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依依嘆息道:「原因很簡單,心魔魅惑,被施術者對施術者愈加喜愛,成功幾率越高,一旦術法失敗,終身無法再次發動,自然相處久一點,才能更有把握。」

還有一點她沒說,就是她內心根本拿不定主意。

蘇文看著謝依依,半晌,拍了拍床沿,笑道:「過來做啊。」

謝依依臉色再次羞紅。

春風入房榻輕搖,嬌聲媚語蝕骨銷。

前因後果耳邊敘,坦誠相待把話聊。

謝依依坐在床邊,蘇文開啟了賢者模式,好奇道:「她讓你散功你就散了?」

謝依依低聲道:「畢竟是我娘,我不聽她話又該怎麼辦呢?」

蘇文不屑道:「我就從來不聽我爹的,除了他給我錢的時候…你這老娘純屬坑人啊。」

此時謝依依已經跟蘇文徹底坦白了。

蘇文也知道了謝依依的來歷,其實她在江湖上,也有了不小的名號。

多情魔女。

雖然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但是作為魔音門新一代的聖女,她名聲不小。

一雙媚眼,引發了不少的武林爭鬥。

當然,這些行徑,大部分也是在謝大家的授意下完成,最後呢,謝大家讓她散盡功力,嫁給了蘇文。

「你說你這老娘,完全把你當工具人啊!」蘇文吐槽道。

謝依依搖頭道:「不是的,娘對我是極好的,若是沒有我娘,我豈能在江湖上安身立命?這副容貌,就是禍水!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幾年正道門派日益昌盛,我們魔音門被他們接連圍剿,處境愈加艱難,我娘也是逼的沒有辦法了。」

蘇文敲了敲床沿,說道:「剛才為什麼不發動那個什麼心魔魅惑?」

謝依依沒有說話。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便在剛才,她就知道,那或許是她最後一次機會!

可是她依舊什麼都沒做。

「你娘想讓我做什麼?」

「不知道。」謝依依實話實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娘是怎麼想的。」

「這樣,你想辦法告訴她,就說你已經將我控制住了,問問看她是什麼目的。」

謝依依陷入了沉默。

沒有說話,就如同她不願對蘇文施展心魔魅惑一樣,她也不想幫著蘇文去算計謝大家。

蘇文看出了她的顧忌,笑道:「怎麼,你擔心我傷害你娘?放心吧,我就是看看能不能幫上一把,畢竟她是我丈母娘不是,這天下哪有那麼多非黑即白的事情?又不是只有兩條路,那些正道門派也好,魔音門也罷,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區別,只要你娘不想著危害大周百姓,不想著殺我全家,不想著反抗朝廷,幫上一把也沒什麼不行。」

謝依依看著蘇文,她有些不確定蘇文說的是真是假。

和蘇文相處久了,她愈加覺得這個男人難以捉摸。

「你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呢?」蘇文看著她的眼睛說道:「你我本就是最親密之人,你若不相信我,我和你娘之間你就只能選一個去幫,你相信我,我可以幫著你幫助你娘。要想兩全其美,你便只有這一條路。」

謝依依被說動了:「好!我會通知她,告訴她你已經被我控制!」

她還是選擇了相信蘇文,就像是蘇文所說,她現在最親近的人便是蘇文,不論如何,兩人都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也有夫妻之名。

兩人這邊剛剛商議定下,凝霜在門口敲了敲門。

「少爺,顏落盈來了,說要見你!」

「嗯?」

蘇文皺起眉頭,那日夜宴之後,兩人再未相見。

不知這傢伙來,是要幹嘛。

(感謝各位的支持,三江妹妹已經拿下,萬分感謝。) 【被喚醒的凶靈】

等級:10

戰力:29

生命值:574

說明:我的死亡是憂患的家,像是一個荒草地,瀰漫着戰爭,裏面是痛苦,母親似的住着,生下了魔女:醜陋的悲哀。

隨着骷髏騎士發動法陣,一大群幽藍色的凶靈飛了出來,憤怒的衝撞著花錦明等人。

比之爬行屍,傷害還要略高一星半點,而當數量密集到數以十計時,傷害就已經恐怖到令人無法接受了。

小布丁不停地給花錦明刷治療術,可花錦明的血量,還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跌。有時候比較誇張會猛跌一段,根本救不回來。

