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如歌眼睛通紅,她哽咽了兩聲,在司修的鼓勵下還是選擇站了出來。

「小姐,這些年我為了替你爭功勞無數次出生入死,甚至忍辱負重跟一群男人同吃同住,我活的根本不像個女人,這些苦我都能吃,但是,你為什麼從來不把我當人看,只要我做的沒達到你的要求你就辱罵我,這麼多年,你用救命之恩要挾我,我實在受夠了,我是個人,也會難過,也會痛苦,我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啊!」

江如歌的泣訴一字字劇烈的衝擊著所有人的耳膜,更是驚呆了所有支持柳雪的百姓們。

他們一個個不敢置信的瞪圓了眼睛,漸漸的看柳雪的眼神就變了。

「各位,我今天當眾揭穿柳雪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想讓大家知道,只要你有實力,你夠努力,你就該獲得成果,人都是生而平等的,誰都不能仗着身份踐踏別人的尊嚴,哪怕那個人是個乞丐!」

司修話音一落,整條街掌聲雷動。

更有一些曾經遭受過不公的百姓紅着眼抹起了眼淚。

「不瞞大家,我確實是拓宏後裔,可正是這樣,我才能不費一兵一卒的擊退拓宏人,讓無辜百姓免遭屠戮,並讓拓宏徹底臣服於大朝,我們大朝的每個士兵都有家人,他們都有血有肉不該白白犧牲,如果我能借用自己的身份,不讓他們流一滴血就臝了這場戰役,那不是皆大歡喜嗎?難道非要死更多的人,血流漂杵才顯的偉大嗎?」

這一次,掌聲更多,幾乎是雷鳴一般。

柳閣老捂著心臟,要暈過去了。

傅恆隔着人山人海,滿意的看着司修,看,這就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宿主,就是牛逼!

「太子,這都是妖言惑眾,妖言惑眾啊!」

傅恆扭頭看着柳閣老,眉頭一挑:「要不,我讓拓宏再打回來,然後讓你跟你女兒去打他們,如何?贏了給你黃金萬兩,輸了抄你九族!對了,突然想起來本宮得回去跟父皇說一下柳雪弄虛作假的事。」

「我來證明!」一直默不出聲的官場新寵突然站了出來。

看到張琪站出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這可是之前科考以最高分進去官場的狀元,而且性格耿直清廉,一般不太發言,一發言就公正不阿,直中要害。

「張某為官前其實是一個乞丐,有一天我饑寒交迫,不得不去乞討吃食,遇到了柳將軍,可惜柳將軍嫌我腌臢,讓我滾遠點,是雅容雅姑娘不嫌棄我又臟又臭,帶我去吃了飯,雖然是簡單的青菜豆腐,卻給了我做人的尊嚴,如果沒有她的鼓勵,也就沒有今天的我,總之今天我不為她們任何一位說話,孰好孰壞還是各位自行判斷。」

張琪說完這些話就又沉默的眼觀鼻鼻觀心,好像自己是一尊沉默的雕像。

但是他的話如入了油鍋的水,直接沸騰了整條大街。

傅恆笑眯眯的看着柳閣老,說道:「閣老大人,你看,我們這最耿直的張琪張大人都說話了,看來您的女兒是真的不得人心無力回天了啊!」

這下子柳閣老兩眼一翻徹底暈過去了。

昨天還是人人稱讚仰慕的巾幗女英雄,如今被人剝去了這條「偷來的外衣」,柳雪成了人人唾棄的「不要臉。」 「媽蛋!你這運氣,也沒誰了,我都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先前這些猴子,跑的那麼歡,難道就是為了給你送猴頭嗎?這麼奇葩的事情,大爺我還是頭一次見。」小白看向林衛的眼神,充滿了嫉妒,一臉忿忿不平的說道。

「嘿嘿!所以說,你跟了我,絕對不虧。」林衛輕笑一聲,意有所指的說道,因為他看得出,小白這貨,對成為他的靈獸的事情,還是耿耿於懷的。

「哼!」對於林衛的話,小白又不傻,自然聽的出來,只見它冷哼一聲,並沒有開口否認,因為自從跟了林衛之後,先是聚魂液,再是這水元果,平時修鍊丹藥又從未斷過,並且隨着林衛實力的提高,它能分到的好東西,也會越來越多,這對於它恢復實力,十分有利。

對於那些還沒死的赤尾猴,林衛並沒有放過它們的打算,直接讓骷髏獸上去咬死,而那隻從頭到尾都沒有機會動手,只是吼了幾嗓子的赤尾猴王,被好幾根地刺,刺穿要害,死在一堆猴屍底下。

