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關係,現在一樣之前。”聽着他低落的聲音,我慌忙收拾了心神安慰他道,我知道他是不把那些權利地位的放在心上的,但他卻是在意我的看法,他怕我會嫌棄他,所以才這麼小心翼翼。

可是,我卻對他掛在樓中央那個匾非常不理解,妙文蕭音是什麼意思?

想着,我正要開口讓蕭流解答的時候。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卻戲謔的傳了進來。

“用樓來做定情信物,這麼說,你是覺得她貪財了。”

“安風陌,你來這裏幹什麼?”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蕭流就已經開口質問道。

看着一身黑西裝的安風陌,他一直手插在褲兜裏,一隻手隨意的搭在一旁,揹負着陽光的他,讓我有一瞬間慌神。

“我來幹什麼?自然是來看你用什麼方法拐走我老婆嘍,不過先前我卻是有點擔心,可看見你剛剛手放在我老婆肩膀上時她的反映,我心裏就踏實了。”

“安風陌,你有完沒完?”我被他的話猛地驚醒。

看着面前這個帥氣挺拔的身影,沒想到他早就來了,更沒想到他會觀察的這麼細微。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天天板着臉,冷言冷語的他怎麼變成了如今這麼一副不要臉的樣子。

不知道爲什麼,我犯賤的忘不了他,可是每當看見他的時候,我心中就恨意翻滾,他對我的傷害我暫且不提,可他卻心狠手辣的殺了我的孩子。這個恨,我怕是永遠都會銘記在心頭了。

“怎麼了,被我說中了,你惱羞成怒了嗎?”安風陌越來越無恥,雖然西裝革履,卻跟個流氓沒什麼兩樣。

“你鬧彆扭也該鬧夠了,文若,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他說着,突然一改剛纔的痞樣,一臉認真的衝我伸出了手走了過來。

可是他還沒走近我,人就已經被蕭流一掌打了出去。

蕭流買的這棟樓在郊區,所以不擔心有人來,只是我沒有想到當初那麼厲害的安風陌會突然變的這麼弱不禁風,竟然連蕭流的一掌都接不住。

可我更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好幾天都跟我沒聯繫過的謝容城突然會從樓裏面衝出來,將一把木劍刺入到蕭流的後背。

這短短的時間內發生的一切讓我徹底蒙了。

看着對面擦着嘴角鮮血的安風陌踉蹌的站起來,看着背上插着木劍的蕭流搖搖欲墜。我感覺自己一定是在做夢,他們兩都曾經是多麼厲害的角色,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這樣?

一個一掌都接不住,一個被一把木劍就刺得站不穩了。

“蕭流,你怎麼樣了?”我慌忙扶住了身旁的蕭流,穩定了一直集中不了的思緒,不解又憤怒的看着身後穿着道袍裝模做樣的謝容城。

“謝容城,你到底在幹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文若,你醒醒吧?他們跟我們本就不是一類,遲早會害了你的。”謝容城手中還握木劍,我承認,自打我認識他以來,他只有今天才像個正兒八經的道士,可是他滅的卻是我愧疚最多的蕭流。我絕對不能容忍!

“謝容城,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再說,蕭流要是害人他話他早就害了,爲什麼到現在都沒有?”

我一句話問的蕭流啞口無言,可他卻沒有絲毫要退讓的意思,態度鑑定的說道“反正我今天一定要替天行道!滅了這個魔鬼,不讓他有機會害人。”

“哼,好一個替天行道,好一個魔鬼。那你爲什麼不先滅滅自己心中的魔呢?”

突然的聲音在我們的周圍響起,緊接着就有一個穿着黑色斗篷的女人出現在我的視線裏。

然而明明看起來只有一個輪廓的她,卻在話音剛落就猛地出現在了我的身邊,可她也僅僅停頓了一下,就雙手做爪朝謝容城飛快的撲了過去。

我都沒看見她怎麼了謝容城一下,謝容城整個人就被甩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一旁的地上。

可不等我驚呼,我就被人一把扯到了一旁,眼看着蕭流沒有我的支撐就要倒在地上了。

突然,剛剛還在謝容城眼前的段淺淺一個眨眼間就挽住了已經昏迷過去的蕭流,將他的頭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用力的甩脫了緊緊圈在我腰上的雙手,可是在我看見他嘴角的血的時候,心中卻猛地一涼。

文若,你在幹什麼?你又要心軟了嗎?你忘記了安安是怎麼死的了嗎?你忘記他這兩世是怎麼玩弄你的感情的了嗎?

