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喵喵叫著迎上來。

一笑把門關嚴,將帶回來的東西放在小圓桌上,讓大白自己去吃。

大白回來的時候已經蹭了小橙子的包子,現在不怎麼餓,所以只是看了看,沒過去吃。

一笑當然不會硬塞著讓他去吃,就是精神累得慌,隨便洗了洗手就躺下睡了。

她要休息,大白也不敢弄出什麼動靜,索性也就跳上床,找了個地方跟著睡覺。

外面院子里的人,都是今早吃飯的時候,大叔認識的人。

大家都是來參加考試的,大叔又憨厚有趣,所以就結伴一起回住處。

他們這裡最邊緣,也最靠近吃飯的地方,所以大叔第一個到院子,其他人就要進來看看。

左右只是一個臨時住的地方,沒有什麼看不得人的,所以大叔就把他們迎進來了。

其他兩個沒興趣和這些人社交,也是回來就進了屋子。

「這幾個人清高什麼,都是一起面試的,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呢?」一個看起來闊氣一點的青年冷哼一聲,原本那兩個男的無視他們的時候,他心裡就不舒服了。

但是其中一個男的看起來很不好惹,所以他沒敢生長,現在一個女孩子都這麼目中無人,不由的心裡有點火氣。

大叔笑呵呵的解釋:「他們都是年輕人嘛,年輕人覺多,讓他們回去睡吧。」

那男的切一聲,聳著鼻子吐了口吐沫。

外邊這些人都是過來看看而已,待了一會兒就走了,大叔送他們出門。

送走了這些人,大叔關上門回到院子,第一眼就看見其中一個房間的門開著,那個始終冷著臉的青年扶著門站在門邊。

大叔不知道他在這兒站多久了,只是禮貌的和他笑笑。

然後就向回屋去。

從見面開始就沒說過話的男人叫了他一聲:「他們都不是善茬,最好不要和他們搭上線。」

男人說完,也沒管大叔的反應,啪的一聲關上門。

大叔莫名其妙,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聳聳肩不怎麼在意的回屋子了。

這件事就這樣告一段落,轉眼時間就來到了第二輪面試的時間。

這一輪考試的地點,還在剛開始那個大院子里,那邊已經擺好了許多的桌子椅子。

留下來參加第二輪的,有五十人左右,大家的桌子分散的極開,而且試題都不是統一的,所以不存在抄襲的問題。一場公會挑戰,乾脆利落的就這麼結束了,躺在地上無雙君子,並沒有馬上離開地圖。

而是鬱悶的說道:

「神器大佬還是牛批啊,早知道我們就選擇天下兄,作為突擊目標了,零比五,鬱悶。」

「不管你們選誰突擊,結果都是一樣,嘿嘿。」

「好吧,失敗者沒有發言權。」

《被動之王》第一百六十三章再臨東都城「你知道嗎,愛你並不容易,還需要很多勇氣。

是天意吧,好多話說不出去,就是怕你負擔不起。

你相信嗎,這一生遇見你,是上輩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讓我愛上你,才又讓你離我而去。」

封程邊彈邊唱,深情的唱着這首《一路上有你》。與之前的溫柔相比,更多了一些真誠,還

《從男團開始的全能巨星》第二百一十章一路上有你 虎爺淡淡的點了點頭,雖然把這件事情答應下來,但是臉上卻沒有麻煩了韓風的意思。

「你就放心好了,我好歹也是一個黑幫老大,這種事情你就不用太擔心了。去忙你工作上的事情就好了,我這裏不用太過於挂念。」

韓風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看這虎爺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心裏愈加的擔憂起來。

不過竟然虎爺都這樣說了,韓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先行離開。

等他離開后,虎爺臉上的表情瞬間產生了變化,臉上露出了幾絲玩味的神情。

既然他選擇來到洛城,那自然也是有他的目的。

另一邊的韓風離開虎爺住的地方之後,便馬上聯繫了岳陽:「最近就跟着我處理公司上的事情吧!虎爺那邊你就不用太擔心了,我相信他竟然一個人來洛城,那肯定有他的目的。如果我們一直跟着他的話,倒是讓他做起事來不方便了。」

