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室里的護理部,也是分組的,不同分組的幾個護士管理幾個病人,對病情是非常熟悉且了解的。之前問的23床和26床就不是一個組的護士在管,所以之前的護士就把專門管26床的護士喊了來。

但這個護理組的所有病人都是術后的狀態了。所以相對不怎麼忙,才會多悉心地問一句,萬一26床是術中出了什麼意外,醫生需要二進宮呢?要是她這裏把病人給攔住了,那護士長會diss死她。

護士和醫生雖然平級,但是你也不能干涉正常的醫療行為啊。

正好也是不怎麼忙!

巡迴護士都醉了,這都什麼啊?

今天的手術安排怎麼這麼亂?

不過這與科室裏面的護理部完全沒關係,全都是手術部的安排可能出了點亂子,但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巡迴護士心裏雖然有點亂,還帶着一絲絲的心煩,但還是格外有耐心地問:「不用不用,那現在杜教授組的病人,還有哪幾個沒做手術的咯?可以接的。」

「我問過了,杜老師組就一個膝關節清理的了,31床!接不接咯?術前準備都已經做好了。」她也很有耐心,顯然工作還是比較細緻的。

巡迴護士就回頭,看着杜黎。

杜黎眼圈稍微擴開了點,瞳孔稍微縮了縮,顯然對方這話把他給驚到了。

真tm怪了事了哦,我自己的病人,今天到底咋回事了?曹孟達也沒分台出去,怎麼要做手術的病人說沒就沒了咯?莫不是林源和任何偉那幾個卵在做我的手術哦?

「接!馬上做好準備,接下來!」杜黎趕緊敲了鎚子道。

「好!」電話掛了。

曹孟達這邊聽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大概明白了怎麼回事。這邊都兩個多小時過去了,肯定是陸成那個小禍害在禍害人了。

這都是曹孟達提前預想過的場景,所以也不覺得意外。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秋月的涼風緩緩吹過,一片枯敗的樹葉,脫離了枝幹的束縛,伴隨着秋風翩翩起舞。

偏僻的角落裏,豬八戒擦了擦額間的汗跡,下意識的揮了揮手,將隨風飄蕩的枯葉絞成了碎屑,灑落在草地里,化作了明日的養料。

角落裏,陸小千表情分外的沉靜,沒有憤怒,也沒有恐懼,甚至連好奇都沒有,只是這麼靜靜的看着豬八戒,等待着他的答案。

無論這個答案是什麼,無論這個答案是否是他所期待的。

如今的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衝動、冒失、天真、稚嫩的青年了。

回到古代搬救兵的教訓告訴了他,不要試圖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有什麼資格苛求別人來幫你完成,畢竟這個世界誰也不欠誰的!

陸小千並不奢求豬八戒會站在人類的這一邊,他只是希望在人類和牛魔王發生衝突之前,能夠提前辨明豬八戒的立場罷了。

哪怕這個試探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他也認了……

或許是得知了世界即將走向滅亡的緣故,陸小千的心性上多了一份豁達。

雖然還到不了視死如歸的地步,但如果死亡是有價值的,並不是什麼無法接受的事情……

「……豬哥,看着我的雙眼,給我一句實話,你和那個牛魔王,是不是一夥兒的?」

「……冤枉啊!千兒,你可真冤枉老豬我了!」

看着陸小千的表情,不知為何,豬八戒心裏升起了一股難言的委屈,悲憤的舉起右手,擺出一個對天發誓的手勢,大聲的喊道:

「……老豬我敢發誓,我真沒和那個牛雜碎攪和到一塊兒,他是吃草的,我是雜食的,我倆根本聊不到一塊兒去!」

豬八戒高舉右手,也顧不得身在角落,語氣焦急的辯解著。

「……我老豬再怎麼說,也是玄門正派,有名有姓的人物!

他呢?野路子一個!

你可別忘了,按照原本的歷史來講,老豬我可是凈壇使者,雖然沒有證得佛陀果位,但好歹也是個有編製的正式工不是?

再看看他,兒子被觀音逮了,老婆被調戲了,小三被弄死了,自己也落得個押送西天的下場。

像他這種牛純粹是沒有盼頭了,才會想着在現代世界興風作浪呢!

像我,有那個功夫,吃好喝好回去取經去不好么?

