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逛你媽個屁,你出門逛還能帶着槍?還TM跟這我們的車尾一直到這兒?”

老常此刻異常的憤怒,同時我已經見到老常準備結印了,就要動手。

見到此處,我對着幾人示意了一下,讓他們先分開,一會兒好躲避。

等老常把他們的身體束縛住之後,我們在一起攻上去。畢竟我們的道行還沒有達到上官仙的地步,只要道氣外放,就可以把人給鎮住。

幾人在見到我眼神之後,也都紛紛散開,準備找一個掩體。

而對面的三人也好似發現了我們這邊的異動,領頭的那名男子在掃視了四周一眼之後,當即便開口說道:“跑……”

話音剛落,三名男子便對着凌傷雪的方向開了三槍“啪啪啪”。

女匪的復生相公 這是裏郊外,所以聲音傳得很遠,也顯得很是響亮。

不過凌傷雪是有道行的人,早在第一時間便看透了對方的動作,所以在他們扣動扳機之前,便一個閃身,躲在了那輛黑色轎車的車尾。

也就在對方動手的瞬間,只見老常猛的合印,同時嘴裏突然悶吼一聲:“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嗎,起!”

話音剛落,數條墨斗線猛的飛射而出,在炎炎烈日之下,顯得是那般的詭異。

因爲對手有槍,所以除了老常可以直接遠程攻擊以外,我們都只能躲在掩體後方觀望,等待機會。

不過老常也沒有讓我們失望,七八條墨斗線如同黑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撲三名持槍男子。

那三人也發現了空中突然飛來的“異物”不敢有絲毫怠慢,舉槍就是“啪啪啪……”一連數槍。

不過除了一條墨斗線被子彈射斷,最後掉落地上之外,其餘幾條全都撲到了三人的身前。

並在老常迅速變換手印操控下,不到三十秒便圍繞在了三人的周圍。

老常見墨斗線已經圍繞在了三人的周圍,嘴裏猛的一聲道吼:“收!”

隨着老常的這一個“收”字決落下。

數條墨斗線猛的收緊,直接將三人束縛當場,手中的手槍也隨即“噗通”一聲便掉落在了地上。

見到這兒,我們幾人到沒什麼,畢竟都是道士,老常這墨斗線操控術也都見過。可是如花的貼身保鏢,此刻卻一臉驚恐的扭頭望着老常。

他今年三十五歲,是一名退休的僱傭兵,阿富汗、以色列、剛果等,這些戰亂中的國度他都去過。可以說是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戰鬥精鷹。

他認爲,這個世界最強的就只有現代科技,可如今在看到老常的這系列的道術操控之後,他的人生觀以及世界觀,此時徹底顛覆……

不過就在如花的貼身保鏢驚訝不已的同時,我已經站起了身,同時帶着滿臉的憤怒走向了那三個被束縛在地的黑衣男子。

既然這三名男子對我們有惡意,那麼今天就決不能輕饒了他們。

輕;我必讓他們橫死當場。重;要必然打得他們魂飛魄散。 如今三個男子被墨斗線束縛在地,我們見沒有了威脅,也都緩緩走出了各自的掩體。

同時我對着三個男子便走了過來,當來到他們身前時便停止了腳步。

我沒有直接開口說話,而是一臉陰冷的瞪了他們三人一眼,且同時運轉道氣,想壓制他們三人的陽火,讓他們感覺到害怕。

WWW● тт kǎn● ¢O

那三人見我陰冷的目光掃過,都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把你們的祕密都說出來吧!”

三人聽我這麼問,並沒有及時開口說話,而是暗地裏相互對視了一眼。

此後,只見那領頭的男子做出一臉委屈的臉色,然後對我開口說道:“我說這位兄弟,你讓我們說什麼?”

聽到這兒,我臉色猛的一沉,這三個小子看來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我也不在與他們廢話,對準了那領頭男子的肚子就是一腳猛踹,而我每一腳下去,那男子當場便發出了刺耳的哀嚎。

“別、別踢了。你、你讓我們說什麼,啊、啊……”

在他說話這句話之後,我又是幾腳。直到我踢累了,這才停手。

然後我也不理會那男子,扭頭便對着老常說道:“老常,交給你了!”