我在心裏大喊着提醒着自己,這才讓心裏稍微放開了一些,看着他掛着血慘白的臉,毫不客氣的說道。

“安風陌,你要是想讓我更恨你的話,有本事你就再碰我一下。”

“你就真的這麼恨我嗎?”安風陌突然抹了我嘴角的血,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說道。

“是,我恨你,要是可以,我恨不得殺了你!”我咬牙切齒的說道,可眼前突然多了一把匕首。

“來吧,如果殺了我能讓你解氣的話,你來吧!” 安風陌一把抓住我的手,將匕首塞到了我的時候,可是當我手中握着匕首的手柄時,卻愣住了,指腹下面的凹凸,不用看我都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是奇怪,這把匕首爲什麼又到了他的手裏,這把匕首不是應該在蕭流的手裏嗎?

“動手啊。∝八∝八∝讀∝書,.◆.o+”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安風陌突然衝我猛地吼道,我也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匕首,我感覺後背都開始起了汗,但是心裏卻是不想讓他再覺得有任何希望了。

只好看着他吼道“你以爲我不敢嗎?”

“你敢你就動手啊。”安風陌說着有猛地向前走了兩步,他的衣服已經抵在了匕首尖上,而且還是正對心口的位置,我嚇得正要後退。

突然,安安的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裏,還記得他在夢裏問我,媽媽你不要我了嗎?

我可憐的寶貝,我怎麼可能不要他呢,要不是安風陌,要不是他,我的孩子現在也應該出世了。

想着,我也咬緊了牙關,大吼着將匕首插進了他的匕首,看着他的眼神從驚訝變得絕望,再從絕望變得冰冷。

我手一抖匕首就哐的掉到了地上。而面前的安風陌,卻是冷眼看着我往後退,胸口的血也一直往下流。

我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要上前扶他,可最終我還是忍下來了。卻是在他倒地的那一瞬間,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雙手,我……我真的殺了他了?我真的把他給殺了嗎?

“文若,你可真狠心。”就在我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雙手出神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我擡起頭,纔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龍姑現在正將安風陌抱在懷裏。

此刻,她的雙眼彷彿就像是安風陌的一樣,和安風陌一樣的冷“你可知道他爲了變成人,爲了好好的和你過着一輩子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嗎?且不說他這兩次三番兩次的疏遠你是爲了你好,就算他真的玩弄了你,想想他對你的好,也該都抵消了吧!”

契約寵媳 “可是他殺了我的安安。”我像是對龍姑,又像是對自己自言自語的說道。

可龍姑卻冷笑出聲“虎毒還不食子呢,你真的以爲他會殺了自己的孩子?”

“但我親眼看到他把我的安安捏碎了。”我看着躺在龍姑臂彎沒有一點生氣的安風陌,眼神迷茫的說道。

“罷了罷了,今日你們的恩怨就算一筆勾清了,我仗着自己這幅皮囊,就膽大的替你們做主了,以後你們就井水不犯河水了。各走各的路吧。”龍姑說完將安風陌攙扶了起來,從兜裏掏出了一張符咒往天空中一扔,他們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只有那張符咒,慢慢的飄到了我的上方。

我不經意間已經伸手接住,以後……我們還有以後嗎?我苦笑着,看安風陌那個樣子應該是活不了了,我爲我的孩子和我都報了仇了。

可是爲什麼,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呢。。

摸索着手中的符紙,我笑的悽慘的估計只有外人能看的到。

“文若,你還好吧?”謝容城的聲音伴隨着他拍我肩膀的動作響起。

我轉過身,才發現蕭流和段淺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見了,空曠的大樓前就只有我和捂着肚子的謝容城兩個人。

婚心蕩漾:惹火嬌妻太撩人 也不知道今天是個什麼日子,我最愧疚的男人,和我最愛的男人,一個受了重傷,一個生死未卜,而這一切,卻都是我一手導致的。

我記得曾經齊浩他媽說我是個掃把星,剋夫的命,如今看來,似乎是真的呢。不過我卻不是剋夫,而是殺夫!

