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宋懵了,真是有心靈感應,這尼瑪要不要這麼,刺激! 注意到唐宋火辣的眼神,方雅面頰不自主發紅,目光略顯閃爍:「你看我幹嘛,想多,齷齪!怎麼可能嘛,我跟她才不會有什麼心靈感應。」

說得很是心虛,臉頰發燙得厲害。真是傻到家了,怎麼會跟他提起這個話題,不是找尷尬么?

她越是這樣,唐宋越是肯定,她跟方怡之間真的有心靈感應!

媽蛋,這也太刺激了吧,一人辦事兩人享受?這樣,很容易出事啊……

叮鈴鈴!

手機忽然響起,唐宋這才回了神,尷尬的掏出手機。看到號碼,趕緊擠出笑容接通:「喂,爺爺……」

「你在方雅那邊吧?你們過來吧,找你們有點事商量。順便,你定的葯到了。」方老的聲音有些低沉,估計已經知道趙旭的事情了。

唐宋也沒在意,點頭應道:「行,我知道了爺爺……」

等他掛了電話,方雅迫不及待的問道:「我爺爺?怎麼樣,他是不是很生氣?」

唐宋微微聳肩:「我哪知道,不過肯定不太爽。要知道你家現在情況可不太好,這時候跟趙家談崩的話……走吧,他讓我們回家。」

方雅一怔,奇怪的跟上去:「讓我和你回去?喂喂喂,你別嚇我,會死人的……」

哭瞎,說得好像那裡不是她家一樣。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當然,唐宋也知道方雅在擔心什麼。如果老爺子真生氣,她恐怕要被訓。

下了樓,卻見唐宋朝著電動車棚走去,方雅不由停下腳步,端是奇怪。當看到唐宋跨上那破爛的小電驢,瞬間按捺不住噗嗤笑起來。

這傢伙竟然,騎這麼一輛破爛貨?

走過去,方雅完全控制不住的笑道:「咯咯,你就買這種車?我聽說,昨天下午你去接我姐下班,該不會就是用這車吧?」

唐宋得意昂著頭:「你可別小看這車,裝逼利器,絕對的裝逼之王。就你那寶馬,還沒我這輛車值錢。」

「切,我才不信。」方雅嫌棄的翻白眼,卻又繞著車子看了一圈,雙眼忽然發亮,「喂,你帶我吧。」

都還沒等唐宋答應,她已經自己跨上小電驢。

跟方怡完全不同,她竟然努力往前靠,柔軟壓在唐宋的後背上,真不是一般的酸爽!

心肝微微哆嗦,唐宋不敢多想的啟動車子。可她似乎沒抓穩,忽然拉開一段距離后又兇狠的撞在他的後背上,巨大的彈力著實讓唐宋心神蕩漾。

方雅面頰微紅的坐在後邊,撇嘴道:「切,你這車技不咋樣。」

唐宋沒有反駁,筆直的開車,眼睛餘光盯著後視鏡。看到她那緋紅的面頰,喉嚨更是乾澀。

這女院長,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尤其是脫了白大褂之後,衣服上的輪廓相當大,鎖骨也非常白……

「喂,等下如果爺爺罵我,你可得幫我點。」方雅擔心的低聲道,「爺爺他不會責怪你,你身份特殊。不過,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肯定會罵我。」

「知道啦。」唐宋不以為然的微笑回應,「我想,你爺爺也不傻。」

按照唐宋對方老的了解,肯定不會輕易拿方雅的未來幸福開玩笑。跟趙家聯姻,也是迫於無奈而已。如今趙旭出事,指不定已經想好了對策……

小電驢呼呼穿過街道,方雅坐在後邊,第一次感覺男人身上的味道也挺不錯。雖然不像女人那樣,但總讓人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腦子一熱,方雅果斷的摟住唐宋的腰。

這舉動來得太突然,著實讓唐宋嚇了一跳,快速緊急剎車,兩人差點沒從車上甩下來。

抬頭看到唐宋嚇壞的樣子,方雅面頰微紅的噗嗤一笑:「喂,你要不要這麼誇張。 元道帝尊 別說話,我沒抱過男人,體驗一下不行么?哎呀快走,放心,不會把你吃了。」

話雖如此,唐宋心臟還是蹦跳得厲害,兩眼瞪得老大。居然主動摟著自己,這也太那刺激了!