老常見我開口,也不廢話,嘴角隨即露出一絲冷笑,同時悶哼一聲:“好嘞!”

說罷!老常一臉猙獰的便緩步來到那三個男子面前。

那三個男子見老常走到他們身前,都被老常那一臉冷笑給嚇得雙腿不斷往後蹬,想與老常拉開距離。

但他們被賦予了道力的墨斗線束縛住,此刻哪能逃脫?

老常來到三人身前,也不說話,對準了三人就是一頓猛輪。

在老常激烈的折磨之下,三名大男人都發出了“哎喲哎喲”殺豬式的慘叫。

大約十分鐘之後,三名男子全都被打得鼻青臉腫,一個個哎喲哎喲的叫個不停。

老常喘了幾口粗氣,然後便對着三名男子說道:“說!你們爲何要跟着我們?”

三名男子聽到老常這般說道之後,都露出一臉委屈之色,然後開口答道:“我們沒有跟蹤你們啊!我們、我們真的是來這裏遊玩的!”

見三名男子還嘴硬,老常對着他們有是一陣暴打,然後繼續審問道:“遊玩?你TM遊玩還帶槍,還對我們動手?”

在老常問出這話之後,這三個男子一時間竟有些語塞。

不過那領頭的黑衣男子在沉思了幾秒鐘之後,再一次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然後回答道:“我們是一個大富豪的保鏢,所以身上帶着槍,就像、就像他一樣!”

說到這裏,那人望了一眼不遠處如花的貼身保鏢。

不過我卻不相信,覺得這人還不說實話。所以便繼續指使老常:“老常,先把他們手給掰斷,看他們還說不說實話!”

老常見我開口,也不客氣,畢竟這些人剛纔全都向我們開槍。

“那就從你先開始吧!”

“不要、不要……”

老常根本就沒有理會那男子,對準了他的手臂,便是一拳猛砸了下去。

豪門難嫁:不育之戰 這一拳剛落在那男子的手臂之上,只聽“咔嚓”的一聲脆響,手臂骨當場斷裂。

“啊!我的手,我的手……”

在砸斷那男子的手臂骨之後,那男人除了嘴裏大叫之外,身體還不斷的顫抖翻滾,想用掙脫墨斗線。

不過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道行,怎能崩斷老常的墨斗線?

老常在砸斷那男子的手臂之後,並沒有理會他,而是來到第二個男子的面前,然後露出一絲冷笑:“下一個就是你了!”

說到這裏,老常再次舉起了拳頭,然後就準備往下砸。

可就在此時,那人竟然猛的打了一個哆嗦,嘴裏急忙說道:“別、別動手,我說、我什麼都說……”

老常見有人準備開口,便悶聲悶氣的說道:“你TM最好實話實說,不然我一會兒砸斷你全身的骨頭”

那男子望着一臉兇惡的老常,聽他說出這話,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之後便開口說道:“我說了,說了能放了我、放了我嗎?”

聽那男子還說出了條件,我嘴裏當即發出一聲冷哼:“老常,動手!”

老常此刻也是和我一唱一喝,不由分說,舉起拳頭準備砸!

“別,別動手……”

“你TM廢話真多,要說快點!”老常做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想要審問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三國之殖民海外 那個男子明顯被嚇得不輕,於是在老常停手之後,便迅速開口說道:“我們、我們是龍老、龍老的保鏢!”

此話剛出口,除了我一臉震驚以外,不遠處的如花更是露出了驚異之色。

不過就在此時,爲首的黑衣男子卻一改之前的恐懼之色,此時變得一臉陰沉凝重,扭頭便對着說出此話的男子說道:“老三你給老子住口!”

老常見領頭男子突然何止說話的男子,老常也不由分說,一腳就踹在了那男子的嘴巴上,只聽“砰”的一聲,兩顆門牙直接被踢落在地,同時那男子的嘴裏頓時流出了鮮血。

“老子沒讓你說話,你TM就被說!”老常此刻變得兇惡異常,完全恢復到了他在對付妖魔鬼怪時的模樣。

而那個被叫做老三的男子見領頭男被打,此時嘴裏有些苦澀的說道:“大哥,我們都已經成爲階下囚了,還是保住性命最重要啊!”