“文若……”

“你走吧……”我看着面前一臉愧疚的謝容城,我怪不了他,要怪,就只能怪我自己。也不知道千年以前的我是不是狐狸精轉身,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得到這麼多優秀的男人的青睞。試問,我除了有張好的皮囊,根本就什麼都沒有,更何況我這張皮也不是最好的,所以,他們到底看上了我的什麼呢?

我想着,彎腰撿起了地上佔着安風陌血的匕首,下意識的往自己的手臂上比劃了一下,卻是嚇得謝容城驚呼出聲。

“文若,你要幹什麼?你別忘了,阿姨和叔叔還在家裏等着你養老呢。”

是啊,我爸我媽還等着我養老呢,我能這個命不完全屬於我,它還屬於我的爸媽呢。

“走吧。”我將匕首緊緊的握在了手裏,漫無目的的朝前面走去。

謝容城也提着他寬大的道袍,捂着肚子追了過來。

“文若,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你嫁給那個殭屍,哪怕你嫁給任何一個人,我都不想讓你嫁給殭屍。以前我沒攔住你和安風陌解冥婚本就是我的不對,要是我當時拼了命的攔着,說不定你現在會有另外一種生活,而不是莫名的陷在這些是非裏面。

謝容城這麼說着,我也不禁的在心裏問自己,如果當初不跟安風陌冥婚的話是不是現在的生活就不一樣了。

可是可能嗎,我是妙兒啊,就算不和安風陌結冥婚,蕭流遲早也會找到我的。

一路如同行屍走肉一樣搭在謝容城的車回到了家裏。在臨下車的時候,謝容城說什麼自己穿着道袍會嚇到我爸媽,不方便進去,明天再來看我。

我也沒有搖頭,更沒有點頭,就任由他坐在車裏目送着我慢慢的走進家門。

“若若。你回來了,我和你爸做了你最愛吃的才,還有蕭流最愛喝的紅棗粥。”我媽在我一隻腳剛踏進門的時候,就眼尖的看見了我,快步的跑過來拉着我說道。

可是我卻愣了,殭屍應該是不能吃飯的吧?但我卻從來沒有關心過蕭流能不能吃我們的東西,就任由我媽前幾次給他拼命的加菜。

現在想來,他猛地變得連謝容城那個吊兒郎當的道士都能輕易的將他制服,是不是就是因爲吃了我們的食物,纔會讓他變得那樣手無縛雞之力。我越想越內疚。卻是忘了身旁還有一個比我還着急的媽媽。

“若若,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和蕭流鬧彆扭了。”△≧△≧,

我媽總是特別敏感,也不知道是因爲我們母女連心,還是因爲她本就是一個敏感的人,我只是反應慢了一些,她就能聯想出很多的東西。。。

“你媽說的是真的嗎?”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爸也拄着柺杖走了出來,看着我一臉焦急的問道。

看着他們二老這麼焦急的模樣,我連忙擺了擺手說道“沒事爸媽,你們想多了,我就是公司的事有點不順心,蕭流也是剛剛註冊了一家新公司,估計我們的婚禮得推遲了。”

我隨便編了一個謊言想要矇混過關,可我媽卻依舊不願意就這麼輕易放過我,繼續問道“公司?什麼公司?對了,你都沒跟我說過那個蕭流是做什麼的呢?能不能像容城一樣在網上可以查的到?”

“媽,蕭流是剛剛註冊了公司,還沒有名氣,等他有名氣了自然能查的到。”我搪塞着。

見我媽還要開口,就忙越過她直接朝屋子裏面走去。等走到門口的時候,我才轉身朝我媽說道“媽,蕭流他今天在外面考察,一時半會回不來,最近你們都不要給他帶着做飯了,等他回來的時候,我再跟你們說。”我說完,也不等他們二老回答,就匆匆的回到了房間。

我是我媽生的,就像她說的,我一張嘴,一個動作,她就知道我要說什麼?發生了什麼,所以,我一旦有事就不敢在她身邊多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穿幫了。 ?第二天一早,我本是不想再去上班的,可是到點的時候,我媽就敲響了我的門。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起身收拾好出了門,總不能讓家裏知道了一切,讓她們白白擔心。

