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羽看到對方驚慌稚嫩的臉龐后,明顯遲疑了一下。

剎那間,這個小孩子的右手猛然抬起來,一把小巧的手槍出現。

但是,他沒有機會開槍,一朵血花就從他的眉心綻放來,然後他的動作就停頓了下來。

是不遠處的林笑開槍了,他一直在觀戰,警惕著整個戰場。

幹掉小海盜后,林笑槍口調轉,順便將旁邊兩個海盜也解決掉。

這就是戰場嗎?

向羽看到小海盜死去之前,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才回過神來,咬緊牙關。

原本他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很強大了,在獸營的時候,他曾經是大名鼎鼎的魔鬼教官,實力力壓所有人,參加西南軍區的演習時,還憑藉實力殺了對方女子突擊隊大半的人。

但是,現在他才徹底明白,就算平時訓練的表現再好,自己還是第一次上戰場的菜鳥。

向羽仔細觀察過,就算剛才自己能第一時間躲開那個小海盜,並且射殺對方,但旁邊兩個海盜很可能讓自己受傷或者直接喪命。

這就是實戰與訓練的區別。

「拼了!」

向羽暗暗低吼一聲,繼續抬槍,再次朝着海盜開火。

而距離他不遠處的巴朗一直沒有停頓過,就算看到再恐怖的畫面,臉上都沒任何猶豫。

與向羽不同的是,巴朗作為邊境過來的軍人,殺過人,也見過太多炎國軍人的犧牲,特別是看到烈士碑文一連串的名字,他多少次熱淚盈眶。

多少烈士都是為了保家衛國而犧牲,現在面對傷害同胞的海盜,他不會有任何的同情心,就算是對方沒有反抗之力也是一樣。

這也是陳凌一眼看中巴朗的原因。

沒多久,巴朗打光了手槍的子彈,拔出剛才撿來的ak47,不斷地槍殺海盜。

突然,林笑提醒道:「配合手雷作戰。」

「是。」

巴朗瞬間反應過來,左手不停地在開槍,右手掏出一顆手雷,一口咬開,直接丟出去。

咚咚。

重物落地的聲音剛剛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隨之而來。

轟隆。

奪目的火光衝天而起,一個可怕的火球瞬間騰空。

剛剛從船上下來的幾個海盜,都來不及跑回去拿武器,直接首當其衝,在爆炸硝煙的作用下,化為一團焦黑的火球,滾落進入大海。

到了這個時候,周圍的海盜基本已經被清掉。

船上的人終於反應過來了,拿着ak47,開始反擊起來。

砰砰。

看到對方的海盜在開槍,向羽一個前撲,直接滾動起來,下一刻,他的手裏多了一把步槍,繼續躲避飛來的子彈,並在停頓之時,快速地扣動扳機。

7017k 一轉眼已經過去了九天了,這一日,常陽郡主遞了帖子進宮去了。

「貴妃娘娘,常陽郡主來了。」

「讓她進來吧。」嫻貴妃輕聲說道,她斜著依靠在貴妃榻上,聽到進來的腳步聲才在丫鬟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臣女拜見貴妃娘娘,貴妃萬福金安。」常陽郡主盈盈一拜輕聲說道。

「起來吧。」嫻貴妃沖著常陽郡主招了招手:「好孩子,快過來,之前的事情是本宮不對,本宮想著你和昭王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住在一起,也沒有關係,卻沒有想到昭王妃是個性格潑辣的,讓你受委屈了。」

聽到嫻貴妃的話,常陽郡主的眉頭微微一皺,嘆了一口氣說道:「也怪不得您,昭王妃目中無人的,連王爺都不放在眼中,哎,真是苦了王爺了。」

「你不怪罪就好。」嫻貴妃輕聲說道:「本宮還擔心你會記恨上本宮。」

「怎麼會?」常陽郡主笑了起來說道:「貴妃娘娘待臣女極好,小時候臣女來貴妃娘娘這裡,您還常常給臣女糕點吃,臣女記得您的恩情。」

「小嘴巴真甜。」嫻貴妃笑了起來。

「貴妃娘娘,明日昭王哥哥就要回來了,臣女想要請您跟臣女一起去看看昭王哥哥。」常陽郡主笑了起來,一雙眼睛閃閃發光的,看起來格外的好看,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嫻貴妃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本宮身子不適,只怕是去不了了,你自己去吧。」

