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以為我只有一個人嗎,不,我的同伴都藏在暗處,早已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殤的笑容讓這名來者感覺脊背一涼,所以她就立刻警告了殤一句。

「如果一直被困在這裡,那真的是一件很令人頭痛的事情。

放心好了,我們不會亂來的。」

殤聳聳肩,他一臉輕鬆的聳聳肩,以示自己沒有惡意。

不過,殤卻並不打算真的離開這裡,他很好奇這地方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另外,殤也想知道,眼前的這名女性到底是不是異類。

「輝,你說,如果現在我還帶著那桿白色長棍就好了。」

「殤你…是啊,如果你還帶著那東西的話,就好了呢。」

殤的話讓輝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想到,殤只在戰鬥中使用過那桿由白炎化成的長棍。

這讓輝意識到,殤接下來要發動攻擊了。

正因如此,輝才稍稍護住了塔可,對塔可使了個眼神。

「你們不要說我聽不懂的話,乖乖的跟著我走就好,這樣大家都不會受傷。」

這名女性來者當然沒有聽明白殤對輝說的話,所以她就只能瞪了殤一眼。

「說起來,你對我們這麼警惕,難道你是獨身一人住在這裡嗎?」

「不該打聽的就不要打聽,你到底走不走啊?!」

殤的問題讓這位女性來者感到很不耐煩,她索性停下腳步,皺起眉頭盯著殤。

「我怎麼覺得,我應該知道這些呢?」

殤回應著這名來者,而他同時也朝著這人揮出了拳頭。

源自殤拳頭上的濃重殺意嚇懵了這位來者,她獃獃地看著拳頭朝自己揮過來,但卻沒有力氣一動一下自己的身體。

當然了,殤並不真的打算把拳頭打在她身上。

殤見這人被自己嚇到后,也就稍微減輕了一些力道,並讓拳頭偏離了原定的方向,擦著這來者的耳朵過去了。

看著眼前這人毫無反抗能力的樣子,殤也明白了,這人並非是擁有特殊能力的異類。

雖然知道了這一點,但並沒有減弱殤對這人和這地方的好奇心。

不過,就在殤收回拳頭的時候,這名女性頭上的髮飾也掉落在地上。

而這女性也隨著髮飾掉落在土地上的沉悶聲響,雙腿一軟癱坐了下來。

「你的同伴,現在在哪裡呢?」

殤質問著這名女性,他也蹲下身子,以便讓自己能看清這女性臉上的神色。

「我的同伴…就在這附近藏著…我警告你不要亂來…」

雖然這名女性被殤嚇到了,雖然她的聲音在顫抖著,但她卻沒有輕易向殤屈服。

「我想,即便你的同伴一起上,也不可能打敗我吧。

既然你已經見識過了我的實力,那麼,你還是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吧。

放心,我並沒有惡意,不然的話,你不會活到現在的。

第一個問題,你是人類嗎?」

殤這麼對這位女性說著,他眯起了眼睛,仔細觀察著她臉上每一處微小的變化。

「這世界上…還有其他像人類一樣的物種嗎…?

是…我是人類…」

「第二個問題,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殤在聽了這名女性的回答之後,點點頭,接著又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這個…我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我不能背叛我的家鄉…」

「你把這裡叫做家鄉?看來你們長期居住在這裡啊。

既然你不想回答的話,那第三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住在這種隱蔽的地方?」

雖然這名女性沒有直接回答殤第二個問題,但殤還是從她的話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因為種種歷史原因…我們不想和外面的世界交流…」

這位女性很不情願的回答了殤的第三個問題,而在說完這句話后,她就陷入了沉默。

「原來如此,你們就是所謂的隱居者啊,真沒想到,這世上還真的有你們這樣的人。

以前我在組織的時候,怎麼就沒有幸運的碰上你們呢?」

殤說著,他停頓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對了,順便再問你一個附加題吧,你之前說的能擾亂方向感的植物又是什麼呢?」