咽下口水,唐宋才重新啟動小電驢,後背熱得不行。

真是冰火兩重天,方怡坐後邊的時候,總感覺有人在背後盯著自己,讓人心裡發毛;方雅坐在後面,竟然直接摟住。

一冷一熱,相當分明。這雙胞胎姐妹也太會玩了……

方雅心兒噗噗的,耳朵都紅了。緊靠在唐宋的後背上,眼神有些迷離。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他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讓她毫無防備的靠近。

接觸的時間越長,她越發現這個男人很有意思。神秘,又不失體貼;總是色眯眯的,可真要到關鍵時候,他非常正經,根本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方雅甚至肯定,他一定沒跟別的女人上過床,搞不好初吻還是給自己……

想到昨晚在公園的場景,方雅羞澀得不行,甚至不由在唐宋後背上磨蹭幾下。

唐宋差點沒把持住,小電驢都有點晃悠起來。

媽蛋,摩擦生熱,這是要引誘他起火的節奏……

還好,方家別墅不是很遠。到別墅外邊,方雅就鬆開他,筆直的站在後邊,就好像什麼都沒做過一樣。

車子一停下,方雅就翻身下來,什麼也沒說的轉身跑進去。看她那略帶慌亂的背影,唐宋心裡直突突。她該不會,真喜歡上自己了吧?

先前那個楊醫師已經被辭退,換了另一個醫師,正在大廳給方老按摩。

方老閉著眼,面色顯得有些陰霾。等唐宋兩人走過去,那個醫師非常聰明的轉身離開,方老卻沒有睜開眼。

看爺爺那臉色,方雅尤為緊張,小心翼翼的低聲道:「爺爺……」

深吸了口氣,方老這才睜開眼。轉過頭看著兩人,目光尤為凜然。不愧是上位者,確實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即便是垂危之際,也比一般人強很多。

輕抿著微笑,唐宋解釋道:「爺爺,你也不用擔心。趙家如果真找麻煩,我能應付……」

「方雅,從今天開始,你也去跟他同居!」方老冷不丁的打斷,語氣非常低沉。

啥?

唐宋兩人瞬間傻眼了,著實懷疑自己聽錯了,不敢相信的張大嘴巴。

綳著臉色,方老繼續陰沉道:「唐宋,這是我最後一次求你。從今天開始,晚上她們姐妹倆在你那邊住,你確保他們的安全。至於你們發生什麼,生活有多混亂……咳咳,我沒看到。」 冷清言沒想到我在受到她“暗算”後輕易破了她大招,頓時愣住了,我體內魔性暴漲,忍不住發出得意的大笑道:“小丫頭,還有何神通,不如一起使出來。”

我心裏明白太癲狂的狀態絕不適合我現在的身份,但就是要把這種態度表現出來才痛快。

冷清言眼神中憤怒夾雜着失望,我卻儘量控制體內氣息不讓那股藍色氣息涌出體外,因爲我清楚一旦漏了陷除非殺光場內所有人,否則我就得死。

然而冷氣越發充溢,急速繞身數週,猛然覺得一股涼颼颼的氣體從全身骨骸中被強大的極真魔火逼出,之後順着身體四周朝腦門彙集,繼而噴射出。

一股黑煙從頭頂毛髮孔中噴出,體內冷氣逐漸消失。

當冷氣消失後真元力的暖流重又回到體內,而每一次催動極真魔火後,當元力重現,氣流就會增強一分,此刻體內精氣流轉,一呼一吸間,鼻孔下隱約可見白色真氣。

“你、你……”冷清言指着我氣的渾身發抖。

你實力不如我,難道還是我的錯?我暗中道。

一念至此卻見冷清言從身後再度抽出銀劍。

然而當銀劍握在手中,卻變成了一把銀光閃閃的彎弓。

弓箭大約只有半米,但雕琢精美,似乎是上古流傳之物。

冷清言暴喝一聲:“冰霜光輪。”