「娘娘。」常陽郡主說:「您是不是因為我的事情和昭王哥哥鬧得不愉快了,之前昭王哥哥走的時候都沒有和我說話,眼看著昭王哥哥就要回來了,您去看看他吧,母子團聚了,感情才會好。」

聽到常陽郡主的話,嫻貴妃眉頭微微一皺:「昭王出門的時候你看見了?」

「看見了。」常陽郡主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前一夜昭王哥哥偶感風寒吹不得風,所以他帶著斗笠的。」

說著常陽郡主嘟著嘴巴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樣輕聲說道:「臣女想要和昭王哥哥說話,昭王哥哥完全沒有回答。」

帶著斗笠?

嫻貴妃的眼中劃過了一抹亮光說道:「好明日本宮陪你去。」

「多謝貴妃娘娘。」常陽郡主笑了起來說道。

第二日一早,顧知鳶很早就起床了,簡單收拾了一下,準備去看宗政景曜。

「郡主離開多久了?」

「走了有一個時辰了……」秋水隨口一說,然後瞬間愣住:「哎?王妃,你怎麼知道郡主出去了?」

顧知鳶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

一個時辰,算了算差不多是時候該收網了。 這一夜像是夢。

她看著夜空中,無人機組成的圖案。

陸卿寒說,會跟沐家退婚,等他處理完一切,就跟自己結婚。

這一夜,真的像是一場美夢。

溫惜用力掐了一直自己的手指,是疼的。

她覺得,就算是是夢也是值了。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溫惜發現自己在男人的懷裡,陸卿寒抱著她入睡,溫惜輕輕的動了一下脖頸,換了一個姿勢,看著他的睡顏。她很喜歡這樣在他的懷裡看著他,目光描摹著他的眉眼,溫惜很希望時光就這樣停留下來。

她拿出了一縷兒頭髮,輕輕的,用發梢,掃著男人的眉眼。

陸卿寒微微皺眉,刺激之下睜開眼,就看著女人清純美麗的臉,他寵溺一笑摟緊了她,「醒了?」將她抱了一個滿懷。

「你今天,要回陸家嗎?」

「嗯,陪你吃完早餐。」

溫惜去了浴室,她洗了個頭髮,洗頭髮的時候,打了洗髮露,手指間一枚戒指掉了下來,她一怔,然後她立刻彎腰,將戒指拿起來,用水沖洗乾淨。

鑽戒的光芒閃爍。

一枚15克拉的鑽戒,周圍是一圈精緻的密鑽。

她看著這一枚鑽戒,才想起來,昨晚上,這個男人跟自己求婚了….

她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從未奢求過,陸卿寒會對自己求婚。

今天早上醒過來,她覺得太荒唐了,是自己昨晚上的一場美夢。

沒有想到,這一枚戒指,真的在自己的手指上。

快速的沖了澡。

溫惜頭髮都沒有擦乾淨,就跑出去。

來到了廚房裡面,陸卿寒正在準備早餐。

她走過去,抱住了他。

她的心臟飛快的跳動,緊緊的抱住了男人的腰,陸卿寒的手裡還拿著鍋鏟,女人的情緒很明顯,他以為她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了?」

溫惜的聲音很悶,「昨晚上,真的不是夢啊。」

陸卿寒笑了一下。

「當然不是夢。」

「那,沐舒羽怎麼辦。」

「我會跟她退婚,但是要等到她出院之後。」

溫惜點著頭,「她現在怎麼樣了?」

陸卿寒,「你不用擔心她怎麼樣,你只需要知道,最遲一個月之後,我們就舉辦婚禮,陸太太。」

這一句陸太太。讓溫惜又恍惚了一下。

……

沐舒羽在醫院裡面,自從醒了到現在,陸家的人就來過一次。

這讓沐舒羽有點心慌了。

沐江德看著自己的女兒已經醒了,也鬆了一口氣,公司裡面堆積了很多的事情,他也不可能每天都在這裡,就叮囑歐荷每天來照顧女兒,就去公司了。

病房裡面,只有沐江德跟歐荷兩個人。

歐荷對沐舒羽不顧惜自己的身體私自做決定有些不滿意。

「舒羽啊,你這次真的是太冒險了,那個B超報告是怎麼回事?連你宮外孕都沒有查出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多危險啊。」