「那種植物…是這個地方的特產…這類植物會散發出一種難以令人察覺的氣味…擾亂人的方向感…但也僅僅是擾亂方向感而已…並沒有其它副作用…」

這名女性這麼解釋著,而她的話音才剛落,一柄削尖的竹竿就從暗處飛了出來,直直的刺向了殤的身子。

不過,殤並非是一般人,他覺察到了直衝自己的殺意。

於是,殤也轉身抬手,在那刃尖即將刺入自己身體時,穩穩的抓住了那竹竿。

「不錯的襲擊,看來你的同伴來了。」

殤對癱坐在地上的人說著,同時也把手裡的竹竿扔掉了。

「輝,你先不要出手。」

殤看著輝本能的想要使用白炎,於是殤就開口提醒了輝一句。

「真的不讓我用白炎嗎?」

「先等等看,我們還不知道這附近埋伏了多少人。

那麼,躲在暗處的人啊,不要繼續藏著掖著了,我們並無惡意,我們只是想和你們談談。」

殤在回應完輝之後,也站起身來,觀察著周圍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不過,那躲在暗處的人並沒有立刻現身,而是過了有將近一分鐘之後,他們才現身了。

他們共有十人組成,其中七人是體格健壯的成年男性,手持尖銳的長桿。而另外三人則是女性,分別持有長桿和弓箭等武器。

「太好了…你們終於趕來了…」

癱坐在地面上的女性在看到了自己同伴后,眼睛里也露出了光彩。

「菌,你還好吧。沒想到你居然會淪落到現在這種狼狽的境地,可不要被你妹妹帶壞了。

你先休息一會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那群人中的為首者這麼吐槽著之前被殤嚇倒的女性——菌,他同時也抬手示意自己的同伴們先不要發起進攻。

「十個人,輝,這下你可要使用白炎了,讓他們見識下你的實力吧。」

殤打量著這些人,臉上露出了複雜而又陰冷的笑容。

不過,殤並不打算親自出手,他想讓輝先嚇嚇他們。 宋佳佳這話一出,文翰拿勺子的手,一使勁,將勺子的柄都掰歪了。然後,擡起頭,冷冽的盯着她,“再說一遍試試!”

美女老婆愛上我 我見文翰生氣,暗自拽了拽他的衣角。他這才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制住怒火。

姜娜見狀,卻勾起了嫣紅的脣角。笑道,“宋佳佳,文翰可是我們姜家正宗血脈,你罵他野種,不是把我們整個姜家都罵了嗎?你也太囂張了吧!”

姜老太太也皺起眉毛,不滿的望着宋佳佳。

宋佳佳這才知道失言,忙討好的看向姜老太太,“奶奶,我一時氣糊塗了,說錯話,你別介意啊!”

“別叫我奶奶,你和逸晟還沒結婚呢!”姜老太太向來就不是個善茬。

她只會對自己的子孫表現慈愛的一面來,其他人,她從不在乎。

“奶……姜老夫人……”宋佳佳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對於姜家人,我還是瞭解的。知道他們不是很好相處的人,想要他們不找事,只有沉默。

所以,我並沒有打算和她們說一句話。

宋佳佳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文翰的氣也才順了一點。眉頭漸漸舒展。

姜老太太這時掃了他一眼,淡淡的朝文翰說了一句,“雖然你爸爸不孝,但我老太婆還是很明事理的,一碼歸一碼。你是你,他是他。既然你現在回到了姜家,就是我們姜家的少爺。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和逸晟享有同等待遇。今後,誰要是敢侮辱你,我也會護着你。只希望你不要學你爸那麼不孝!”