隨即身體四周發出一陣奇異的暗青色,兩條胳膊隱約出現一層薄霜,接着咔咔作響,她肩頭浮現出寒冰,寒冰往下延展一直到弓箭。

冷清言雙臂至整個弓箭瞬間裹附着一層流光溢彩的冰晶,冰晶表面寒氣流動,接着一支由寒冰製成的冰箭憑空閃現在冷清言手中,她搭在弓身一把扯開冰封之弦對準我後猛然回身朝居中而坐的駱天公射去。

只聽轟轟聲響,冰箭在飛行過程中不停吸附空氣中的水汽,以致於體積越來越大,飛入半途已如標槍,而隨着體積的增加力道更強,竄過觀衆席,數名男女被強烈勁氣震的東倒西歪。

只聽“喀拉拉”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響,冰箭劃過地面凝結出一片厚厚的冰層,流光溢彩,一股強烈的寒氣瀰漫而起。

冰箭飛行至駱天公面前已如電線杆子粗細,幾乎等同於一個小型導彈,而經過霧化水汽的附着,原本透明的冰箭變成純白色,寒氣愈發熾烈。

就在我以爲駱天公即將被巨大的冰箭杵破腦袋時他一直微微閉合的雙眼忽然睜開,兩點寒星閃爍,冰箭強大的衝擊之勢頓時停止,懸浮在駱天公面前不到一尺處動也不動。

蕭克難已經張開摺扇,但並未出手,更不用說遠離觀衆席的寥行天了,所以駱天公只憑一眼之力便抵消了冷清言的全力一擊。

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

不!這是聞所未聞的力量。

若是拳掌再強都不爲過,可這僅僅是一眼而已。

冷清言緊緊咬着嘴脣,眼裏並沒有絲毫畏懼,卻充滿了失望之情,手臂和弓箭上的冰塊紛紛掉落在地,發出叮咚響聲。

暗夜纏情:假面小嬌妻 駱天公穩穩端起桌上茶水喝了一口冷冷道:“你還是哪裏來回哪裏去吧。”放下茶碗時輕輕一頓。

嗖!巨大的冰箭被一股巨力推動,反朝冷清言射來,她一動不動站在場中眼看就要被貫穿而過,千鈞一髮之際我猛的上前將她推開,也顧不得裝假了,運起十足真元力,體內真氣陣陣激盪,身體四周隱隱出現一層金光閃爍的“氣囊”。

我知道駱天公催出的這道元力驚人,雙腳死死抓住地面,雙掌平推,十足真元力激盪而出,只見飄動絲絲金黃色氣體的元力頓時形成一股圓柱形氣體,朝雪白的冰柱撞擊而去。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冰柱被一股強大的真元力包夾其中,我所發出的勁氣和這股真元力融匯後,猛然感到駱天公茶杯一頓所發出的力量簡直就像大力神丁劈面丟出的太行山,摧枯拉朽,震天撼地。

我所激發的金絲戰氣與這股真元力接觸後“轟”的一聲便被撞的無影無蹤,天地間一時氣流波動,我甚至能看到全身被一股綿密的氣流包裹住,騰身而起絲毫不受控制的跌出演武臺。

不等我起身,呼!強烈的勁風吹得我滿臉皮肉飄動,眼眶甚至都被拉的老長,隱約看到純白的冰柱停在我面前不到一釐米處,瞬間強勁的罡風戰氣消失無蹤。

喀拉拉!巨大的冰箭出現裂縫,很快裂縫便蜿蜒而過整個體表。

“嘣”!冰箭隨即炸成無數碎片,一片寒氣白霧騰空而起,而我被碎裂的冰塊劃得滿臉都是傷口。

駱天公沒要我的命,但還是給了我一個教訓。

寥行天抽出一對短棍,躍上演武臺,一聲暴喝“天河倒流”。雙棍震起元力橫流天際,隱隱有風雷之動,身子還未靠近,冷清言已被勁氣拂體,衣袂飄飛。

驀然一道暗光由遠及近,突破雙棍產生的元力撞在棍身。

噹啷!茶杯碎成粉末。

咚!寥行天落在路青石上。

只見駱天公身旁桌子上的茶碗已經不見了,顯然剛纔那一下是他出手救了冷清言。

他的雙眼又恢復了微微半睜的樣子,左手搭在茶几上輕輕敲擊着,淡淡的道:“這人居然是東海鮫怪冒充的。”

聽了這話頓時爆發出一陣驚歎聲,一個大漢起身指着冷清言怒罵道:“我中原人與你海龍城的妖孽井水不犯河水,爲何要來此行兇刺殺駱莊主?”