“住、住嘴……”領頭男此時滿嘴是血,因爲少了門牙,說話有些模糊。

雖然領頭男制止,但那個男子還是說出了他們來到這裏的目的……

不一會兒,那個害怕被折斷手臂的男子終於交代完了一些,而我們也知道了這件事兒的所有原尾,結果在得知真相後的我,卻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是這樣的,昨晚龍老突然把他們叫到會所之中,說有要事讓他們辦。

結果他們三人在見到龍老之後,都被驚呆了。發現龍老一夜之間,竟然滿頭白髮,而且臉上也增加了很多皺紋。

除此之外,龍老還交給了他們三人一件任務。

不過龍老在這件任務之上特別註明,說是高度機密。

他們三人拿着龍老高薪水,此刻見龍老交給他們任務,那能不答應?

於是,他們三人當即便信誓旦旦的答應了龍老,說一定完成任務。

不過他們在龍老那裏得到的任務卻很怪,竟然不是派他們出手殺人或者偷盜什麼商業機密。

而是去調查與跟蹤一個年輕的男子,同時龍老播放了一段監控視頻給他們看,當他們三人在看完那段視頻之後,整個人都傻了。

因爲他們看見,自己這次的任務對象竟然是一個“神經病”,大晚上的一個人拿着一把木頭劍在哪兒亂砍!

三人很是覺得很是奇怪,但出於職業抄手,他們也沒問。

畢竟幹他們那個行當,都有一個不成名的規矩。該知道的,僱主會讓你知道。不該知道的,你也別問,即使知道了也不能說知道!

雖然疑惑,但三人也都接下了這任務。

隨後,龍老給了他們地址,然後便讓他們去地址蹲守,讓他們查明任務對象的底細,包括血型以及去沒去過妓院什麼的……

同時老龍還說明,這任務危險至極,讓他們小心。

三人在承諾保證完成任務之後,便依次離開了會所,然後按照地址迅速來到西安市第一醫院。

並且在病房之中找到了我,他們不敢靠近,只能從護士與醫生那裏得到我只言片語的信息。

本想在醫院多觀察幾天,可是第二天一早,我便離開了醫院,所以他們便跟了上來。

因爲他們在接受任務的時候,龍老加了一句;任務極度危險。

所以在被我們識破之後,他們果斷拔出了手槍……

聽到這裏,我不由的長處一口氣兒。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我TM還以爲這三個人有什麼別的目的。

既然他們的任務只是查清我的身份,而且龍老也是一個大慈善家,所以也沒有必要爲難他們。

想到這兒,我便對着老常說道:“老常放開他們,小誤會,他們不是壞人!”

老常也聽完了全過程,覺得這也沒什麼,也就一個大富豪調查我的身份,並沒有歹意。

所以老常也不怠慢,直接便鬆開了墨斗線。三人見我們真打算放了他們,這會竟然還連連感謝我們。

“諸位對不起啊!我們職責所在,只是想調查這位兄弟的身份,並沒有歹意。既然我們的任務失敗了,那我們也不會再來打擾諸位,對不起了……”

說罷!那領頭男便帶着另外二人一轉身,就準備離開。

看着那領頭男的背影,以及想着他剛纔客氣的話語,以及恭敬的表情,心中不由的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自己兄弟都被打斷了手,自己也被踢掉了門牙,甚至三人都別打得鼻青臉腫,爲何還要這般感謝我們?

就因爲我們站了上風,現在不計前嫌放了他們?也不用那麼卑微吧?他們可是保護好富豪的保鏢……

如果說,我們的立場轉變一下,我的兄弟被打斷了手臂,自己的門牙被打掉了兩顆,而且還被揍得鼻青臉腫,我能這般坦然?

如果真是這種情況,都沒有一絲憤怒的,那麼就兩種人。

第一種;窩囊廢,即使把他打殘了,他也不會說啥。不過,這三人顯然不是這一種。

第二種;那就心機深沉,他們在隱瞞什麼,所以故意做出這種姿態,想迷惑我們,最後成功脫身!