前後兩個戰場,將近兩千多隻赤尾猴的屍體,全部被林衛收入空間之中,至於那些人類武者的屍體,有一部分已經被赤尾猴吃掉了,剩下的一些,林衛除了沒收他們身上的裝備跟空間袋,並沒有幫他們收屍,因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這些屍體,便會成為魔獸口中的食物。

「可惜了!再過一段時間,這些水元果,估計就能成熟了,現在摘下來,效果可是差了好多。」小白站着林衛的肩上,看着林衛把水元果,全部摘下來,收入體內空間,發現一共有四十三個水元果,其中卻又十一個,還沒有完全成熟,便一臉惋惜的說道。

「唉!這也是沒辦法,我可沒有赤尾猴它們那樣的實力,現在摘了,最多藥效差一些,可要是不摘,那之後可就輪不到我摘了。」聽到小白這麼一說,林衛臉上也是露出一絲惋惜,一臉無奈的說道。

「嗯!好在已經完全成熟的水元果,有三十二個,已經是很大的收穫了。」對於林衛的話,小白十分贊同的點點頭,一臉興奮的說道。

「有魔獸被吸引過來了,這裏的血腥味太濃,之後聞味趕來的魔獸,只會越來越多,我們先離開這裏再說。」

就在他們交談之際,數道魔獸的氣息,出現在林衛的感知之中,瞬間被林衛察覺,急忙開口說道,緊接着他便收回那些骷髏獸,僅留下一隻狼型骷髏獸,被林衛當成坐騎,馱著林衛,向一個沒有魔獸氣息的方向,極速狂奔而去。

…………

夜幕降臨,一個巨大的山洞之中,林衛盤膝坐於一堆篝火旁,正在清理這次的收穫。

這個山洞,並不是林衛挖的,至於是否天然現成,他並不關心,或許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林衛這次在山洞內,接近洞口的位置,留下了兩隻近戰型的骷髏獸。

它們來自兩隻大地魔熊,這兩隻大地魔熊,是一對夫妻,實力分別是四階七星跟四階八星,擁有鋼化跟狂暴這兩種天賦技能,雖然只是四階七星跟八星級別,但狂化后的實力,卻是達到了五階,為此當初林衛也是費了一番功法,損失了大量三階的骷髏獸,就連四階的骷髏獸,也戰死了好幾隻,這才拖到對方狂化結束,實力暴跌的機會,把它們擊殺,有這麼兩隻骷髏獸守衛洞口,林衛還是比較放心的。

「先把水元果給我!你再慢慢搞其它的。」小白見林衛掏出一地的赤尾猴屍體,急不可耐的說道。

聽到對方的話,林衛停下手中的動作,點點頭,拿出先前說好的,五個水元果,不等他開口,便看到一陣黑影閃動,他手中的水元果,便消失不見。

看着那抱着四個水元果,嘴裏還叼著第五個,遠遠跑開的小白,林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隨後便搖搖頭,繼續先前的事情。

近兩千具赤尾猴屍體,為林衛帶來了數百顆魔核,隨後全部被林衛吸收,只留下那猴王跟那幾隻五階赤尾猴的屍體,被林衛施展骷髏復生術,成為了他手下骷髏大軍的一員。

赤尾猴王的等級最高,達到了五階九星,另外被他召喚出來的四隻赤尾猴骷髏獸,則是兩隻五階四星,一隻五階六星,一隻五階七星,原本五階的赤尾猴,還有兩隻,只不過在先前的戰鬥中,屍體破損嚴重,無法被召喚。

雖然十分遺憾,但在知道,那赤尾猴王的信息之後,那一絲遺憾,瞬間便被拋之腦後。

原來,那赤尾猴王,果真如林衛所想,是一隻變異了的魔獸,並且它還不像炎蜥,是因為擁有一絲龍之血脈,而擁有的特殊天賦屬性,而是自身變異之後,才產生的特殊天賦。

它所產生誕生的天賦屬性,如果是跟一隻真正的龍族,那是沒法比的,但比起炎蜥這樣的,只有那麼一絲微弱的血脈比起來,那可就強大的多,因為它的血脈,是完整的,不像炎蜥,只擁有一個消減版的威壓。

炎蜥身上的威壓,真要說起來,並不算是特殊天賦屬性,而是血脈中,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威懾,它的作用,也就對實力低於自己,或者相差不多的普通魔獸,才會起到一點作用,對那些擁有類似血脈的魔獸,或者實力高於自己太多的普通魔獸,則是沒有效果的,對於林衛這樣的人類武者,那更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相比炎蜥這樣的劣質貨,赤尾猴王所擁有的特殊天賦屬性,則十分強大,一共兩個特殊天賦屬性。