可是等我出門之後,我卻愣了,這個世界這麼大的,竟然好像沒有我的一小格容身之處,更讓我詫異的是,我竟然逛着逛着,不知不覺的就到了華服集團的門口。

本來是想要轉身離開的,可是卻撞進了一個軟軟的懷裏。

“文若,快上班了,你還不進去嗎?走走走,咋們一起進去。”艾莉絲說着就不由分說的拉着我往公司走去。

我想拒絕,可是根本就沒有一點點機會機會開口。

艾莉絲就像有說不完的話一樣,在我耳邊一直絮絮叨叨。

穿越:暴君的小妾 “文若,你覺得總經理人怎麼樣?” 季總,請剋制 艾莉絲說着,我正準備開口,可她又自己答道“我覺得總經理就像一塊大冰塊一樣,誰靠近誰就會凍住。”

艾莉絲的奇妙比喻讓我一下子笑出了聲,不過她比喻的倒也不錯,可是那個安風陌只是以前的安風陌,現在的安風陌跟冰塊好像一點邊都搭不上吧。

“對了,文若,你說總經理是不是看上你了呀?不然爲什麼要讓你做他的助理?”

“你別瞎說,我不認識他。”我表情嚴肅的說道。

可艾莉絲卻嗤笑出聲“你看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就是隨口一說,哦……”她說着突然伸手指向了我,拖着長長的餘音“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看上總經理了?”

“我不會看上他的。”我漫不經心的說道,腦海中卻是回憶起那個胸口插着匕首,一臉絕望的他。那樣的他我從來沒有見過,可是就像龍姑說的,我和他也算是兩清了,誰也不欠誰的了,所以,我也是時候離開了。

想着,我和艾莉絲也已經進了公司,只不過,我們前腳剛走進門,後腳就有一個人開口喊我的名字。

“文若?”

那個男人的聲音帶着疑問,我轉頭間,只見一個普通的中年男人站在不遠處衝我揮着手。

就在我不解他是誰的時候,身旁的艾莉絲突然捅了捅我的腰,接着放開了挽着我的手臂“文若,副總叫你,那我先去打卡了。”

“好。”我點了點頭,看着艾莉絲離開之後,才邁開腳步朝那個副總走了過去。

本想先打個招呼的,可是那個副總見我剛在他面前站穩了腳,就已經開口說道“文若,安總這兩天出國了,但是你的工作還是的做,這兩天你就先幫他收拾文件吧。”

“我……”

“好了,快進去吧,我還有點事,你別遲到了。”

我剛想開口提辭職的事情,可那個副總又搶在我的面前說道。而且說完根本就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就匆匆的離開了,我只好一邊搖着頭,一邊打着卡上了樓。真不知道今天是個什麼日子,還是說他們華服的說話方式就是這樣,自己說完根本就不給別人說話的機會,也不停他人說的話。不然怎麼一個兩個都這樣。

我一路思索着,卻是不知不覺的就到了樓上安風陌的辦公室。只是今日的辦公室有點冷清。

看着安風陌做的位置,我突然回憶起那天給他端的滾燙開水。只覺得鼻子有點酸。

昨晚我沒有細想,現在想來,昨天龍姑說的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什麼是虎毒不食子,難道說我的安安真的沒死嗎?

可是怎麼可能呢,我明明親眼看見他消失在我的面前了。

所以,我對安風陌應該是沒有一點愧疚的,那我到底在哭個什麼?

我用力的抹掉了臉上不爭氣的眼淚,獨自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這一坐就坐了差不多一週。

中間除了上下班的時間,我從來沒有離開過這間辦公室,可是那些流言蜚語還是傳進了我的耳朵裏。

好多人都說我和安風陌關係不一般,說我要不是他的心上人就是他的情人,不然爲什麼他不在還一直讓我呆在他的辦公室裏。

說實話,我也想知道爲什麼?安風陌出了什麼事,我比誰都清楚,可是那個副總偏偏說安風陌出國了,也不知道他聽的是誰的消息,難不成還是龍姑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可更讓我不解的卻是艾莉絲,我實在不懂,平常一有時間就來找我玩的艾莉絲突然就不理我了,我上下班的時候碰見她好幾次,她也沒有要搭理我的意思,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難道真的像前臺的小娜說的,艾莉絲一直暗戀着安風陌,所以聽到那些流言蜚語之後,就莫名其妙的疏遠了我。