那一邊的岳陽聽後有些震驚,不過還是連忙答應下來。

因為他覺得自己師傅說的有道理,他認識的虎爺,可是從來不會隨隨便便做一些無意義的事情。

想來這次來到洛城,應該也是帶着自己的目的來的。

「師傅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不會再去打擾虎爺了。」

韓風連忙應道,看了一眼身後的別墅,然後轉身離開了。

虎爺透過窗子看着韓風離開的背影,臉上勾勒出一絲深不可測的笑容:「這韓風,果然是一個聰明人。」

說完之後便把視線挪開,重新回到了屋子裏。

韓風那邊也很快回到了公司裏面,岳陽這邊已經擬好了合同,他連忙把合同模板發給了陶可兒。

沒想到陶可兒立馬給他來了回復:「貴公司覺得行就可以了,我們公司主要看的還是貴公司的能力,所以十分相信貴公司所做的事情。」

這番回復讓韓風覺得有些驚訝,心裏也有一種被認可的感覺。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哪裏怪怪的,韓風也說不出來。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找一個時間把合同定下來吧!」

「那就今天晚上吧!我聽說有一家西餐店味道不錯,不如我們先去嘗嘗那家的味道,順便去談談合作的事情?」

陶可兒試探的問道,其實她也不知道韓風會不會答應,所以心裏還是充滿了緊張。

沒有想到的是,韓風竟然立馬答應下來。

畢竟陶可兒幫了他這麼大一個忙,請人家吃一頓飯也是沒什麼問題的。所以韓風並沒有多想,直接把這件事情答應下來。

收到回復的陶可兒覺得有些驚訝,臉上立刻勾勒出幾次笑容:「看來這傢伙的心,也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忠貞不渝嘛!」

陶可兒臉上的神情十分豐富,似乎也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樣。

另一邊的韓風則是把這件好消息轉頭就告訴了白蓉蓉,畢竟他也明白,白蓉蓉最近一直在擔心他們公司的事情,所以想要讓白蓉蓉消除自己的顧慮。

再加上陶可兒可是一個女孩子,所以他必須得和白蓉蓉報備一下。

白蓉蓉得知這個消息也有一些驚訝,畢竟她可是了解陶可兒這個人的,可從來不會這麼好心,心裏不禁有些疑惑。

不過很快打消了自己的顧慮,或許突然轉變了性子也不一定,所以白蓉蓉倒是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

很快就到了晚上的時候,陶可兒早早的就在那裏等待着,心裏也是激動萬分,期待着和韓風見面的時候。

沒過多一會兒韓風便來到了這家西餐店,陶可兒臉上立刻浮現出幾絲笑容。

不過在看到韓風身後帶着的女人時,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

「不好意思呀,陶小姐。如果我單獨和女生吃飯的話,我女朋友會不高興的,所以我就把我女朋友也帶來了。」

陶可兒看着身後站着的白蓉蓉,尷尬的笑了笑:「沒事的,說起來我和你這個小女朋友也算認識。大家都是朋友,就不用這麼拘謹了。」

陶可兒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白蓉蓉身上,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白蓉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她不想跟着韓風一起來的,只不過韓風已在強烈要求,所以她便一起來了。

三個人尷尬地坐在了餐桌上,服務員走過來就感受到他們三人身上尷尬的氣氛,有些不知所措的遞過來菜單。

「請問你們三位要吃點什麼嗎?」

白蓉蓉接過菜單,第一時間把她遞給了陶可兒:「可兒先看看要吃些什麼吧!我和寒風都不挑嘴,吃什麼都行。」

陶可兒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順勢接過了菜單,隨便看了一下:「就算拿手好菜就好了。」

說完之後便把菜單合上,遞給了面前的韓風:「要不韓先生再看看吧!我也不知道該吃些什麼東西。」

韓風搖了搖頭:「把菜單給我女朋友就好了,我女朋友喜歡的我都喜歡。」

這句話再次讓陶可兒扔在原地,臉上的表情不言而喻。

本來她是打算給白蓉蓉一個下馬威的,現在看來好像是她在自己為難自己。

很快飯菜便上了上來,但是陶可兒卻一點胃口都沒有。望着面前的食物,興緻缺缺的樣子。

這一點很快便被白蓉蓉給注意到了,她一臉擔憂的望向陶可兒:「可兒,是味道不合適嗎?要不你再看看菜單,再加些菜?」白蓉蓉試探性的問道。

陶可兒立馬搖了搖頭,可能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用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直接談合作的事情吧!」

陶可兒可不想在這個地方繼續呆下去了,看着白蓉蓉和韓風你儂我儂的樣子,讓陶可兒心裏很不舒服,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韓風一聽,連忙把公文包里的文件拿了出來。

「這是我們公司擬好的文件,請陶小姐過目,如果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也好第一時間跟我說說,我馬上通知秘書那邊修改。」

。 心中那強烈而激動的情感,完全充斥著千仞雪的心,似乎有什麼心緒萌動,令得她也將所有的一切拋在腦後。

輕輕地墊起腳尖,桃腮含春,眉眼帶媚,主動地將紅唇送上前去,再次印上了唐元的嘴唇。

唐元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一道柔軟的帶著微微蘭香的小舌,便像一條成了精的蛇妖,纏上了自己的舌頭。