雲容容一個衝鋒上來幫他,然而面對如此眾多的凶靈根本無濟於事,只是多了一個要加血的人。

更何況還有一個精英怪,骷髏騎士。

花錦明揮劍擊退骷髏騎士,回身怒喊:「打不了了。暫時別加我的血,加NPC的血。」

小布丁得令,引導光芒降臨小琴信香頭上,瞬間讓她喘過了一口大氣。而花錦明則自己磕了一瓶血瓶,回了500血,頂了過來。

小琴信香站起身來,舒氣道:「帝國的勇士們,能在這遇見你們真好。我還以為我即將喪命於此。此地不宜久留,請大家跟我一起撤退,我會帶着你們逃出去的。」

花錦明看了眼她,心想嗯,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可就在小琴信香帶頭撤離之時,花錦明卻猛然發現雲容容又一個衝鋒,衝到了骷髏騎士臉上。

「跑啊!還打?」花錦明拽著雲容容跑了。

剛才還在火力壓制和負責治療的余霜、馬清香、小布丁三人,也迅速退出了密室。小琴信香則順手補上了兩枚煙霧彈。

中間的臉想偷襲花錦明,一口火噴過來,點燃了花錦明的褲衩子。花錦明若無其事,風風火火的閃人了。

右邊的臉吐糟到:「大哥,你的法術是越來越敷衍了。早在魔導學院的時候我就告誡過你,不要終日沉迷於火焰,冰霜才是永遠。」

中間的臉怒到:「閉上你的臭嘴,老三!什麼時候輪到你數落我了。小心我把你的臉縫在馬屁股上。」

右邊的臉聞聲,當即發怵道:「大哥,我錯了,不要把我的臉縫在馬屁股上。要縫就縫二哥的吧,他以前說你壞話,我都聽見了。」

左邊的臉則嗔罵着骷髏騎士,「廢物!大哥,這個廢物讓敵人跑了。我們的行蹤就要暴露了,你倒是想想法子啊。」

待煙霧散去,四周已空無一人。骷髏騎士獃獃的站在原地,精神恍惚,像一個呱呱落地的風箏。

「也許,我應該賜你一雙眼睛!」中間的臉從鍋子中鼓起來,一個眼神點燃了骷髏騎士身上的火。「去!去把他們的頭給我擰回來。」

骷髏騎士搖動左手,煽動着法陣,念叨著:「無盡黑暗的僕從,我以鮮血之力,召喚吾等,找到那幾個卑劣的活人。」

隨即,從法陣中飛出無數隻眼睛,全都長著一雙蝙蝠翅膀,不停拍打着飛往了四處。

【死靈之眼】

等級:0(低階召喚物)

