出這個念頭,據傳數千年前,造化老人曾經與九鼎太上神皇一戰而不分高下,雖然只是傳聞,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或多或少能反映出一些問題,造化老人和九鼎太上神皇應該不分高下。

現在數千年過去了,造化老人比九鼎太上神皇更加蒼老,按理說他的實力應該弱於九鼎太上神皇,怎麼會是這種結果?

「恐怕……造化老人在這數千年又有突破吧!九鼎太上神皇和大冶皇叔祖如果實力沒有再進一步的話,可能已經不是造化老人的對手了。」尚月天默默的說道。

這實在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解釋,按照常理,武者最容易成長的年齡就是青少年時期,那時候生命之火最為旺盛,壽命越悠長的武者,青少年時期就相對越長,比如命隕武者的青少年時期為百歲之前,所以沒到百歲的命隕武者。破神海才有希望,過了百歲,只能靠外力和機緣了。

武者一旦到了壯年,修為增長就非常緩慢了,不過這時候是武者戰力最頂峰的時代,比如司徒昊天,他戰力達到頂峰,只是修為卻很難增長,否則他再進一步。就是九鼎太上神皇一個級數的人物。

接下來就是老年,那就是修鍊、戰力什麼都不行了,老年神海大能,最多能在意志、靈魂方面有些微薄的突破,其他方面是一年不如一年。怎麼可能再有如此大的進步?

「造化老人身上,絕對有秘密!」尚月天相信時間法則能夠讓武者尋到延長壽命的詭道,但不至於延長個四五千年吧!

他更不信的是,時間法則會逆天到讓武者年老之時還能再做突破的程度。

那麼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造化老人遇到了一份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的天大機緣。

另外一個就是,造化老人一開始就有超過九鼎太上神皇的實力,只是他隱藏了起來。



金士仙的雙瞳不敢置信的瞪大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真正出擊之後的斬仙一刀竟然也擁有了堪比靈寂低階的強橫戰力!

Previous article

系統:“寶寶告訴過宿主空間不足,請抓緊時間升級,是宿主沒有升級而已!你怎麼怪起寶寶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