如果第一種不是,那麼他們必定就是第二種人,他們絕對還有什麼祕密,此刻想借機脫身。

因此,這三個人一定還有問題,絕對不能輕易讓他們就這樣走了。

一想到這兒,我的心裏不由的“咯噔”一聲,然後對着他們身後便大吼了一聲:“都給我站住。” 此話一出,準備離開的三人全都杵在了當場。

而凌傷雪等人也疑惑的望着我,不知我意欲何爲。

同時間,只聽阿雪疑惑的開口問道:“炎哥,他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見阿雪這麼問,我擡手製止了她,讓她先別說話。阿雪以及衆人見我這般,本準備張口的,這會兒也都閉上了嘴。

對面的三人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只見領頭的那個男子當即便扭過頭來,然後露出一臉笑顏的說道:“兄、兄弟,不知道還有什麼事兒嗎?”

見那少了門牙,還對我很是恭敬的領頭人這麼說,的臉色當即一沉,並在同時間開口說道:“把你們全身的衣服都脫掉!”

衆人聽我嘴裏突然冷冷的道出了這麼一句,都很是狐疑,不知讓人家脫衣服幹嘛?

老常更是直接開口道:“炎子,你讓他們脫衣服幹嘛啊?”

我見老常開口,也沒有在制止他說話,只是沉聲開口道:“他們還有問題,沒有說實話!”

話音剛落,對面那個領頭男子便露出了一臉的委屈之色:“兄弟,我們沒有騙你,我們只是受了龍老的命令來調查你的身份,並沒有其它惡意!”

“是嗎?但我怎麼覺得你們與黑蓮有關呢?”我嘴裏冷冷的開口。

話音剛落,周圍的所有人都是一驚,老常、凌傷雪等人更是齊刷刷的變了臉色。

而對面的三人在聽我說出這話之後,眼神之中也在一瞬之間閃過一絲驚訝,不過隨即便恢復了正常。

“你、你說什麼,什、什麼黑蓮!”

“是不是,等你們脫下衣褲就知道了!”再次冷聲回答。

而老常、凌傷雪以及阿雪在聽我說出這話之後,現在已經都緩緩的向着那三人靠了過去,如果對面三人是黑蓮組織中的人,那可就麻煩了。

不過那三人聽我這麼說道折後,還是不準備脫下衣服,還在哪兒爭辯、裝傻充愣。

這個讓我們更加懷疑他們的身份,讓我覺得他們一定有問題。

至於爲何讓他們脫衣服,這可不是耍流氓。因爲凡事黑蓮成員,都會在自己的身體上某個地方紋上一朵黑蓮。

周登的黑蓮紋身在背上,昨晚死去的盧琴黑蓮紋身在小腿上,而凌傷雪的黑蓮紋身則在腰間。

至於阿雪黑蓮紋身在哪兒,我卻沒看見過,應該在那些“啥”地方……

所以說,只要讓他們脫下衣服,便可證明它們是不是黑蓮的成員。

之所以我懷疑他們是黑蓮成員,其實是有理由的。

我們昨晚就遇見了龍老、黑蓮、以及那個紈絝子弟官二代。

也就三選一,龍老派人跟蹤我?很有可能,而且是最有嫌疑的,這也是爲何我們之前,直接就相信了那三個男子的原因。

畢竟他們說得也合情合理,幾乎無可挑剔,沒有半點破綻。

但也正是說得太過完美,沒有絲毫破綻,最後還用那種謙恭的態度禮敬我們,這卻成爲了最大的破綻。

那個紈絝子弟?那就小子?幾乎沒可能,因爲那小子被我判斷,已經被鬼纏身。也就是說,他來會所之前便招惹上了鬼。

當時被我一語點破,直接就杵在了那裏,他肯定也發現了這事兒。他有跟蹤我們的可能,但絕對不是派人拿槍跟蹤我。

第三個那便是黑蓮,這個隱藏在暗處,好似無不處在的龐大神祕組織。

我們與它們的仇恨以及昇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它們想剷除我們,捉住凌傷雪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

所以我很有理由相信,這三個男子很有可能就是黑蓮成員胖女人盧琴的手下。

在發現盧琴死去之後,便尋找着蛛絲馬跡尋找到了我,但實力卻遠遠不及我們,所以他們只能一路追蹤,想尋到我們的落腳點,最後叫人把我們連根拔起。

「是!」

Previous article

聽了我這話,雨桐顯然愣住了,而後輕輕點頭。“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瞭解我的兒子,而你卻不費吹灰之力!若說這不是緣分,連我也不會相信!就是因爲如此,所以我和夜煞纔會特別偏愛熾烈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