第一個特殊天賦屬性,速度強化,擁有這個天賦屬性,不管是出手速度,還是移動速度,比之同等級的存在,強了一倍,先前那三大勢力的武者,便是吃了這個虧。

第二個特殊天賦屬性,力量強化,跟速度強化一樣,類似於被動技能,沒有消耗,不需要施展,效果則是增強自身三倍的力量。。 胡圖是哈密城的一位青年,以前身為賤民的他,家裏的土地早就被土地老爺給兼并了。

什麼都沒有的他,只能靠着給地主老爺們耕種,才能維持生機。

這次分土地,他是第一個上去領自耕田的。

他領到了足足三十多畝的土地,雖說裏面只有一畝肥地,其餘的都是瘦地和荒地,但老百姓的智慧是無限的。

胡圖又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經由他手的土地,只要耐心灌溉,終有一天會成長為肥地,種出喜人的莊稼來。

「胡圖,都這麼晚了,你咋不回家嘞?」鄰居老伯問道。

只見胡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他笑着說道:「今兒高興呀,咱們老百姓終於有了自己的土地,而且土地不許買賣也不許租賃,咱們永遠都可以守住咱們的土地了。」

以往老百姓的土地,可以自由買賣,只要你欠了錢,就可能被人強行拿去還債,現在土地國有化了,不許買賣,甚至連租賃都不行,這也就杜絕了土地兼并的可能性。

那些商人再也不能把想法盯在老百姓這一畝三分地上了。

「高興歸高興嘞,可還得注意休息。」鄰居老伯今天也非常欣喜。

原先以為這是別人以訛傳訛呢,他還勸胡圖不要相信,可沒想到不聽勸的胡圖竟然真的在一個時辰之後就領到了土地。

這可把鄰居老伯給饞壞了,他立馬也動身前往分地。

終於在大家的歡呼聲中,他也領到了幾十畝土地。

土地是按照人口分的,你家人口多,就多分,你家人口少,就少分。

你家死了人,土地也會被收回相應的份額,這已經被明確寫在律法裏面了。

「老伯,你先回去吧,等我翻完這一壠地,就回家。」

見胡圖這麼堅持,鄰居老伯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畢竟胡圖身強力壯,多干點活也可以很快恢復過來。