不過十來年的功夫,你們還沒退休呢,我這邊津貼都領上了,這日子,不比在現代強?」

豬八戒越說越順,越說越理直氣壯。

都說人的快樂是比出來的,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豬八戒一邊辯解著,一邊理著思路,說道最後,竟然生出了幾分優越感來。

他得意洋洋的看着陸小千,眉飛色舞的,好像多麼光榮似的。

而對面的陸小千也彷彿相信了他的話,微微低眉,一臉不好意思的道了個歉。

「……豬哥,對不起了,是兄弟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道個歉!」

陸小千誠懇的說着,還退後了兩步,準備鞠個躬,見到這一幕,豬八戒連忙擺了擺手,故作風輕雲淡的說道:

「……嗨,小事兒,怨不得你,優秀的豬總是容易受到質疑的,老豬我打探到的消息太多,也怨不得你會懷疑,下次注意就好……」

聽到豬八戒的話,陸小千微笑着點了點頭,看着他臉上的表情,竟與王學斌有了幾分相似。

雖然還很稚嫩,未得其神,但也算是有了三分氣象,未來可期。

「……那豬哥您是怎麼打探到這些消息的啊?給老弟我講講唄!

走,別耽誤了時間,咱們邊走邊說!」

說着,微微擺了擺手,向著外面走去。

聽到陸小千的話,豬八戒也不謙虛,側頭甩了一下半長的頭髮,腳下倒騰著跟了上去。

「……你要問起這個,那可就說來話長了,想當初,老豬我發現范有財是個壞人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吃他的,喝他的,玩他的,就是不給他幹活!

我這一招可把他給急壞了,可他拿老豬我也一點辦法沒有啊,還必須得供著。

無可奈何的他,只能再花大價錢,廣撒網請高人,一網撒下去,恰巧碰上了剛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的牛魔王!

這可把范有財給高興壞了,但他忘了,對於他這個現代人來講,我和牛魔王才是老鄉啊!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再加上我比牛魔王更熟悉現代社會,看在老鄉的份上,我就勉強收了牛雜碎這麼個小弟。

但是誰能想到,牛雜碎竟然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牛……」

「……那個豬八戒死乞白賴的賴著不想走,可我這兒又不是開善堂的,他吃的還那麼多,頓頓都得有肉,豬肉還不行,還得是別的肉!」

茶室里,范有財繪聲繪色的說着,在他身旁,牛魔王幻化出身形,坐在沙發上搖頭晃腦的逮虱子玩。

摸找一個就往嘴裏送一個,看的對面的游所為很是想吐。

「……然後呢?」

「然後?」

聽到游所為的問話,范有財微微一頓,看了看身旁似是不在乎的牛魔王,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然後有一天,豬八戒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的不對,非得要吃牛肉、牛蹄筋,就被牛哥他****ei了丫一頓,也就是丫跑得快,連夜跑了……

要不然的話,那天晚上我和牛哥我們吃的全豬宴,非得換個材料不可……」

說到這裏,范有財抬頭定定的看向了坐在對面默默喝茶的游所為,眉梢一動,挑眉說道:

「……所以,游總,我這兒醜話得給你說在前頭,我這個人心眼兒小,有恩可以不計,但是有仇必報!

你可沒有豬八戒的能耐,一旦加入了我們的隊伍,再想退出……呵呵,我們牛哥可沒什麼忌口!」

「哞!」

身旁,牛魔王配合的配了個BGM,聽得對面端著茶杯的游所為的手不由哆嗦了一下。

深吸一口氣,強逼自己鎮定下來,一口飲盡杯中茶湯,緩緩的放下了杯子,看着對面一人一牛,沉聲說道:

「……利益怎麼分配?目標和計劃呢?一切都沒有談妥之前,想讓我白白的把公司搭進去……

……呵呵……空手套白狼可不是生意……」

說着,他眼波微動,俯身再次給自己添了杯茶,藉此隱藏自己內心的波動,低着頭,輕聲說道:

「……游某也不是怕事的人,傻妞在我手裏,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把孫悟空、天兵天將、甚至觀音佛祖之類的神仙拉來……

要知道,牛魔王的確厲害,但他終歸不是無敵的……」

聽到游所為的話,牛魔王和范有財眼神齊齊一縮,說實話,傻妞也的確是他們二人找上游所為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是沒有傻妞的話,游所為連坐上談判桌的資格都不會有……