到這份上冷清言愈發顯得鎮定,她乾脆一把揭了人皮面具,長髮捶腰,一張秀麗的面龐展露在所有人面前,蕭克難更是收起摺扇,兩眼一動不動的盯着她。

冷清言對駱天公冷冷道:“你可以騙人一時,但你們駱家不能騙人一世,遲早會有人揭露你們的卑鄙所爲,我來就爲了殺你,本想贏得三場離你更近時下手,沒想到第一關都無法通過。”

說到這兒女孩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着道:“既然敗了我只求一死,你們動手吧。”

駱天公卻仍舊語調不變道:“周閣老,這個人是你們雁雲閣的?難不成你是海龍城的細作?”

周凱就坐在他身邊,一張臉抖的肥肉直甩道:“駱莊主明鑑,我、我實在不知道這件事。”

“駱天公,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我一人所爲,與周閣老無關,你不要冤枉好人。”冷清言道。

“冤枉好人?”駱天公自言自語道,之後冷笑了一聲,敲着桌板的手指頭略微擡起晃了晃道:“把這小丫頭押去牢房細細審問,海龍城的鮫怪陰險無比,絕不能有漏網之魚。”

寥行天道:“是。”親自押着姑娘去往地牢。一邊的周凱滿腦門子冷汗嘀嗒而下。 獃獃的看著方老,唐宋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耳朵嗡嗡作響。他竟然,讓方怡方雅姐妹倆跟自己同居?!

卧了個槽,一個方怡就已經夠辣眼的,要是還來一個方雅,這是要他命!

方雅也是懵了,完全沒聽懂爺爺的意思。姐姐都已經過去,怎麼還讓自己過去,這也太不對勁了吧……

老臉微微抽搐,方老依舊顯得很陰沉:「趙家不會輕易放過,而且方家現在的情況……唐宋,這是我最後一個請求。至少在我死之前,你晚上看著她們。」

反應過來,唐宋相當尷尬:「這樣不太好吧,趙家也不至於那麼明目張胆……」

「昨天方怡的事,我很不放心。」方老的聲音提高几分。

唐宋一抽,昨天方怡那事不是白天么,跟晚上……難道說的是殺手的事情?

想想還真是,如果有人針對方家,肯定不會大白天下手。殺手也絕對不會白天動手,那樣太容易暴露。晚上,她們姐妹倆確實不太安全。

可是,這也不能成為讓她們跟他同居的理由!

硬著頭皮,唐宋尷尬解釋:「是這樣的爺爺,我那裡就一張床……」

還是沒等他說完,方老已經皺著眉頭:「你那一棟樓,不會買床?我就問一句,答不答應?」

哭瞎,要不要這麼咄咄逼人,搞得他很尷尬!

側頭看了一下方雅,卻見她不停的擠眉弄眼,唐宋完全沒看懂是什麼意思。關鍵是,他能拒絕嗎?

方老都說了,這是最後一個請求。老人家都這把年紀,也沒幾個月時間了,他能怎麼辦?

呼!

深深吐了口氣,唐宋還是點頭了:「好吧,我盡量確保她們的安全。不過先說清楚,我可沒時間天天給她們做飯。」

「她們自己會做。」方老也是鬆了口氣,陰沉的臉色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略帶無奈的微笑,「唐宋,希望你能理解我。」

是挺理解的,尤其是剛才那句「私生活有多混亂」,讓唐宋浮想聯翩!