算了,不管了,隨便她怎樣吧,我擺了擺頭,搖掉了那些想不通的事,將肩上的包背好了朝外面走去。

卻看見好多出去的女員工都沒有離開,而是不近不遠的圍着一輛銀白色的跑車。而跑車的車門上靠着一個反帶着棒球帽,穿着一件灰色衛衣和破洞牛仔褲的男人,看着他戴着那個復古的大框墨鏡,四十五度角的仰望着天空,我就下意識的往旁邊挪了挪,想要快步的離開,可是還沒有邁出兩步。

那個人就衝我揮着手大聲的喊道“文若,我在這裏,在這裏啊。”

“我沒瞎……”我無語的想要繼續走不理他,可他已經快步走過來抓住了我的手臂。

一陣使勁的搖晃“文若,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他這麼一說,加上摘掉眼鏡之後帥氣又可憐的表情,讓很多已婚的女人都下意識的就幫他說話“是啊是啊,原諒他吧。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我結婚之前沒遇到呢。”

那些已婚女人的惋惜聲此起彼伏,要多誇張有多誇張。

可更誇張的還不只如此,還有一羣單身的女人也不忘了起鬨“真想不明白,她有什麼好的呀?這麼優秀的男人要是是我男朋友的話,我估計睡着都能笑醒了。”

“我家文若是最好的。”謝容城說着一把攬着我的肩膀將我半攬在了懷裏。

我使勁的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開,只好氣急敗壞的吼道“你幹什麼?放開我!”

“不放,你要是不跟我上車,我就當衆親你了。”

“你……你怎麼也變得這麼無恥了。”我看着謝容城在我面前放大的俊臉,額頭上滿是黑線。

他這一週沒有出現,我都以爲他被喬珊收了呢,怎麼一眨眼的時間,他也變得這麼無恥了。

可是好像,似乎,他一直是這麼吊兒郎當無恥的吧,我只是最近被安風陌的突變給誤導了,纔會有剎那間將他當成了安風陌。

等我醒之後,我就趕緊點了點頭“好,我跟你上車。”

他既然說出了要親我,他就一定能做的出來,因爲他向來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所以我還是乖乖的選擇聽話。

可是我還沒走兩步,就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人羣中傳了出來。

“怎麼?下班了還這麼熱鬧,看來最近大家的工作太清閒了啊。”

“安總……”

接二連三的安總讓我渾身好像被電擊了一樣,震顫不停。可隨着那些人讓開了一條路,我卻忘記了呼吸。

他……他沒死?

是啊,他怎麼會死呢。他可是不老不死之身呢,又怎麼會因爲我輕輕的一匕首就能將他殺死呢。

可是怎麼辦,他現在沒有死,那我的仇算是報了還是沒報呢?他這樣好長時間沒出現到底都發生了什麼時呢。

我心裏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可那個人已經朝我慢慢的走了過來。 “老公,你走的怎麼這麼快,我都快追不上你了。↙八↙八↙讀↙書,.※.o◇”就在安風陌快要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一個女人突然拉着一個孩子從人羣之中跑了出來,自然而然的勾住了他的胳膊。

“老公?”一瞬間,我彷彿赤腳站在芒刺上一樣,想倒倒不下,想站站不穩。

尤其是當安風陌抱起那個孩子,在他的左臉上親了一口,叫了一聲安安之後,我的全身就好像癱軟了一樣,一下子就倒在了謝容城的身上。

“老公……我的天,舒之夏怎麼叫安總老公呀,她可是現在的最火的明星啊。”

“是啊,你看見沒,安總抱的那個孩子……”

“那不會是安總和舒之夏的孩子吧!”

季蘊似乎十分的滿足這樣的狀態,頭一次沒有直接殺掉一個人,他將季遠鬆扔到了一旁,但是在我看來現在的季遠鬆還不如死了,沒有四肢,沒有眼睛,半張臉已經被腐蝕,這算是報應了吧。

Previous article

“二妹,你怎麼了?”我媽對正在怪叫的二嬸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