……

胡圖翻完最後一壠地,又在田地里看了好一陣子,這才戀戀不捨的回家。

回到家裏,七旬老母就出來迎接他。

「快,快喝口水。」胡圖母親拿出剛打的井水,在哈密地區,就連井水都是發澀的。不過當地的老百姓都喝慣了,倒也能接受。

「阿娘,今天我已經把土地都給翻完了,明日咱們就可以種地了。」

「好好好,等攢個幾年錢,娘就給你蓋了大房子,到時候你娶媳婦就容易多了嘞。」作為胡圖的母親,就喜歡看到的就是兒子結婚。

頭些年,家裏連地都沒有,吃飯都快吃不起了,哪裏有姑娘願意嫁給胡圖呢,現在家裏分了土地,只要胡圖足夠勤奮,幾年後還真的可以蓋個新房子,說上一門親事。

「娘,我想過了,等我種完地,就去參軍。」其實胡圖心中一直有個夢想,那就是參軍建功立業當將軍。

只可惜在大清統治下,他這個夢想是註定無法實現的。

現在不同了,劉封剛打下哈密城,就在城中招收兵馬,人數不多,才一萬人,相當於預備軍。

劉封還將漢律上的賞罰制度張貼在城中,他要讓老百姓知道,當兵只要立下戰功就能獲得爵位,有了爵位,他們就能領錢,還能光宗耀祖。

「什麼?你咋想的,咱們躲還來不及呢,你還主動湊上去幹嘛。」胡圖母親猛拍胡圖的肩膀,她快被胡圖給氣死了。

其實她說的沒錯,往日在大清統治下,當兵打仗那就是義務,沒死算你好運,至於什麼軍功得爵位,那你想都不要想。

於是老百姓都害怕當兵,除非是日子實在過不去了,才會去當大頭兵,靠着吃軍糧過日子。

「漢軍和清軍不一樣嘞,以前是當兵吃糧,現在是拿了軍功,就可以拿爵位,還可以傳給孩子,世世代代都有錢拿。」

大漢的爵位是父傳子的,不過每次傳承都會下降三個級別。

劉封也不害怕他們就靠着吃軍功度日,反正只要上了戰場,就有可能戰死。

一旦戰死,家裏有兒子的,爵位下降三個級別繼承給兒子,萬一沒兒子,爵位原地取消,僅僅獲得一筆賠償完事。

聽着胡圖這般說,胡圖母親也眼神發亮了,窮苦人家指望什麼發財呀,一靠種地,二靠參軍。

只不過以前當兵只能混個溫飽,根本掙不到錢,更別說爵位了,因此才會有這麼多人逃避兵役。

「胡圖,那你可得去呀,咱們老胡家光宗耀祖就全靠你了。」胡圖並不是家裏的獨子,胡圖母親這才願意讓他去,要不然說什麼也不願意。

「哥,你要去打仗嗎?」胡圖的弟弟胡珏從城裏的商鋪回來了。

他運氣好,被一位布鋪掌柜挑中,當了學徒,一度是全家人的光榮。

「是呀,哥走後,你可得照顧好母親,還有家裏的田地你也得抽空回來照看,知道沒?」

胡圖知道自己去當兵后,家裏的重擔就落在弟弟身上了,他心裏挺內疚的。

「哥,我也想當兵,不過既然你想當,那我就留在家裏了。」原來胡珏也看到了城裏的招兵告示,看着那優厚的條件,他也心動了。

剛想回家和大哥、母親商量,沒想到胡圖先說出自己要當兵的想法。

於是胡珏乾脆讓給胡圖。

因為根據漢律,年齡低於16歲的不許當兵,高於50歲的不許當兵,家裏是獨子的也不許當兵,家裏有兄弟,必須要留一人在家裏照顧家庭。

劉封的招兵條件是富含人性化的,年紀太小的,上了戰場也沒有戰力,只是白白送死,還不如留在學堂里好好念書。

年紀太大的,上了戰場也不過是炮灰而已,還不如留在家裏耕種土地,頤養天年。

家裏是獨子的就更不用說了,一旦上了戰場戰死,家裏的頂樑柱可就要倒塌了,到時候一個家庭毀之一旦。

家裏有兄弟的,無論如何也得給別人家裏留下一個根,要不然家庭也得毀了。

漢律的制定本身就是符合人性的,因此劉封在推行的時候,得到了廣大底層老百姓的支持。 「果然,死了的妖魔才是好妖魔啊。」

神宮悠在感嘆,妖魔一方則是怒不可遏。

「混蛋,殺了他。」

「卑微的人類,你在找死。」

虐殺人類虐殺的正爽,突然冒出了一個刺頭,這並沒有讓妖魔們害怕,他們反而感覺到了恥辱。

「卑微的凡人,你們這些廢物乖乖當作食糧不好嗎,竟然反抗,我要把你烤著,一口口吞掉!」

當時就有妖魔一邊兇悍的叫著,一邊衝上前來,那是一個青蛙類的妖魔,彈跳力驚人,僅僅一個起跳,它就跨越了三十米的距離來到了神宮悠的身前。

跳躍之時,它的大嘴也是猛然張開,一根帶著大量尖刺的舌頭被它噴吐而出。

舌頭是青蛙魔怪的主要攻擊武器,快的異常,在普通人的視野下紅色舌頭跟閃電一般,只是,8.7的敏捷讓神宮悠的速度遠超旁人。

那舌頭他人躲不過,對於神宮悠而言卻是隨手可抓。

而他也真的伸手抓住了那舌頭,只是,抓住的瞬間神宮悠眉頭就微微皺起,他能感覺到,那舌頭有著粘液。

當然,神宮悠不是因為臟而皺眉,單手拽出妖魔頭顱,已經讓他身上沾染了鮮血,讓他皺眉的是,那青蛙魔怪的舌頭蘊含著酸液一般的毒素,在腐蝕著他的手掌。

舌頭被抓青蛙魔怪也是嚇了一跳,但很快,它就大笑了起來:「凡人,竟然抓我的舌頭,你是在……啊!」

猖狂的青蛙魔怪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神宮悠猛然一拽,朝著神宮悠踉蹌衝來。

而在左手拽拉青蛙魔怪的同時,神宮悠人成弓形,右拳也如張開的大弓一般往後拉伸,當青蛙魔怪到達近前的同時,神宮悠的右拳也是猛然轟出。

「不!」

看著那越來越近的拳頭,青蛙魔怪不由發出了一聲尖叫,一隻雄健的大腿更是抬起,要與神宮悠對拼。

如果是平常,神宮悠不介意以此對攻,以力量來碾壓這隻怪物獲得最終的勝利。

但此次,他出來有穩定除魔廳軍心的意思,也因此,他要以最兇殘、最霸道的方式獲勝,不能有絲毫的僵持,唯有如此,才能讓被嚇破膽的人類鼓起心中餘勇。

所以,在青蛙魔怪抬腿的時候,神宮悠也睜開了眯起的眼睛,直視起了這隻魔怪。

「崽種,直視我!」

與神宮悠對視的瞬間,那隻青蛙魔怪就僵住了。

在青蛙魔怪的感覺中,它發現,與那赤紅的眸子對視,他破除了神宮悠的隱藏,看到了抓住自己的不是人類,而是一個需要仰望的偉岸魔神。

那魔神三頭六臂,有百米之高,周身瀰漫著讓靈魂灼痛的赤紅之焰,焰火中還有妖魔的身影在凄厲哀嚎。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