總裁只歡不 在場人,除了宋佳佳一臉憤憤不平以外,其他人都表情淡然。特別是文翰,更像是事不關己一樣,“我來姜家,不過是重守承諾而已。不是爲了任何人的維護。從小沒有你們,我不也活過來了嗎?所以,姜老太太別操心我了。”

文翰說到這,端起玩,將自己熬的粥喝完,拿起口布擦了擦嘴,目光移向我。

而我正在看沉着臉的姜老太太,見她滿是皺紋的臉上,因爲嘴巴耷拉下來,看起來好像巫婆,心裏毛毛的。

“可兒,我今天受邀去上海電視臺的週年慶晚會唱歌,你如果沒事的話,就陪我一起吧?”文翰在別人都注視他的時候,他盯着我說道。

衆人的目光又移向我,有嫉妒的,有鄙夷的,還有不屑的。我一一承受着。本來姜逸晟說過讓我乖乖等他回來的,可現在,我卻不忍拒絕文翰,朝他點點頭,“好。”

“當歌星就是好。不但能演戲,還能唱歌,多種渠道下,你想不紅都難啊!”姜娜酸溜溜的說了一句,不過,很快又意有所指的看向對面的宋佳佳,嘲諷道,“有些人,自從傍上了“大款”就息影了,真是沒出息。這一點,我倒是覺得秦可兒比某些人好多了。”

這姜娜居然爲了擠兌宋佳佳,誇讚我了,真是稀奇的很。

也是,宋佳佳肯定在姜逸晟面前,沒少說姜娜的不是,要不然,姜娜也不會這麼擠兌她。

“現在的女人,怎麼一個個都往娛樂圈裏鑽,那又不是什麼好地方。”姜老太太嘀咕了一句,隨後伸手讓張姨推她回房去了。

宋佳佳忙起身。擠開張姨,討好的親手推姜老太太回房。

姜娜卻朝她背影不屑的白了一眼,“什麼玩意,也配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我和文翰見狀,什麼也沒說。很有默契的一同起身,準備離開,姜娜卻喊住我們,“正好我今天要去上海拍個廣告,我們三一起吧。”

“這可不……”文翰皺了皺眉。剛開口打算拒絕。我卻打斷了他,忙說:“好。”

文翰就不解的朝我投來詢問的目光。姜娜也是詫異的看向我。

我其實,就是不想單獨和文翰坐在一起太久,畢竟昨晚我和逸晟在一起了,我知道自己對逸晟還是沒有放棄的。可我又不想因爲拒絕文翰的親近。而傷害到他,最好的辦法,就是請個“電燈泡”。這下主動來了個,我自然不會拒絕。

“沒想到,你還不記仇。這倒是比較識大體!”姜娜仰起頭,傲然的笑了,隨後又低聲道,“不過,我們現在也是一夥的了,是該團結起來。”

一夥的?她真是想的有點多!

——-

我和文翰、姜娜坐上姜家的私人飛機時。已經是十一點鐘了,一上去,機長就發動飛機,直衝雲霄。

機艙內,姜娜吩咐空姐去空乘室後。一邊伸手從手拿包裏拿出一包煙;一邊朝我們道:“真沒想到,兜兜轉轉,最終你們兩個走到了一起。也是,你們兩個才最合適。”

“不要在飛機上抽菸!”文翰看到她拿出煙,以爲她要抽菸,忙一把搶了過來。

“我習慣了。忘了這是飛機上。”

我本以爲文翰搶走了姜娜的煙,她會大發雷霆,沒想到,她只是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我們沒搭話。

她則深深的吸了口氣,撥弄了一下長卷發。朝我看過來,“可兒啊,之前我對你不是很好,做出了一些傷害你的事情,你別介意。如今呢。我也想通了,如果當初我不是那麼利益薰心,就不會害到你家破人亡,更不會害得逸晟失去媽媽。這樣,他也就不會蟄伏那麼久來報復我了。”

這姜娜是良心發現了。開始悔悟了?

好像不是她這種歹毒的性子能做出來的事情啊!

“姜娜,你在玩什麼花招?”我自然不會信任她會變好!

“可兒,我現在真的是想通了,也打算洗心革面,好好和你相處。姜逸晟我自然不把他當場侄子了。可文翰我是認的!自從得知他也是我的侄子之後,我對之前傷害他、羞辱他的事情也很後悔。現在,你們倆個在一起了,我是真心祝福。也把你們當場唯一的親人了……”

“想說什麼話,直接說,不要繞這麼大的圈子。”這次文翰打斷了她。

姜娜蹙了蹙眉,有些不高興,但還是耐着性子笑了笑,“我其實只是想對你們說,我們不但是親人,還是一條船上的親人!所以,我們應該團結起來對抗姜逸晟!只要我們除掉姜逸晟這個禍害,不但是姜家財產是我們的,姜逸晟這幾年打拼起來的財產也會是我們的!”