再一次,深深擁吻。

過了一會,兩人再次分開,這一次,無論是唐元還是千仞雪,似乎都已經用盡了力氣,已經將自己對對方的無比思念,全然釋放出來。

動情過後,千仞雪螓首低埋,靠在唐元胸前,兩隻藕臂環繞唐元腰間。

而唐元溫香軟玉在懷,心中早已沉浸此間,只願此時此刻,永恆不移才好。

多年未見的二人,相依相偎,互表心意,傾訴衷腸。

千仞雪大抵是沒什麼變化的,正如當年千道流對唐元說的那番話一樣,在天斗帝國的任務失敗之後,千仞雪便返回武魂殿復命,打算經此之後離開武魂殿,去尋找唐元。

沒曾想,被無極扣了下來。

好在當時千道流藉助了天使神的力量,並且那時候的無極還沒有完全掌控武魂殿,這才讓千仞雪沒被無極軟禁。

不過在那之後,千仞雪便覺自己的實力太弱,即便與唐元在一起,也無法幫到唐元,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於是,在得到千道流肯定的千仞雪,毅然決然地走入了天使神殿中,接受天使神位的傳承考核。

這一去,便與唐元隔了數年的光陰。

「我時時刻刻都在想你,好想快點獲得神位,然後起找你,好想我們永遠不分開,可是我好笨,到現在還沒有完成考核,我好害怕,害怕我會失去你……」

千仞雪的目光泛起了微微的晶瑩,睫毛微顫,撲閃著望著唐元。

唐元輕輕撫摸著千仞雪的金髮,搖了搖頭,寵溺的目光柔情似水,似要將千仞雪融化在自己的身體裡面。

「我的雪兒怎麼會笨呢?我的雪兒,是天底下最聰明,最美麗,最溫柔,也是我最愛的人,你永遠不會失去我的,我們也會永遠在一起。」

千仞雪聽了此話,感動之情滿溢而出,看著唐元那無比清澈,又無比堅定的眼神,忍不住流下兩行清淚。

她握起白皙柔軟的小拳頭,不輕不重地捶打唐元的胸口,顫抖著聲音:「你不好,你不好,為什麼要讓我哭啊,為什麼不在我身邊啊……」

說著,千仞雪想起幾年來,無數次在夢中見到唐元,見到他掛著春風般和煦的微笑看著自己,可當自己用盡全身力氣奔向他的時候,卻又突然醒了過來。

那只是一場夢。

夢醒了,她的身邊還是冰冷的空氣,偌大的天使神殿,沒有唐元的半點影子。

她好怕,怕現在眼前的這一切也會再次醒來,怕唐元在她的生命中出現,也只是一場夢。

想到這裡,千仞雪的眼淚卻已決堤。

唐元能夠感受到,千仞雪對自己的思念,甚至超過了自己對千仞雪的思念。

這數年以來,他經歷了太多,殺魔熊、殺鬼豹、修行、考核、復活母親、入昊天宗……

太多的事情,也的確分散了一部分他對千仞雪的思念,也讓他很快度過了這些歲月。

可千仞雪呢?

她完全是在對唐元的思念中熬過來的,如果心裡沒有這一道清晰的身影,千仞雪覺得,她可能早就死在考核之中了。

這也是為什麼擁有天使武魂的千家,無數年的時間裡,才出了一個千仞雪了。

天使考核的難度,雖然比不上生命、死亡兩大神王神位的考核,卻也高出九彩神女、食神等等神祗的考核許多了。

唐元一把握住了千仞雪的柔荑,用自己的大手緊緊將千仞雪的粉拳包住,然後將千仞雪的手抵住自己的胸口,隨即輕輕低下頭,吻過千仞雪的淚痕。

他溫柔地看著千仞雪的眼睛,道:「是我不好,雪兒,我不會再離開你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永遠不離開。」

「真的么?」千仞雪淚光猶在,眸中的霧氣仍未散去,痴痴地望著唐元。

唐元溫柔地微笑道:「當然是真的,其實,當年我失去與你的聯繫后,就來武魂殿找你了……」

說著,唐元便將當年自己如何與剛成立的滅魂聯盟一起來到武魂殿,又如何見到千道流,得知事情經過的事情,俱都向千仞雪細細說了。

至於遇上鬼豹斗羅一事,唐元沒有提,他不想讓千仞雪為他擔驚受怕,而且事情已經過去,鬼豹斗羅也已經被他所殺,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