戰力:0

生命值:50

說明:它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

小琴信香在黑暗中,引導著眾人前行,「快跟緊我,這些眼睛可不是善茬。千萬別被它發現了。」

待眼睛背過去,余霜果斷一箭洞穿了它。

死靈之眼啪嘰掉在地上,象徵性的扑打兩下翅膀就沒氣了,還嘭的炸成了一團黑煙。

小琴信香稱讚到:「幹得漂亮,精靈。你的箭術對得起你的種族。我覺得你們這些花花瓶子就應該多幾個像你這樣的人,而不是拿着一把劍在那裏戳來戳去。」

後面的雲容容猛地一愣,「她這是在影射我嗎?」

小尖耳朵的她頓時不幹了,氣得要上去踹人。被馬清香一個勁地拉住,說「淡定」。

下一秒,小琴信香就望向雲容容說:「運氣好還能遇到像這位姑娘這樣,身手矯健的人。運氣不好,那就倒霉了。」

雲容容嘿嘿釋懷了。「原來是誤會一場。」

小琴信香又道:「實在不行,可以學點法術當個法師,隨便混混就得了。沒必要過分要強。而且法師這職業,越老越吃香啊。」

「媽了個巴的!」馬清香氣炸了,擼起袖子就要上去干她。

被雲容容抱住了,說:「小姨,淡定。」

「對啊,淡定。」花錦明也平心靜氣道:「法師是需要時間沉澱的,真的越老越吃香。」

馬清香回身掐住花錦明,一邊搖着他一邊怒到:「我先弄死你。」

雲容容果斷安慰說:「小姨,小姨,人誇你年輕呢。誇你年輕,笨手笨腳的像個新手。」

花錦明咳著喉嚨,欲生欲死。心想原來是被人說老的緣故嗎?看來剛才沒掐死他都算輕的。

小琴信香看到了嬉打的眾人,振然道:「別胡鬧了。快跟緊我。剛才救我那個小祭司呢?哦,原來你就在我旁邊,不好意思我沒看到你。你千萬要跟緊我,我會全力保護你的。」

她轉身繼續向前摸進。

留下了芒果布丁,在原地傷心……

「她說我矮。我再也不奶她了。」小布丁嘟著臉,欲哭無淚。

「乖,你是祖國的花朵,潛力股,不難過啊。我也是上了大學才開始噌噌的竄高的。」余霜摟着小布丁的肩膀,溫柔的呵護着她。

此時,黑旗洞的亡靈們,戒備森嚴了許多,不過好在小琴信香對洞裏的情況了如指掌,帶着他們繞了出來。

小琴信香喊著,「快!這有條密道。這裏以前是個土匪窩,但現在土匪都死了,還被複活成了亡靈。所以很少有人知道這條密道。」

「我準備帶你們去見我隊長,他是此次行動的負責人。我們受命來黑旗洞調查亡靈的情況,謝天謝地,總算有了發現。」

「我們會把情況彙報給大頭鎮的官員。希望他們能聽進去,派一支可靠點的軍隊過來。」

有時候,花錦明也會覺得,如果她話少一點就好了。

小琴信香瞟了花錦明一眼,正色道:「快跟上。尤其是你,臉紅得像個桃子一樣,很容易被發現的。我不希望隊伍里少了你。你剛才獨戰那大鐵桶的時候,身手着實驚艷了我。」

「獨戰大鐵桶?」小布丁驚恐的看向花錦明。

雲容容對此深感贊同,「就是,快跟上吧你,臉紅得像個信號燈一樣。」

馬清香也樂道:「像猴屁股。」

「我?」花錦明氣得又把話咽回去了。

還是余霜好,嘻嘻的望着他,津津樂道:「沒有啊,我覺得火紅色的皮膚還挺帥的。」

「就是。等我解鎖新形態,小心我帥得你們睜不開眼睛。」花錦明一邊用感謝的眼神回望着余霜,一邊瞪了其他人一眼。

「啊!我的眼睛被人帥瞎了,怎麼辦。」雲容容淘氣的喊著,還跌跌撞撞的捂起了眼睛。

小琴信香帶着他們走出密道,重新回到了大地上,又在穿過一片狹窄的叢林后,突然喜笑顏開,「快到了。」

她說:「我們隊長就在前面。他以前是個非常要強的人,曾經跟着唯我輕狂一起出生入死。唯我輕狂你們肯定認識,傳說中的三英雄,他的故事至今還在這片土地上廣為流傳。我們隊長經常跟我們提起他,還有那段往事。」

「唯我輕狂?」雲容容突然兩眼放光。

小琴信香笑道,「是啊,我們隊長見過他,還和他一起戰鬥過。那是一場非常久遠的戰爭了,距今已經有七年了。我們隊長在那次戰鬥中負傷了,不然他的實力可遠不止如此。」

雲容容則驚喜地原地蹦蹦跳跳:「你們隊長他真的見過唯我輕狂?哇啊啊啊——太好了,我也想見他。」

馬清香瞪着她道:「整天就知道唯我輕狂,唯我輕狂。腦子裏就沒一點好東西。」

「略略略,要你管。」雲容容吐了吐舌頭。

小布丁回頭,驚了一跳。「小明哥,你幹嘛要拿你這狼頭帽放下來?還把臉遮得這麼死,跟卡拉卡拉一樣?是因為她們說你丑嗎?」

花錦明點頭。「對。她們老說我丑,我不好意思見人。不過卡拉卡拉是什麼?」

他頭上裝備的是【亡靈法師的骷髏狼頭帽】,升級版。重新拾取的綠色裝備,9裝等,比之前在火焰山時穿的那件要好上不少。整件裝備的外形,就是加工后的一頭狼的頭骨。

小布丁笑着回應道:「卡拉卡拉,寶可夢啊,很有名的。手裏拿着一根骨頭棒子,然後頭上戴着一個頭骨,跟你現在戴的一樣。」

花錦明仔細一想,「哦,原來它叫卡拉卡拉嘛。」

腳下的路漸漸明朗,雜草和樹木也逐漸變得越來越少,終於隨着視線豁然開朗,陽光普照下的森林盡處,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背影。

【騎士長-雲巒景幽】

勢力:方國聯盟(國服)·銅煌崖

等級:18

戰力:115(精英)

生命值:2260

說明:第三次痛苦之戰的老兵,是正義的榮耀騎士,效命於銅煌崖第七軍團。曾與三傑中的唯我輕狂並肩作戰,是他一生的驕傲。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