沐舒羽靠在床邊,「有什麼危險的啊,這不是好好的嗎?媽,你啊就是太大驚小怪了,我知道自己宮外孕。我就準備等到年後把孩子打。」 很幸運,蘇璇說的那些話並不只是不想和陸斌拼酒的借口,處理後續的事情她確實很擅長。

其實跑前跑后的活兒本應該是陸斌這個最清醒的大男人去做的,可是他這不是多了個腿部掛件嘛,嘗試了兩次沒掙開林雲娜的懷抱,又不捨得太用力,就只能看着蘇璇去忙活了。

儘管剛才和林雲娜也喝了不少酒,可是蘇璇不光清醒,處理起事情來也是井井有條。

先是去找服務生要了幾條冰毛巾,讓崔素詠給那幾個醉得不太嚴重的姐姐冷敷上清醒清醒,然後又要了幾杯熱糖水,等她們清醒一點可以喝上幾口幫助醒酒。

至於已經醉到不省人事的姐姐,都給調整成比較舒服的側卧姿勢,好在清酒度數有限,酒精對腸胃刺激較輕,倒也不至於擔心她們突然吐出來。

把姐姐們都安置好,蘇璇這才拿着手機去結賬,花了多少錢陸斌沒去不知道,不過看這姑娘雲淡風輕的樣子,顯然不會對她造成什麼負擔。

然後他就眼睜睜地看着蘇璇把手機放進了林雲娜的包里……

這時候,臨時加班的經紀人也趕到了,這次不是熟悉的喬微生,而是個戴着眼鏡的中年女人。

不過想想也對,一群妹子喝得東倒西歪,這種情況確實不好讓男經紀人參與。

「英姐,這邊!」站在門口的蘇璇把女經紀人帶了進來,不知是不是錯覺,陸斌總覺得這位英姐看向自己的目光滿是不善。

唔,應該是因為林雲娜抱着他腿不放的緣故吧……

看着桌上的杯盤狼藉和妹子們的醉相,英姐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問道:「你們這是喝了多少啊?」

蘇璇沒有回答,因為她知道英姐這句問話只是抱怨而不是想知道答案。

倒是崔素詠舉手說了一句:「英姐,今晚我可就只喝了一杯!」

「光顧著吃了是吧?」英姐顯然深知這位大小姐的德性,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

崔素詠就嘿嘿笑,順手又夾了塊雞肉塞進嘴裏。

英姐衣服都沒脫,脫鞋上榻榻米,先去查看了一下還算清醒的三個妹子,還好,經過一番醒酒,三人清醒了不少,起身走路除了有些搖晃之外,沒有太大毛病。

倒是不省人事的四個妹子,處理起來有點問題。

本來英姐想得挺好,她能背一個,兩個清醒的妹子一人負責一個,至於陸斌,當然是負責把林雲娜弄下去。

可是實際操作時,崔素詠卻掉了鏈子!

說實話,陸斌之前是知道這個妹子雖然個高腿長但是跑不快,可他一直以為這就是個梗,或者說她純粹就是不會跑步而已,可是現在看來,明顯力量也有問題嘛!

英姐背着邰楊,這很正常,畢竟人家年紀不輕了,給個最嬌小的很正常。

蘇璇選了姜小圓,這也正常,不管是因為關係好,還是主動承擔看起來體重更大的那個,都能理解。

可是你崔素詠,人高馬大,背着鄭雪瑤走了幾步就說不行,這也太拉胯了吧?!

還扶牆?你這是腎虛吧?

英姐也是犯了愁,這人都上了背,再折騰下去折騰上來得費老勁了,可是崔素詠這個大小姐說撂挑子就撂挑子,她還真沒法讓人家堅持一下。

「那我打電話叫司機上來?」英姐無奈地說道,至於說讓飯店方面幫忙,她想都沒想,天知道會不會有人趁機大佔便宜,完了還大肆炫耀,這事過去圈裏出過,所以大家防範得相當嚴。

「不用了!」崔素詠眼珠一轉,指向陸斌,「陸哥不是後背閑着嗎?我把雪瑤放他背上,然後跟在後面扶著不就行了。」

突然被點名的陸斌一臉懵逼,他公主抱着林雲娜只是想讓她舒服,可不是空着後背等人甩鍋的!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