原來如此!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想怎麼團結,怎麼合作呢?”我假裝眼前一亮。來了精神。

姜娜見狀,嘴角的笑容更加大了,邪魅的笑起來,“嘿嘿……聽說你們最近要重拍愛人至上這部戲對吧?”

“是的。”我和文翰點點頭。

姜娜身子靠到沙發座椅上,手指捲了卷頭髮,得意道:“我也收到了張導的邀請,也就是說,我也即將進入這個劇組。”

“然後呢?”我追問她。

“哈哈哈,然後只要有機會能在第106場,將姜逸晟引到拍攝現場去,剩下的事情,交給李熙然。姜逸晟就會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話說到最後,我看到姜娜的眼中劃過一絲惡毒的光芒來。

我心一寒,真替姜逸晟有這樣的一個姑姑而寒心!

“第106場,好像是一場女主角遇到大火的戲吧?姜娜。你想燒死他嗎?如果你是這樣想的,可就真低估他了!”文翰嘲諷道。

“姜逸晟如今有多強大,我比你們任何人都瞭解!”姜娜突然就變得激動起來,眼裏似乎還含着霧氣,但她卻咬了咬脣瓣,繼續道,“正常情況下的火確實燒不死姜逸晟,可李熙然會巫術,他有辦法找到不一樣的火種,到時候,你們只需要配合我們就可以了。”

她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已經答應她似得!

“姜娜,你是什麼人,我可太瞭解了!我可不信你,殺了姜逸晟之後,會乖乖和我們分他的遺產。”我故意裝出貪財的模樣來。 「輝,讓他們也見識下你的力量吧。」

殤笑了,他並不打算親自出手,而是想藉助這次戰鬥讓輝學點東西。

「對了,輝,你小心點,我並不想看到你戰敗的慘樣。」

不過殤知道,輝並不擅長近身格鬥技,所以他就這麼提醒了輝一句。

而輝在聽了殤的話后卻猶豫了一下,他認為在普通人面前使用白炎並不合適。

於是,輝咳嗽了一聲,對殤投去了疑問的目光。

看著輝的眼神,殤領會了輝的意思,他對輝點點頭,示意輝不要擔心太多。

「輝,這個地方也隱藏著許多秘密,難道你不想吹散這層迷霧嗎?」

「我知道了,殤,我會小心一點的。你帶著塔可先退下吧,別讓塔可捲入戰鬥中。」

輝聽明白了殤這一語雙關的話,於是輝也就點了點頭,沒有再擔心些什麼。

見輝進入了狀態,殤也就帶著塔可後退了幾步,來到了癱坐在地的菌身旁。

「你覺得,你的同伴能打敗我的同伴嗎?」

殤吐槽著菌,他笑了,因為他能感受到菌心中的恐懼。

「你到底要做什麼…我們人比你多…你和你同伴最好不要亂來…」

菌的聲音依舊打著顫,但她卻如此警告著殤,她想通過威嚇讓殤這邊收手。

「你明明身體都不聽使喚了,卻還在擔心同伴,真是個堅強的傢伙。

那麼,就給你個機會好了,你也趁這個機會警示一下你的同伴吧。」

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菌,殤並沒有為難她。

而菌也在殤說完之後,朝著她的同伴喊了幾聲。

「你們要小心了…!這些外來者很不一般…!!」

菌警示著自己的隊友,她的臉上寫滿了緊張。

就在此時,輝的手中也燃起了白色的火焰,他沒有廢話,揮動火焰朝那些人丟去。

聽了我這話,雨桐顯然愣住了,而後輕輕點頭。“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瞭解我的兒子,而你卻不費吹灰之力!若說這不是緣分,連我也不會相信!就是因爲如此,所以我和夜煞纔會特別偏愛熾烈的!”

Previous article

……………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