對面,范有財深深的看了游所為一眼,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呵呵……游總說得對,我們當然不會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至於利潤嘛……」

說着,范有財的笑容突然一收,定定的看向游所為,輕聲說道:

「……半個星火集團怎麼樣?」

「你們要動王學斌!?」

。 「好了,你們可以停手了,我對你們的修行很滿意。」雷極出言打斷了雙方的激戰。

「謝主人讚美~」四名狐妖聞言立刻結束了戰鬥,以龍驤鳳矯閃身到雷極的身前行禮。

「散了吧,莫要耽擱了修行!」雷極正色道。

他覺得狐妖們的修行成果雖然很不錯,但是也太過貪圖歡好了,這不是好習慣!

雷極甩開了黏在自己身上佔便宜的狐葉,故作鎮定的離開了。

沒走幾步,他的身後又響起了男子粗重的呼吸聲和女子**聲…

一股怒火湧上心頭!

踏馬的!勞資前腳走,你們後腳就搞事情!說好的努力修行呢!

「切~剛讓人家努力修行,現在又在生氣,你咋這麼難伺候?」希雅感受到了雷極的怒氣,陰陽怪氣的的嘲諷道。

「嗯?」雷極有些懵。

「馭鳳乘龍典啊!雙修功法,搞事情就是她們的修行!你是不是讓狐葉給你摸索傻了?」希雅的語氣中透著一抹嫌棄的味道。

「額…好像是這麼回事…」雷極恍然。

「狐葉摸得你舒服么?」希雅柔聲道。

「舒服~」雷極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果然是米青蟲上腦!人都傻掉了!」希雅的語氣中再次透露出嫌棄意味。

「我沒有!」雷極義正言辭的狡辯道。

「得了吧你!你就是饞人家身子!還不承認!死要面子活受罪!活該!」

「……」雷極頓時感覺自己的玻璃心被擊碎了,連忙轉移話題:

「希雅,你不是說馭鳳乘龍典在戰鬥方面很一般嘛?我怎麼感覺不對勁,這明明是強的離譜好吧!」

「沒有我煽風點火,她們會那麼相愛嘛?她們不相愛,會有愛意嘛?沒有愛意,馭鳳乘龍典就是一本徹頭徹尾的廢物功法!馭鳳乘龍典的特點就是愛的越深,威力越強!」

「那這本功法應該會被各大勢力搶的頭破血流吧…我怎麼沒聽說哪家大勢力的後代修鍊這個…」莫情還是想不明白。

「男人嘛,本能就是繁衍後代,而且是和更多的女性繁衍後代,沒幾個人會真的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

「而且愛意這種東西比較玄乎,不是說天才就可以修行的了,沒有一個互相愛的深沉的伴侶是沒用的。」

「還有,馭龍乘鳳典比較特殊,單挑戰垃圾的一匹,這也就導致其使用條件變得不靈活。」

「最致命的就是破功容易,給馭龍乘鳳典的修行者下藥,然後找人和他發生關係,不但會壓榨修為,還會斬斷他後代的修行根基!」

「最後,為啥你不修鍊馭龍乘鳳典呢?」

「我本體有真龍霸氣訣,雷極有御雷寂世典,同時輔修裂魂天術,強體功,陰陽術,沒必要學啊~」雷極理所應當的回答道。

「這不就對了~」

「像我這樣的操作也會有吧?圈養生育機器,造天才…」雷極想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可能性。

「說滴不錯,這種事只出現過一次,那便是馭龍乘鳳典剛問世的時候,不過沒翻起來什麼浪花就結束了。」

「為啥?」雷極驚愕的問道,他還在期待希雅講故事呢!

「世界之靈直接動用自己的最高許可權,抹掉了結念之界中所有關於馭鳳乘龍典的記憶和痕迹,並沒收了馭鳳乘龍典。」希雅輕飄飄的說道。

「……」

「你先研究好你自己吧!以後你變得更強了,你就會知道更多!」希雅不耐煩的打斷道。

這時雷極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八畝地葯園,就在正準備查看草藥的時候,希雅忽然說道:

「莫情,你剛剛有注意到狐妖們的等級變化嘛?」

雷極呆立當場!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