感覺,方老就是要把這對雙胞胎往他懷裡推,恨不得他跟她們趕緊發生關係,最好能儘快生出個兒子!

微微嘆了口氣,方老繼續道:「白天倒是不用擔心,我就擔心晚上,辛苦你了。」

目光卻不停閃爍,嘴角分明帶著幾分陰險。誰讓你小子把人給弄成活太監,那就得對她們姐妹倆負責!

「爺爺,」方雅終於按捺不住,小心翼翼插過話,「不至於吧,我現在在那邊住也挺安全……」

說到一半,忽然見到方老不滿的瞪眼,嚇得她趕緊閉嘴。

唐宋趕忙給她解圍:「過去就過去吧,現在確實不太安全。昨晚你姐差點被人殺了,要不是我……你家現在的情況,比你想象的要嚴峻。」

方雅一怔,細眉不由擰緊。姐姐什麼時候被刺殺,她怎麼不知道?

方老頗為欣慰的點頭:「還是唐宋懂事,真的麻煩你了。也只有你,才能讓我放心,咳咳……」

忽然咳嗽起來,唐宋立即上前拍著他的後背,皺眉道:「行了,這些事就別愁了,讓他們自己處理。躺下,我先給你做一次針灸再說。」

聲音變得非常威嚴,方老也沒抗拒,慢慢躺在沙發上。

掏出銀針,唐宋側頭沖著還在糾結的方雅沉聲道:「你去跟醫師把我的葯拿過來。」

方雅略帶幽怨的白了一眼,這才轉身離開。怎麼能答應呢,她跟方怡關係不好,真要同居,那是要炸天!

趁著方雅離開,方老忽然低聲道:「唐宋,希望你能讓她們姐妹的心結打開。我時間不多了……」

唐宋雙眸凜然:「別說話,閉上眼睡覺。」方老的病情相比於昨天,又惡化了不少。

不愧是肝癌晚期,情況一天比一天糟糕,真是肉眼可見。再加上這兩天事情多,估計方老操心得多,惡化得更加迅速。

也正是如此,唐宋才會輕易答應他的請求。時間真不多了,能不能維持三個月,真不好說……

半個小時后,方老已經睡著,唐宋也做好了針灸,跟方雅一塊退出小樓。

看到她那幽怨的樣子,唐宋低聲嘆道:「你爺爺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最好別讓他操心太多。」

方雅鬱悶的撇嘴:「我知道,不過……哎,算啦,不說啦。我問你,我姐到底怎麼回事?」

唐宋微微聳肩:「沒什麼,她被人坑了,差點被人強暴。然後,有殺手要殺她,被我大發了。總之,你其實也很危險,只不過暫時沒發生在你身上而已。」

輕描淡寫,卻讓方雅尤為心驚,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看來,情況真的很糟糕。

想了想,方雅雙眸又迸發出亮光,眯著眼盯著唐宋。那犀利的眼神,看得唐宋有點奇怪:「喂,你別這麼看著我,我心累。」

蠕動嘴唇,方雅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又忍住,一副喜笑顏開的走出去。

卧槽,啥意思,欲言又止的,到底要說啥?

「走吧,幫我搬家。晚上有個晚宴,你得跟我姐一塊出席,我也要去呢。」

方雅的叫喊傳來,唐宋才鬱悶的跟上。晚宴,剛才方老跟他說過,其實就是希望他跟方怡一塊去認識認識人,好歹也讓人知道他跟方家有關係。

說白了,就是把他當猴子一樣到處遛,關鍵他還沒辦法拒絕……

還是騎著小電驢離開方家,不知道為什麼,唐宋感覺方雅在壞笑,而且笑了一路。一直都是眯著眼,略帶不懷好意,著實讓人發毛。

問了她,她又不回答,讓唐宋隱隱感覺,今晚自己可能不好過……

方雅就住在中京醫院附近,是高樓層小區,算不上很高大上。

“二妹,你怎麼了?”我媽對正在怪叫的二嬸問道。

Previous article

“還有半個時辰,你倒是來早了。”那個女人凌空坐在山腹前的一張椅子上,椅子用黃金所造,上面鑲滿了各種翡翠珠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